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二十一章 非去不可分享

Home / 言情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二十一章 非去不可分享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林云墨将李旭招至近前,低声叮嘱了几句,事不大,也不繁琐,李旭却听罢一脸凝重。
他身份低微,从未敢想哪天能为宁王效力,今日倒是得了机缘,即便是毫不起眼的小事,他亦当做头等大事去办,当下郑重的施礼这才离去。
“王爷,您是怀疑…”不能心思透亮,扭头看了眼瑟缩在角落里抽噎的女子,压低了音量问道。
林云墨会意的一笑:“身份越卑微,反而越不容易引起怀疑。”
不能淡淡的笑了笑,钱袋子沉甸甸的有些坠手,走到那女子跟前:“姑娘你的钱袋子,出门在外带的钱财太多,会被歹人觊觎,以后自己小心一些!”
那女子这才抬起挂满泪痕的脸,不能眉宇间萦绕的沉稳自若之气,让饱受惊吓的她渐渐回过神来,“多谢!”她低声道,伸手接过了钱袋子。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另一侧的林云墨,她又惊又喜,揉了揉眼睛。
“三殿下?”她迟疑的喊了一声“你是三殿下?”
林云墨一脸淡然的看向那女子,“你是…”
女子欣喜不已,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人,“姜玉竹,我是烟浮国三公主姜玉竹啊!”激动之下情绪难以控制,朝着林云墨便扑来。
“你给本王站那里!”林云墨指着她怒斥,他终于想起她来了,“你怎么会来了启洲?”她竟然出现在此处,实在有些不寻常。
“我,”姜玉竹委屈的说道:“我过够了受父王摆布的日子,便,便趁机逃了出来?”
“趁机?”林云墨冷哼一声,犀利的追问:“姜琰珺难道不在烟浮国?”
姜玉竹眼神里溢满了惊恐,她颤颤的摇头:“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你带我走吧,求你带我走吧!”
林云墨哭笑不得:“非亲非故,我为何要带你走?”
“我,我,我的姐姐可是千山暮啊,看在姐姐份上,你不能弃我于不顾!”姜玉竹结结巴巴的说。
听她提及千山暮,林云墨眼眸骤然一冷:“你在烟浮国见到暮儿了,她如今怎样?还有,你是怎么出的烟浮国?”
见林云墨一脸肃然,姜玉竹有些怕,她唯唯诺诺的说道:“我,我是求了东方相师才出来的,出来的时候,长姐,长姐还昏迷未醒!”
林云墨心底蓦地一沉,慢慢抽痛起来,这是最令他焦灼的一件事了。
见林云墨脸色阴沉的转身离开,姜玉竹有些慌,忙喊道:“殿下,殿下…”
“不能,带上她回王府!”林云墨的声音远远的飘了过来。
清晨,天色阴沉,浓云四合,院中的那丛湘妃竹透着股股深秋的萧瑟。
令欧阳兮没有料到的是,还没过两日,林云墨便派了王府侍卫到碧血阁来了,她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这次她若去,需一同带了姜琰清。
为了稳妥其间,她还是要跟姜琰珺禀报此事,在进角门的时候,却见到一个挑了大桶身形消瘦的背影一晃而过,随即空气里便弥漫了刺鼻的臭味。
她一边捏着鼻子一边以手当扇来回挥动着,低低的咒骂起来。
不能将姜玉竹安置在了玉竹轩,便急匆匆的来到前厅。
在厅中,意外的见到了之前他们捉住的那个中年男人。
此刻他正压低了声音与林云墨禀报了一些事情,而后便躬身退了下去。
“王爷,您真的要去烟浮国吗?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不能直接讲心中疑虑之事说了出来。
林云墨冷哼一声道:“饶了那么一大圈,就是为了让本王去烟浮国!本王又怎能让他失望!”
不能肃然道:“他就是利用王爷念王妃心切,才设下了这一切,还请王爷三思而后行!”
林云墨眼眸划过一抹决绝:“本王与他的恩怨迟早是要解决的,更何况,我实在挂念暮儿,这次是非去不可,最多五日便回,若有变动,我会在边境用苍鹰与你联络!余下的事情,你与周琛商议!”
停顿了片刻,他森冷的说道:“记着,严密监视碧血阁一举一动,若有不轨之举,不必等本王,灭她即可!”
不能原本还有些担忧,见林云墨意已决,又思虑周详,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他沿着后院的小路慢悠悠的走着,听到有人在喊他,便驻足停留。
姜玉竹笑吟吟的走到了他跟前,毫不避嫌的扯住了他的袖口:”不能是吧?哎呀,你的姓氏可真是古怪,你陪本公主去城中逛逛!”
“喂!放开你的爪子!”一声娇斥直接打断了不能即将出口的话,扭头看去,见裴轻婵叉着腰一脸薄怒的朝两人走来。
裴轻婵那副凶巴巴吃醋样子,不能之前从未见过,他强压下嘴角的笑意,故作镇静的看向她。
“你是谁?简直太放肆了!我可是烟浮国的三公主!”姜玉竹横了一眼即将走近的裴轻婵,不屑地翻着白眼。丝毫没有将这个衣着素朴的女子放在眼中。
裴轻婵走到近前站定,讥讽道:“管你什么公还是母,我再说一遍,放开你的爪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能强忍着爆笑的冲动,忙将脸转向一侧。
“你又是他什么人?居然敢用这种语气与本公主讲话?”姜玉竹不仅没有松手,恼怒之下反而攥的更用力了。
裴轻婵抱着胳膊,怒瞪向不能,一字一句清晰无比问道:“不能,你来告诉她,我是你什么人!”
不能扭回头,露出一丝笑意:“公主,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放手!”说着将袖口的手扯开。而后在姜玉竹惊诧的目光里,走到裴轻婵身侧,亲昵的揽住了她的香肩,略带着歉意的说:“刚才内人有所唐突,还请公主见谅!”
裴轻婵听进耳中微微一怔,头晕乎乎的起来,心里却如同饮了蜜一样甜,这还是不能头一次当着外人的面承认自己,至于刚才冒出的醋意此刻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不能直接忽视了裴轻婵一脸傻愣愣,拉了她转身便走,留下了姜玉竹呆滞的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