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txt-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熱推

Home / 懸疑小說 / 精品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txt-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熱推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对于我的话,冷月如没有太多的迟疑便帮我清理起六层的废墟残渣。
至于胖子则是帮我站在下面打着手电筒。
时不时地来一句:“阳哥,咱就在这拆塔了啊?”
我一边清理整个六层的残渣,一边回答道:“是啊,只有把塔拆了才能抵达泉水不是吗?”
胖子乐呵一声道:“嘿,阳哥还真是哈……!”
就这样我俩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聊着丝毫没有营养的话题。
不多时便把六层清理出来大半了。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堵墙了。
这堵墙也是压住这塔楼最大面积的地方。
我让胖子上来,我们三人合力把这面墙壁给推倒。
“我数一二三,咱们三人一起用力……!”
“阳哥你赶紧的吧……!”
随即我深呼吸了口气,便吆喝了起来。
“咣……!”
伴随着一阵摇晃,这堵墙也终于被我们给推倒了。
整个六层直接映入了我们眼帘。
棺材盖已经碎成好几块了。
其他地方跟我在官阳的记忆中看到的大致相同。
我跟冷月如两人把棺材扶正之后。
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环境沉声道:“行了,月如,胖子。”
“麻烦你们两个了,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就直接喊醒我……!”
说完,我便抬起脚步迈入棺中。
最后身体更是直接缓缓躺了下去。
我躺进去之后刚刚好,就好似这棺材是为我而打造的一样。
我转头再次看了一眼我脑袋附近的那四个字。
最后双眼一闭睡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跟我想象中并不太一样。
我以为只要躺进棺材之中便能在一次进入到官阳的记忆之中。
没想到,我不但没有进入到官阳的记忆之中。
还醒不来了。
浑身上下有一种被束缚住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似被人压住了身体一样。
我想要喊冷月如跟胖子把我叫醒,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棺山镇心诀。
“棺山镇心,天塌不惊!”
“……”
随着棺山镇心诀的一句句念出。
我的身体这才缓缓的恢复了过来。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無名本尊-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推薦
最后,睁眼,起身,出棺!
胖子不在了。
冷月如不在了!
整个第六层是完好无损。
这……!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棺山太保討論-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推薦
一道人影闪过,一位身穿青灰色长衫的男子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他手中拿着子母罗盘,头发很长。
用了一指发髻,简单地把自己的头发给缠绕到了后脑勺的后面。
乍一看还以为是女人呢。
但在那个年代之中,留有这样的长发,才算是正常的。
“官阳……?”
我缓缓地叫了一声。
但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在明确得知他看不见我的时候,我知道我进来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进入官阳记忆里面与上一次不同了 。
这一次,我竟然是以第三视角去感受的。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切正常,甚至精绝手镯都在我的手上戴着。
就在这时,手持罗盘的官阳说了一句话。
他缓缓地说道:“找到了!”
简简单单三个字,使得我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
他找到了什么?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棺山太保 起點-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看書
但很快,官阳便给了我答案。
他找到了阿腾!
他找到了出去这里的方式!
官阳的样貌与我不同。
在官阳的左眼眉毛中有一颗很明显的痣。
他的皮肤很白皙,但现在看起来却苍老了不少。
我知道这或许是跟那棺山碑有关。
官阳来到了六层窗口边,看着远处的画面陷入了沉思。
我在官阳的记忆当中所看到的画面,都是清晰的。
清晰到这里就好似白天一样。
因为我不在是以官阳的第一视角观察,所以我并不知道官阳此刻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差不多有两三分钟的时间,官阳把手中的子母罗盘朝着窗口外这么一扔。
同时双手捏诀,说了一连串的口诀。
只见那子母罗盘直接上下分离,漂浮在了空中。
而随着官阳把体内的内劲灌入到子母罗盘中的时候。
优美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討論-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展示
在我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道光柱。
那些光柱从这个角度上看去是虚幻的。
而头顶则是出现了一轮字母罗盘的巨大虚影。
官阳从窗口一跃而下。
而我的身体也被他带着一起跳了下去。
下来之后的官阳,看着头顶的子母罗盘口中念叨着很多有关罗盘的字眼。
随着我们走的原来越远。
我才知道,这是有人把整个精绝遗迹给封了起来。
也就是说,有人把出口给堵死了直接导致外面的人可以进来。
但是里面的人进不去……!
当我们走到边界的时候,我这才知道那些光柱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幅幅描绘着精绝女王抓捕恶魔的壁画。
而安歇光柱便是从壁画之中,精绝女王手中的红宝石中散发出来。
但凡有光柱出现的地方,都会有精绝女王的壁画出现。
人因为官阳的原因,我也知道了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精绝国的遗迹不假。
但却不是以精绝女王为核心的精绝皇城!
官阳走出去了。
出去的同时也带走了子母罗盘与我。
这时我只感觉四周的世界变得开始混乱起来。
等眼前再次清明的时候,则是来到了另一处地方。
这里有独眼魔猴的存在。
我一眼便认出了这竟然是夜郎国的地方。
而这中间的路段,则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抹去了。
而官阳记忆中的夜郎国,并不像我见到的那样。
那个时候的夜郎国有一部分建筑还是在地面之上。
虽然也是大漠风沙,但情况要比现在的样子好很多很多。
官阳站在夜郎国的范围之内。
而我就如同官阳的影子一样,他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我既无法自己走动,也无法施展出任何的术法。
“阿腾,我来了……!”
有口皆碑的小說 棺山太保 txt-第六百一十八章空守一座城(中)閲讀
官阳半晌之后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我却从他的这句话中,听到了一股诀别的意味。
他再次拿出子母罗盘,念动咒语。
天空中再次出现罗盘虚影,伴随着一抹青光从罗盘挥洒而下。
进入地宫的地方便是在那个地方。
我就这样跟着官阳走了下去。
这时的独眼魔猴比我见到的还要多很多。
并且每一个都是十分地凶神恶煞。
但所有独眼魔猴都不敢靠近官阳。
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的,也都被官阳一伸手给捏死了。
官阳一路来到了地宫的最深处。
而我看到了一幕与我见到不同的场景。
阿腾并非单独葬在棺中!
从官阳的记忆中我看到了,阿腾身穿婚服。
栩栩如生地躺在一张水晶床上。
在那上面还有一人是与她合葬的。
法葬!
当看有一位脸上带着青铜面具的男人与阿腾合在一起的时候。
我就知道,这是法葬!
法葬的意义很是广泛。
它不会拘泥普通的棺木那般。
因为这水晶床就可以算作是棺底。
而这整个屋子便是棺身。
至于外面的夜郎国则是棺身外面的一层椁。
而独眼魔猴便是椁中的镇墓兽!
以整整一个国家为棺椁,葬其两人。
这其中具体的原因几何官阳或许也不甚清楚。
但能举行如此规模法葬的手笔之大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我虽然做不了什么,但却能见证官阳所做的一切。
官阳显得很生气。
他浑身都在微微颤栗。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官阳看着躺在冰床上的阿腾喃喃自语。
最后竟然一伸手,直接隔空把阿腾身边的尸体给取了过来。
他甚至都没有去掀开那男子的青铜面具。
而是用一种十分憎恨的口气说道:“你就是精绝女王的走狗……!”
“你,凭什么玷污我的阿腾……!”
“凭什么?”
最后三个字官阳是直接吼出来的。
他的这一吼叫之声。
直接让那些独眼魔猴发出了一阵阵的哀嚎。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