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起點-第五百七十七章 崩盤之下 沒有一條賭狗是無辜的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起點-第五百七十七章 崩盤之下 沒有一條賭狗是無辜的閲讀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李维在来这一趟之前也曾猜想过扎瑞尔与巴尔泽布之间过往的关系、可能发生的事态以及应对的办法,却唯独没有想到…
会目睹这么狗血的一幕…而且他和拜尔这两位旁观者似乎还被这盆子猝不及防的狗血泼了一身…
因为眼下巴尔泽布这个单相思的‘竹马’,似乎将他当成了魔生中最大威胁的‘天降’,‘新仇’旧恨叠加在一块儿,都快让这位飞虫大公的杀意趋近沸腾。
“特里尔!”
察觉到对方意图的扎瑞尔刚要抬脚阻挡他,下一刻就仿佛被流放到了一片除了纯粹的黑暗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之地。
异灵能———【更深的黑暗】!
而在巴尔泽布朝着李维扑去的刹那,一旁的拜尔整个人也都在那瞬间仿佛被‘冻结’在了原地,满眼都是震撼与绝望。
只因就在他正要拔剑时,身在半空中的巴尔泽布侧首看了他一眼。
【恐惧和虚弱凝视】!
“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拜尔拼命的想要动作挣脱出这个近乎律令规则级的法术,却无力的发现即便极力挣扎,他的动作也慢的如同真正的蛞蝓。
‘该怎么办?!!’
也直到这一刻,他再次回忆起出发前扎瑞尔对这头前天堂亚空神族天使的评价:
在绝对力量上仅次于阿斯摩蒂尔斯的地狱领主!
就在拜尔以为这一战即将不可避免的爆发,也将仅存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李维那诡异莫测能够在短时间内强行和任何存在拉平战力的【卡尔萨斯之化身】时…
“你难道就不想变回原本的样子吗?”就听到李维突兀的开口问道。
然后原本还杀意沸腾,那张巨口近乎将李维整个身影都为之覆盖的飞虫大公陡然停滞在半空中,那双长在触手上的眼瞳也死死的盯着这头银龙大公。
李维的那句看似普普通通的质问,却正好戳在了巴尔泽布一直隐藏在灵魂最深处的软肋。
眼见这话题效果拔群,李维继续趁胜追击道:
“顺带提及一声,扎瑞尔是我的副官没错,但也仅仅是我的副官罢了。
“我们不过是因为共同的夙愿走到了一起,为了整合整个九狱的力量,发起深渊远征。
“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正经的魔鬼,而是一头银龙,且已经有了未婚妻。
“我想曾经身为亚空神族的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听说你拥有心灵感应的灵能能力,所以,你完全可以自己确认我这些话是真实还是谎言。
“不是吗?”
于是巴尔泽布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也就在这时,身后的扎瑞尔也挣脱了那片被放逐的黑暗领域,提着大剑缓缓朝他走来。
眼见怒气冲冲一言不合就要择人而噬的飞虫大公竟是因为自家老大几句话就停止下了原本的疯狂,拜尔佩服的五体投地。
更关键的是,李维此刻所诉说的那些信息,大多还是来自他拜尔…
这时,双眼布满血丝的巴尔泽布似是有些痛苦的嘲讽道:
“那又如何?你难道还能让我恢复本来的面目不成?
“就算你有这样的能力,你又敢替我解除这个诅咒吗?
“这可是阿斯摩蒂尔斯…亲自为我精心准备的…‘礼物’啊!”
巴尔泽布何曾不想恢复自己那本来属于亚空天族那帅气而健康的躯体呢!
如果可以恢复的话,他又怎么会甘愿将自己的灵魂囚禁在这样丑陋而肮脏怪物下逐渐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扭曲而疯狂!
无论再强大的灵魂与心灵,都难以避免躯体所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
就像意识…始终依赖于物质一样。
他早已经受够了这具恶心躯体带来心灵上的折磨!
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知为何,长年累月下的怨憎与执念,反而让他心底升起了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
“抱歉,我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李维笑着摊了摊手。
“你、在、耍、我?!!”
原本就因为扎瑞尔的出现而变得神经紧绷且暴躁的巴尔泽布险些直接疯狂…
被喷了满脸带有腐蚀与毒性唾液的李维淡定的将脸上的毒液拭去,望向对方道:
“但阿斯摩蒂尔斯可以。”
巴尔泽布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口中不断有毒液滴落在地板上:
“你难道想对我说的是,你可以让阿斯摩蒂尔斯主动为我解除这个诅咒?
“我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的没有一口将你的脑袋给撕下来了。”
李维也懒得在跟这个已经被各种执念所扭曲的天使继续绕弯子了:
“不错,如果是在平时,我的确不敢打包票。
“但现在嘛,我们正站在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上。
“相信我,他…会同意的,当然,是建立在平等自愿的情况下。
“而且…相较于阿斯摩蒂尔斯…你难道就不想…将我们脚下的那位给收拾一顿,先收点利息回来吗?”
在听完了李维的来意并接过那份已经签署了七位魔鬼大公的契约翻阅一番后…
这位前天堂山亚空天使,原本疯狂的眼瞳中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性…与兴趣的光芒,就连原本狰狞的嘴角也弯曲出一个扭曲的弧度:
“噢?
“这个提议,听上去…似乎倒是有那么点儿意思。
“就是有些疯狂。
“不过,与没有边际的等待相比,我喜欢…这种疯狂。”
眼看着这位仅次于阿斯摩蒂尔斯的强者就这样被李维轻易说服,原本都已经准备拼命的拜尔,整个魔都愣住了。
这一刻,拜尔是如此的想要回到青铜堡垒,回到血战战场上去,因为他越加的发现,跟这些战力变态思维更是找不到逻辑的家伙相比,他除了在战场上的价值与经验外…
简直一无是处…
这一路上,他已经看到太多出身和他一样的深狱炼魔像杂兵一样被扎瑞尔一脚踹飞的场景了…
而即便是朝他们珊珊走来的扎瑞尔,在听到李维的那番话后,也不由朝他多看了一眼。
只不过,可能除了比她更钢更直的存在,没有人能够解读与猜测,她那早已被暴力与大剑所占满内存的脑袋瓜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
而巴尔泽布不知道的是,整个巴托地狱中正在等待第七层地狱这一战开始的盘口处,也随着他那第七层域诡异的寂静,开始了雪崩般的大崩盘…
而那些几乎将自己全部身家摆上赌桌的魔鬼们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与煎熬后,只能望着那些金灿灿的小可爱们被赢的盆满钵满的庄家们收割进口袋,然后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哀嚎!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原本理应是最激烈的一战,居然直接轮空了!
‘战女神’扎瑞尔与曾经背叛了她的巴尔泽布一旦撞上,难道不应该是天体大冲撞一样打个你死我活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可惜…整个马拉嘉德都仿佛被巴尔泽布用一片迷雾般的类法术所笼罩。
在那寂静与黑暗的宫殿深处,除了那场没能开打的战斗,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亦或是…在密谋着什么?
而‘痛失所爱’的魔鬼们此刻也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三天间,各个盘口总能看到几个由牛头人、光头法师、兽人、野蛮人和灰矮人的组合出没,然后带着逐渐兴奋变态的僵硬笑容,在一众庄家痛不欲生的目光中卷走成袋成袋的赌资。
无论何时,何种世界,你永远赌不过那些拥有渠道内幕消息的挂壁们…
你也许会小赚,但他们永远不亏。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
九层地狱第八层,卡尼亚。
这是另一个寒冷的国度,但是卡尼亚的寒冷非常地地刺骨,就好像它…是一个活物。
移动得和人跑步一样快的冰川相互碾压,引发的雪崩不分彼此的降临在那些不幸被激战中的冰山泰坦捕获的任何生物头上。
莫菲斯塔,这座强大的城堡就像冰制的蓝白光泽的珠宝,位于一座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名为拿格斯的冰川上,寒冷的水汽如同魔法般不断地侵袭着这个冰钉的周边。
冰川的移动速度由城堡之主———莫菲斯托费利斯所控制,而拿格斯冰川则涌过并且湮没了许多小型的冰川,就像它们参与抗炼狱军队的那部分在卡尼亚被遗忘掉一样。
可很少有人知道,莫菲斯塔的内部却是如同沙漠一般炎热,实际上,冒着蒸汽的温泉,有香味的炉火,和地狱般鲜亮的挂毯随处可见。
奇鲁冰魔贵族居住在莫菲斯塔温暖的避难所里,听候着他们的统治者,第八领主莫菲斯托费利斯也许源于一时的兴致。
而在这巨大冰川的中心,则形成了一个环绕着半径数百英尺的黑暗深狱的凸起。
这个完全黑暗的深狱,是向下到第九层地狱奈瑟斯最底层马尔谢姆的唯一通道。
马尔谢姆神秘且不可知,甚至模糊了空间的概念,所以即便是拥有异位面召唤术的李维,也难以通过这条通道以外的途径去往那位九狱之主的面前。
也是为什么,当初巴尔泽布不惜代价也要背弃与扎瑞尔的契约,梭哈上自己的全部身家,也要倾尽全力猛攻墨菲斯托费利斯所在的第八地狱。
唯有击破并掌控这层层域,巴尔泽布才有真正和阿斯摩蒂尔斯正面交锋的…资本。
所以某种程度上,说墨菲斯托费利斯就是阿斯摩蒂尔斯的看门犬,也不为过。
众所周知的是,墨菲斯托费利斯也曾在那场大叛乱中试图推翻阿斯摩蒂尔斯对九狱的统治,只可惜他同样不愿放弃对第八层地狱已有的权利,最终和巴尔泽布拼的两败俱伤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斯摩蒂尔斯坚定不移的执行着他的【埋单】计划。
可令人费解的是,事后阿斯摩迪尔斯并没有罢免他手中的权利,反而继续让他保持对第八狱的统治。
‘也许,阿斯摩迪尔斯需要留着这个精神分裂的家伙制衡那同样野心勃勃的巴尔泽布与其他地狱之主们。’很多魔鬼是这样解读阿斯摩迪尔斯的政治手腕的。
如果说巴尔泽布是在力量上仅次于阿斯摩蒂尔斯的大魔鬼,那么墨菲斯托费利斯,就是除开阿斯摩迪尔斯以外,最有权势的魔鬼。
在他麾下,聚集着一只由冰魔鬼、深狱炼魔、巴霸魔以及恐纳魔组成的强大深狱军团。
而深知地狱政治何等危险的他,无论去往何地,也从来不会离开他的‘保镖们’。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比如此时此刻。
与其他魔鬼们一样,墨菲斯托费利斯同样于莫菲斯塔等待着…
等待着扎瑞尔与巴尔泽布之间的世纪之战爆发。
可足足等了三天,上面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动静…
这让他感到很不安。
虽然他一直觊觎着阿斯摩迪尔斯的王座,却也同样忌惮着曾经闯入自己领地的巴尔泽布。
而如果就连巴尔泽布都阻挡不了扎瑞尔,但她到底…该有多强…
“啊!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比巴尔泽布那条蛆虫还强!
“你们倒是快打啊!快打起来啊!
“去死!都给我去死!”
王座上的墨菲斯托费利斯忽然勃然大怒,一边尖叫着撕扯着自己的皮肤,一边用爆裂的地狱火和各种魔法摧毁在他周围的一切东西。
而身在塔外的深狱军团们,则对此早已对此习以为常。
他们的这位地狱之主的性情,就是这般矛盾而…多变。
可就在他的话语刚刚落地,一个压抑着怒火的熟悉声音就回荡在他的莫菲斯塔中:
“你在说谁…是蛆虫呢?”
墨菲斯托费利斯陡然一愣,就愕然看到大厅前突然张开了一道门,第一个从门后走出来的…
正是他魔生中最大的对手———飞虫大公,巴尔泽布!
墨菲斯托费利斯当即就如同一只刚被阉割的鸭子,双眼愣愣的望着那条大蛞蝓,惊声尖叫起来:
“巴尔泽布!你居然胆敢再次入侵我的领地!你又想掀起一场叛乱吗!
“卫兵!卫兵!给我杀了他们!全部杀光!”
随着他的惊呼,露天的圆塔周边的大门齐齐打开,早就于此集结已久的深狱军团涌入进来。
一眼望去,全是传奇级别的冰魔、巴霸魔和恐纳魔,光是深狱炼魔就有好几百头。
“墨菲斯托费利斯,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丑陋了。
“来吧,来和我巴尔泽布堂堂正正的一战!
“上次未尽的‘战争’,就让我们之间…继续吧!”
墨菲斯托费利斯望着狞笑着朝着自己蠕动而来的巨虫,一边竭斯底里的惊叫着:
“不!你不要过来啊!卫兵!卫兵!给我拦住那个家伙!”
一边将自己掌握的所有类法术都朝着对方砸去。
与此同时,自他身后步出的李维望着眼前这阵仗,也不打算干涉这位前天堂山天使的‘复仇’,当即对着扎瑞尔道:
“我左你右?”
“好。”
扎瑞尔依旧那么干脆利落。
“那…那我呢?”望着一眼无尽的深狱军团,拜尔有些懵圈的问道。
“噢,那我们身后的那些杂鱼就交给你了。”
李维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深狱炼魔马仔。
“那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杂鱼拜尔满口答应的转过身,就看到几百头比他个头还要大、还要壮硕的深狱炼魔‘杂鱼’兄贵们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整个魔当即就跟突然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颓了下来。
他咽了口唾沫,唯能吐出一口发自真心的秽语:
“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