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099章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上)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099章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上)展示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高伯逸带着大军到磁县演武,动静那么大,不惊动各路人马,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不同的人,对此的解读也不同。
有些人认为,此举在于震慑之前对他施加压力的各大世家,提醒一下那些有点“蹬鼻子上脸”的世家话事人,不要得寸进尺。
人家高伯逸手里依然掌握着齐国最为强大的武力。
弱小不一定挨打,那是因为人家暂时还不想打你!一旦人家真的想打你了,无论你家里有金山还是银山,都没有作用,平日里好用的手段,也失去了效力。
但很多人却认为,高伯逸此举,未必是在给世家脸色看,反而是在“钓鱼”。
钓什么鱼呢?当然是跟高氏皇族有关的鱼。不过从各种情报看,高大都督,似乎已经空手而归了。
“明月,你等会直接带着大军去大营里,点卯后解散,全员放假三天。”
高伯逸对并排而行的斛律光说道。
“喏!”
斛律光很好奇高伯逸自己要去做什么,但是他为人谨慎,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浑。交代完之后,他居然调转马头就走了!
……
按照古代皇帝安排大臣的习惯,只要是入京畿了的官员,家眷一般要随行,然后在京畿地区落户。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官员外放到外地为刺史之类的,那么他们的家眷则不是跟着一起去赴任的地方。
而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京城!
这几乎是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了,只有致仕回乡的官员,才能将家眷一起带离京城。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就跟后世的“配偶子女在国外”的裸官一样。
那是要被“组织”重点监察,甚至随时都可能因为皇帝的一点不高兴而人头落地的!
万万要不得。
傅伏是泰安人,长期在外地当地方武将,根本没有进入中枢的资格。而机缘巧合之下,傅伏得到了很好的机会,一步步的高升,最后,居然到中枢来做官,到五军都督府里任职。
与之相对,现在他的妻儿老小,也来到了邺城的一间小院落里,十分拥挤。毕竟,傅伏是个清官,平日里不贪,又没有正儿八经的跟敌人打过仗。
所以,他虽然官职一直在升,但作为没有什么根基的武将,家中也没什么浮财,所面临的问题,跟后世那些“北漂”并无二至。
没有房子,没有什么钱,还拖家带口的,只能在邺城租房住。身为武将,要经常值守,所以必须要住在邺南城!
而邺南城的房价,也是贵得吓人,乃是傅伏平日里不小的负担,嗯,负担之一。
用一句话概括,作为一个“打工人”,傅伏的日子并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舒心与快意。
这天,刚刚下值的傅伏,并没有像邺城里某些无聊的人一样,到郊外去看神策军归营,而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回家,然后在书房里写写画画。
“八小时内求生存,八小时外求发展”,这个后世打工人都明白的道理,傅伏现在就已经很明白了。
五军都督府的组建,进展还算可以,起码该到位的物资,都是按时入库,从未拖欠。从这一点上说,杨愔的本事确实不小。
傅伏扪心自问,起码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他到书房里,是想制定关于五军都督府里的各种“细则”,五军都督府,顾名思义,乃是节制“五军”的。
所谓的“五军”,就是上中下左右,通俗易懂。看起来五军都督府虽然跟固定军制没什么太大区别(五军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然而,却有一条不可忽视的特点。
就因为这个特点,使得这支军队的建立,非常缓慢(相对而言)。
上中下左右,这五军,里面的编组,并不是固定的。也就是说,今日某只部队还是属于“前军”序列,几天后,或许就到了“后军”序列,指挥他们的将领,也会变得不同。
诸如此类种种,还有很多。
这对于行军打仗,当然是不利的。但是,它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便是防止将领拥兵自重。
写了半天,傅伏将写了一大半的草稿揉成纸团,然后丢到纸篓里,长叹了一声。
人生短短几十年,可谓是没有一天是能够让你蹉跎的。特别是在人生最关键的那几步,一旦没走好,后果极为严重,而且基本上没有后悔和补救的机会。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阿郎,外面有一位自称是高都督的人,说是要找你。”
傅伏家里是不用请那种“专业管家”的,平日里就是他的夫人负责通传一类的事情,因为这院落也太小了点。
门口说话,房间里基本上都能听到!
傅伏放下笔,皱着眉头问道:“究竟是哪个高都督?”
他心中暗想,这个人,该不会是……高伯逸吧?如果是的话,那可就太那啥了!
“就是给你指派军令的那个高都督。”
门口传来了高伯逸爽朗的笑声,几乎是让傅伏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去准备茶水啊!”
傅伏对着原配夫人拼命的使眼色,就是希望她快些走,倒茶是假的,不要站在这里碍事才是真的。
等对方走了以后,傅伏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来到院落当中,一出门就看到高伯逸站在院落中央,四处打量。
“寒舍僻陋,让大都督见笑了,里面请,里面请!”
傅伏客气的说道。
“僻陋那是相当僻陋,不过这是我的过失,没有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
不过还好,今日既然我发现了,那可要说道说道了。”
高伯逸目光在院落里扫了一圈,然后看着傅伏的眼睛说道:“居移气养移体,傅将军,乃是中枢大将,马上就要被委以重任。
一家人现在却还挤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傅伏将军的脸面,也就是朝廷的脸面。别人看到傅伏将军住的如此简陋拥挤,会怎么看待中枢朝廷?会怎么看待我高伯逸?
你且放心,宅子的事情,我自然会替你安排的,今日只谈军务,不谈这些琐事,包在我身上就好了。”
高伯逸大包大揽的说道,一时间傅伏竟然都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
很久之后,他才对着高伯逸抱拳行礼道:“都督厚爱,傅伏只有肝脑涂地才能报答万一,里面请!”
这种态度才可以嘛。
高伯逸微微点头一笑,随即两人进了书房。
“傅将军,你前些日子,不是在问我有什么重任交给你么?现在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