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 ptt-第二十四章 小母馬的支援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 ptt-第二十四章 小母馬的支援展示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不过,就在这把斧头落下去之后,重型弩车的右侧突然产生了小型的爆炸!
这爆炸既没有伤人,也没有产生多大的破坏,只是炸飞了一小块石头而已,只是它发生之后,立即就将整个重型弩车的平衡给破坏掉,因为重型弩车本来就架设在了斜坡上,爆炸之后立即侧滑了一下。
于是,飚射出去的重型弩车的巨型弩箭顿时就失去了准头,擦着白瑞德他们呆着的全地形车飞了过去,然后深深的扎在了旁边临时营地的墙壁上。
顿时,这墙壁就哗啦哗啦的坍塌了下来,只有仔细观察到的人才知道,以那根重型弩箭射中的点为核心,差不多十几平方范围内的石块都在瞬间蒙上了一层诡异的灰白色,然后变成了粉末,接着才是坍塌的发生。
这一发巨型弩箭上面,显然被附上了强大的巫术!
而这次小型爆炸的发生,正是秃鹫的影分身预先做的手脚,
此时经过升级以后,秃鹫的影分身已经可以携带100克的物品。
而影子就趁着战场上的目光都聚焦在肯尼等人身上的时候,来到了弩车旁边,给它的轮子处来了一发“口香糖炸弹”。
这玩意儿的主要成分就是黑索金和塑胶剂,简单方便快捷,哪怕是加上了一枚感应引爆器之后,重量也才五十克不到。
贴上了口香糖炸弹之后,秃鹫的影分身更是摸到了那名带队的半人马萨满祭司身边,同样的也放下了一枚口香糖炸弹。
不仅如此,这边爆炸一发生,影分身就直接在阴影里面吟唱河豚毒之袭。
然后方林岩他们便开动了全地形车,对准了那名手持奇特法杖的半人马萨满祭司猛冲了过去。
双方虽然隔着四五百米的距离,但对于直接将油门踩到底,快速突进的机械车辆来说,也就是以秒为单位计算的时间罢了。
很显然,他们的行为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前几秒的时候,半人马的注意力还在射歪了的那一根重型弩箭或者弩车上。
等到半人马反应过来的时候,全地形车的速度已经提了起来,距离半人马萨满祭司也顶多只有两百米而已,同时还撞飞了两头措手不及的半人马。
这时候,半人马萨满已经挥舞着自己的法杖,再次大声吟唱着巫术,毋庸置疑,此时这一发巫术关系到它自身的安危,势必肯定是威力强大。
只是这家伙的行动早就在方林岩的预判之中,见到了它开始吟唱之后,秃鹫就将手指按在了起爆器上。
然后等到半人马萨满即将吟唱完毕,法杖上的一片叶子开始发光的同时,猛然按下了起爆键,顿时,一声巨响传来,半人马萨满被浓烟和烈火吞没。
很显然,它也没料到方林岩三人早就布下了这个伏笔在等着。
施法骤然被打断,并且还挨了狠狠一炸,这家伙立即就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嘴巴里面溢出了鲜血,剧烈呛咳着。
根据秃鹫发回来的情报显示,这头叫做智者乌泰克的家伙曾经已经被两大负面状态困扰,一个是施法反噬,一个是内脏破裂持续流血。
所以方林岩三人继续气势汹汹的前冲,一副要直接进行斩首的模样,见到了他们的行为,这时候几乎战场上所有的半人马都开始疯狂回缩,看起来都打算不顾一切捍卫萨满的安危。
可是……方林岩三人的真正目标,也并不是智者乌泰克,这家伙身边此时势必有着重重防卫,自己这群人就算是能冲进去干掉它,接下来敌人的围攻也会让人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这种没有把握,并且更没有好处的战斗,方林岩他们怎么会愿意打?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驾驶全地形车的方林岩很干脆的就猛打方向盘,然后车辆直接拐了一个大弯,用横着的车身承受了一波来自于半人马的愤怒攻击。
一时间各种弩箭,用投石索抛掷的石块叮叮当当的打在了车身侧面,让外挂的复合装甲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
然后这辆车斜斜的划出了一个弧度,朝着旁边迅速开了过去,顺带还撞飞了一头狂怒咆哮着扑上来的半人马——顺带说一句半人马的身体素质也真是好。
换成人类挨了这么一撞,那至少都是个当场多处骨折,直接抬进ICU的下场,
可是这家伙被撞飞之后,却只是断掉了一条腿,依然精神奕奕的一面口吐芬芳,一面还顺带将手里面的石斧对准了全地形车砸了过来……足以证明它的身体素质其实并不比那些食腐座狼差太多。
当然,若是想要更多的半人马身体素质好的证据的话,秃鹫和山羊发青的脸色,深深凹陷的眼窝也应该算吧?
“这些看似原始的武器杀伤力很强啊……”
山羊看着一支刺破车体的石矛,有些心惊胆颤的道。
如果这玩意儿能多透进来十厘米,那么现在山羊身上就应该多出一个深达几厘米的伤口了,并且连眼球都一起刺爆。
这时候,全地形车已经绕了一个弧线,来到了了他们的真正目标,那一辆重型弩车旁边十几米处,秃鹫连续挥手,抛掷出了三枚火焰手雷落在了它的旁边。
此时这辆重型弩车周围空无一人,其守卫都已经前去保卫自家萨满乌泰克的安危了,在这种情况下,三枚手雷轻松炸开,然后将这辆重型弩车淹没在了火焰当中。
相信半人马们再怎么精心打造,也没可能让这辆重型弩车能防御几百度的高温灼烧。
也是多亏了方林岩他们这三名杀出来的搅屎棍的帮忙,所以本来深陷险境的肯尼等人也成功撤了回去。
依靠半机械化身体强撑的肯尼见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点了点头赞道:
“这三个家伙真是好心计!”
他们三人刚才的出击,既解了肯尼几人的窘境,又除掉了对临时营地威胁最大的重型弩车,同时还保全了自身,最大限度降低了风险,可以说是一举三得了。
接下来方林岩三人的全地形车并没有开进临时营地,而是在远处几百米外继续游荡,与基地呈现出犄角之势。
半人马也十分头疼,试图分人手去攻击他们,结果人去多了的话,方林岩他们直接开车就跑。
半人马的体力再好,也没可能与人类的机械造物相比,根本追不到,就算是追到了给全地形车几下也是无关痛痒。
倘若人去少了的话,全地形车上的那挺车载重机枪就能将之突突了,还别说方林岩三人的战斗力都绝对强悍?
不仅是这样,方林岩他们更是等到了援军,重型弩车被摧毁了十几分钟之后,战场西面也响起了号角独特的“呜呜呜”声音,马格拉姆部族的约旦居然带着十来名人手来援。
约旦身边陪伴着一名半人马勇士,个头十分高大,若以人类的年纪来推断的话,应该是个年青人。
他的上身有着纵横交错的伤痕,头上有五六条粗大油黑的辫子,四只马蹄相当厚实,在坚硬的地面上踩踏出强劲有力的“滴哒”声响,手里持着一柄貌似原始的石斧,奔驰的时候身后都留有一串深深的脚印。
这家伙勇敢的冲进了一队吉尔吉斯半人马巡逻队当中大杀特杀,一连剁翻了好几个敌人,身上被划了一条大口子,鲜血长流,依然凶猛冲杀,看起来很是生猛。
不过这家伙也是个愣头青,若不是约旦约束着他,搞不好能直接冲到对面的大部队里面去,那肯定下场不会太妙。
双方汇合以后约旦才介绍,原来这家伙是她的弟弟库拉克,之前就被派到了这边来驻守盐矿,此时听说了这边在和吉尔吉斯的杂碎开战,所以就嚷着要过来看看。
而来援助的这些马格拉姆半人马一族面对吉尔吉斯部族的人丝毫都没有留手,反而比人类下手还狠,只要是地上躺着的没有抵抗力的,全部都直接下手割掉脑袋栓在了腰间。
所以,双方大概僵持了差不多半小时之后,吉尔吉斯部族率先退后,接着徐徐撤走,临时营地当中也是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等到方林岩等人回归临时营地当中的时候,当然就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就连肯尼也是强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称赞了一声干得好。
这时候,方林岩也将约旦一行介绍了一下,这种对外的交流一般也是由白瑞德出面的,救援队此时也认识到了盟军的重要性,开始款待客人。
对此他们显然也搜集过相关资料,给约旦这群人送上了酒和薯片,让它们吃得眉开眼笑的。
根据冒险队的规矩,方林岩三人在塔伦那里申请的外出执行任务,那么就得去他那里汇报。
这一次方林岩他们立下大功,塔伦也觉得与有荣焉,笑得合不拢嘴,拍着方林岩的肩膀一个劲儿说好样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就在这时候,方林岩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哭声,顿时就朝着旁边看去,却见到了一个二十来岁的战士正在抹着眼泪,两眼通红的看着旁边躺着的男子沃尔。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走过去道:
“怎么回事?”
塔伦看起来是知道内情的,拉了方林岩一把,然后拿起了旁边取出的箭头道:
“哭的是沃尔的弟弟梅德尔,沃尔之前在冲锋的时候中了几发特殊的弩箭,你看这玩意儿。”
方林岩直接看去,只见箭头的材质就很奇特,乃是荆棘刺针一般的东西,上边涂抹了一层淡绿色的东西,顿时道:
“有毒?”
塔伦点点头,凝重的道:
“是的,并且普通的解毒剂还无法中和这种毒素。只有特种解毒剂有用,但是这玩意儿只有四支,头儿用了一支,剩余的都被头儿用来救钢铁骑士团的人了,沃尔是预备役骑士,所以没轮到。”
“根据咱们的军医莫尔判断,沃尔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估计看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这时候,莫尔也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道:
“梅德尔,你哥哥的心率跳动很慢,且不规律,失去了神智,表情也是一直扭曲,很显然神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我现在缺乏有效救治手段的时刻,只能为他注射了强心剂,希望能撑到救援来临。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大量放血,不过这也可能让他死得更快,这要你的同意。”
梅德尔捂住脸哭泣,并不说话,对他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太难了。
方林岩走上前去仔细查看,发觉确实是这样:沃尔中箭的部位红肿得可怕,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伤口上面甚至有腐烂化脓的迹象出现,白色的脓液伴着血水仍从鼓涨的伤口下徐徐渗出。
“咱们中了毒箭的还有多少人呢?”山羊忽然道。
军医莫尔道:
“有四个人,现在情况都不大好。”
方林岩想了想道:
“其实要说没有办法了,也并不尽然。”
莫尔眼前一亮道:
“这怎么说?”
方林岩道:
“我带回来的那几头半人马乃是马格拉姆族的,和进攻我们的吉尔吉斯部族是死敌,要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塔伦听了以后顿时道:
“你的意思是找它们求援?这有用吗?”
方林岩道:
“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双方作为宿敌,马格拉姆一族的半人马中的这种毒箭一定比我们多,处置的类似伤口肯定经验也更丰富。”
“不过现在反正都缺乏药物,我去问问也没关系吧。”
军医莫尔立即道:
“当然没问题了!”
***
于是很快的,方林岩就去找到了正在欢笑饮宴的马格拉姆半人马一行,然后山羊便道:
“哦对了!尊敬的女士,在之前的战斗当中,我们的一些战士被吉尔吉斯的恶毒箭簇射中,现在都陷入了中毒昏迷状态。”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希望您能帮忙救治一下吗,因为我听说您也是一位强大的萨满。”
约旦正举着一杯啤酒和同族人畅饮——-这种啤酒乃是救援队用廉价的啤酒粉兑出来的,其实口感很差,但对于只能喝浆果酿酒的半人马来说,已是难得的美味。
听到了方林岩的请求以后,约旦很爽快的道:
“我还不是萨满,只是处于觉醒期而已,不过要帮你们救人的话,需要我施展一个法术,而我的法术是属于部族的,所以你们得满足我们部族的几个要求。”
方林岩道:
“好,你说说看。”
约旦道:
“你们这一次和吉尔吉斯部族的战利品,我们要分三分之一。”
此时肯尼听说了这件事,也强撑伤势赶来了,本来以为约旦会狮子大开口,结果第一个条件就让他有些懵逼,于是悄悄的问白瑞德:
“我们和这些该死的野蛮怪物开战,有什么战利品?”
白瑞德也是有些茫然。
结果约旦见到了周围的人不说话,还以为自己提的要求有些过分,心中也是有些忐忑,忍不住低声道:
“好吧,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那么武器给你们,我们只要死掉的座狼的肉总行了吧?皮毛都给你们?”
听到了约旦的话,肯尼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咳咳,那个……你说的战利品,就是外面的那些尸体吗?”
说实话,肯尼正有些烦心还要找人挖坑掩埋尸体,免得传播疾病,或者说血腥味引来其余的猎食者呢。
竟然有冤大头看得上这些破烂玩意儿?真是想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
结果约旦急忙点头道:
“是啊是啊,座狼的肉放掉血以后,用矢车菊加上鼠尾草熏了以后很好吃的,座狼的皮在冬天的时候保暖效果也特别的棒呢。”
肯尼这时候看了白瑞德一眼,两人搭档已久,立即心领神会,白瑞德马上做出为难之色道:
“这个…….”
后面白瑞德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总不能来一句:我们也很喜欢吃座狼肉,这也太过丢份儿了!
肯尼觉得也差不多了,便很爽快的道:
“行,我做主了,只要您能将我手下人的毒解了,武器啊,座狼什么的都给你们。”
约旦顿时喜笑颜开的道:
“好呀好呀。”
接着她就“嘟嘟嘟”的开始吹起了号角,让手下人打扫战场去了,自己就跟着去看那些中了箭创的伤员。
结果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看得出来约旦处理这伤势轻车熟路,估计没少干过这事,首先在箭伤那里用利器划出了一个“十”字,这样的话方便扩大伤口面积。
然后约旦居然拿出了一个木头罐子,用打火罐的模式直接对准了伤口盖了上去,果然将里面的脓血和毒素吸出来了一些。
接着约旦又从身上摸出来了一个土罐,里面是黑乎乎的油膏,将这些东西抹在了伤口上外敷,说起来也怪,这药敷上去以后,伤员一个个都纷纷昏睡了过去,看起来就像是被麻醉了似的。
等到伤员昏睡了差不多半小时以后,约旦又走过来掰开了他们的眼皮,一一查看,然后有些凝重的道:
“你们人类的身体比较弱小,所以这种毒素已经侵蚀到了内脏当中,我得回去调配一些新鲜的巫药给他们服用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