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35 特別快遞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35 特別快遞展示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史密斯坐在支奴干直升机上,透过墨镜和窗玻璃这两层隔阂看着飞机下方。
立在山腰上的小旅馆的窗口,有人从窗户里探出头,看着天上的飞机。
他看不清那人是谁,只是有种感觉,觉得是桐生和马。
史密斯当年会选择进入CIA,主要是因为小时候的他有种“想要活在世界的暗面”的中二想法。
隐藏在阴影里,干着不为人知的事情,在年轻时的史密斯看来简直酷毙了。
现在三十五岁的特工史密斯才发现,自己这十几年折腾到现在,这才第一次碰触到真正的世界的暗面。
现在的他并没有半点兴奋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半山腰的旅馆很快就看不见了,支奴干贴着山脊线飞行。
“要我们出动支奴干去接人,这个伞降的偏差有点大啊。”李坐在机舱另一边,翘着二郎腿看着史密斯,声音通过机内通讯在史密斯的隔音耳机里响起。
“别要求那么多,那么高的速度从同温层跳伞,落地还是完整的人就烧高香了。”
李耸肩:“这个比起海因莱因的《星船伞兵》可差远了。”
“得了吧,轨道空降这东西可能到你我都老死了都看不到。”
“别对人类那么没有信心嘛。”李看着史密斯,“我们读小学的时候地球的轨道上一个人造飞行器都没有呢,结果小学没毕业苏联人就把那个会发出‘嘟嘟嘟’声音的东西送上去了。”
史密斯笑了,他只比李大一点点,他清楚的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郑重其事的在课堂上播放苏联卫星发出的信号音的事情。
当时老师很兴奋的说了一番大意是“这是人类科技史上了不起的进步”的话,结果第二天就被联邦调查局带走了。
毕竟那时候麦卡锡主义盛行,联邦调查局的局长还是那个著名的胡佛,监视无孔不入。
李继续说:“现在你看看,天上都是我们的飞行器,我们连月亮都上去过了。海因莱因的《严厉的月亮》我们已经实现了登月这一步,下一步就是建造殖民地了,完成一半了都。
“所以我想《星船伞兵》也不是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
史密斯正想反驳两句,但忽然想起来自己刚刚确认了共济会的存在——该死,既然共济会可以真的是个在幕后控制美国的组织,那好像《星船伞兵》也不是那么不可能。
接下来史密斯又和李聊了点别的,驾驶员的声音在内线通讯中响起:“降落区就在前面,已经可以看到信号烟。”
史密斯站起来,把脑袋探进驾驶舱,透过驾驶舱的玻璃向前方看。
黄色的信号烟形成的烟柱就在前方。
“准备着陆。”史密斯回头对同机的陆战队员下令道,“落地后立刻展开队形,驱赶日本人清空降落区。”
“明白长官。”带队的陆战队军士长回答道。
驾驶员通知:“开始降落,我开后舱门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飞机机头明显的翘起——这是直升机减速的常规动作。
支奴干的后舱门也随着这个动作一起打开,旋翼掀起的狂风立刻灌入机舱。
飞机直接降落在稻田旁边的道路上。
“下机下机,GOGOGO!”
陆战队鱼贯冲下支奴干。
史密斯跟在陆战队之后下了飞机,然后他远远的就看见有个明显西方人面孔的男人坐在田埂上,手里拿着一根粗大的白萝卜的正在啃。
两个日本老农民站在他身旁,颤颤巍巍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美国大兵。
其中一个老农熟练的举起了双手。
啃萝卜的男人扫了眼下飞机的人,直接对没穿军装的史密斯说:“你们搞那么大阵仗干什么,你看把这两位老先生都吓到了。”
接着萝卜男扭头用日语对老头说:“不用担心,是来接我的。”
没有举手的那个老头把同伴正在行“法国军礼”的手给按下来:“瞧你吓得,有点志气啊。”
“不投降的话,他们就要用喷火器来烧我们啦。”投降的老头说完又要高举双手,但是双手都被抓着不放。
啃萝卜男站起来:“没有喷火器啦,他们是来搜救飞行员的。谢谢你们的萝卜,这萝卜真脆。”
说着萝卜男把萝卜换到左手,右手拎起地上那大号公文箱。
史密斯扫了那公文箱一眼,注意到箱子外壳上有绿色的“生化污染”警告标志。
他表情复杂的看着啃萝卜的男人拎着这个箱子向他走来。
男人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所属不能告诉你们、姓名不能告诉你们的特别干员,你们可以叫我兰斯洛特。”
史密斯听见身后的李嘀咕:“圆桌骑士?你这个代号时髦值还挺高啊。相比之下我们俩的代号就太普通了,史密斯,李……电话黄页上说不定能找到十万个叫史密斯的人。”
电话黄页就是指官方出版的电话本,封面是黄的因此得名,电话本上按照名字字母顺序印着全美所有的住宅电话。
兰斯洛特接口道:“相信我,叫兰斯洛特的也不少……不过,没错,这个代号确实会让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代号。这不重要。我们还是赶快完成任务吧。
“哦对了,我刚刚对这两位老人说,我是美国海军飞行员,我的F14机械结构出问题了,所以跳伞了,你们统一一下口供,别说漏嘴了。”
说罢兰斯洛特提着箱子就要上飞机,史密斯却叫住了他:“等一下,我还不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呢。不告知任务内容的话,我们没有办法配合你。”
“很简单的小任务,”兰斯洛特咧嘴一笑,“就是把这次挖到的东西,装在这个小箱子里带走。”
史密斯:“就这个?你在唬我呢,出动了一架黑鸟,搞这么大阵仗,就为了这个?”
兰斯洛特点点头:“对。顺带一提,苏联人的特工现在八成已经在潜艇上了,可能是最新的阿库拉级,我们的声纹资料还不够,抓不到这一级的行踪。
“很快那特工就会被从鱼雷管里发射出来,潜泳到日本某个偏僻的海岸线登陆。
“这种事情快一步就能占据先机。”
史密斯:“那也不用专门跳伞过来啊,送个样本而已,我们也能做。”
兰斯洛特哈哈大笑,然后反问道:“史密斯特工,你直面过KGB的王牌特工吗?”
史密斯:“我在日本抓了不少间谍了……”
“这可不是一回事。如果交给你们来运送,这个样本只怕在横滨基地送上飞机之前,就被掉包了。”
“怎么可能,又不是忍者……”史密斯咋舌。
兰斯洛特大笑了两声,径直上了飞机,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然后掏出蛤蟆镜戴上,不再说话。
史密斯虽然不服气,但也没办法说什么。
他转身背对着飞机,看着陆战队员们建立警戒线、收拾摊开在田里的降落伞和其他琐碎的物件。
看起来臭鼬工厂的工程师们给特殊的乘客制造了一个仿佛副油箱一样的保护壳,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到底塞在黑鸟的哪个部分。
也许是把相机舱给拆了?
史密斯强迫自己思考这些,这样才不会和那个叫兰斯洛特的家伙置气。
**
和马管不了美军在干嘛。
支奴干飞走了之后,他履行了承诺,跟美加子对打了几十个回合,打得汗流浃背。
打完之后美加子很有她风格的往地上一趟摆个大字型:“和马你好强啊,完全不是对手。”
和马:“拜托,这可是在户外,你这么往地上躺不脏吗?”
“反正待会回去肯定要洗澡换衣服,无所谓啦。”美加子摆了摆手,“而且衣服也是旅馆的,旅馆会负责洗,完全不用担心嘛。”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妙龄少女的样子。”和马说着摇摇头,在美加子旁边的草地上坐下,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美加子看了眼和马,忽然说:“这一次,我本来以为一个杀人案顶天了,没想到这又是什么霍乱又是自卫队又是美军的,阵仗看起来比上次还大。”
美加子话音刚落,和马背后就传来晴琉的声音:“我那次也有直升机啊,还是武装直升机呢,眼镜蛇耶。”
和马:“哎呀这有什么好挣的,你干嘛跟美加子一般见识啊。”
美加子:“好过分!我怎么了?我也是上智大学的高材生耶,老家的镇长还写了俳句送给我耶!而且现在我也懂西方81演习和福克兰群岛紧张局势了,我的见识不算少了好吗!”
“是是,不少不少。”和马敷衍了几句。
美加子撅起嘴,看起来对这个充满敷衍的答案不太满意。
但是她马上就释怀了,躺在地上懒洋洋的伸着懒腰:“罢了罢了,没见识就没见识,一直没心没肺的傻乐也挺不错的。
“那种轰轰烈烈的事情,就交给和马你来弄了。
“我只要像这样,时不时流一身汗之后,躺着晒晒太阳就够了。”
晴琉冷不丁问道:“这样不会长膘吗?”
美加子不为所动:“所以才要时不时流汗啊。只要把卡路里燃烧掉,就不用担心长膘了。倒是晴琉琉你啊,以后应该少运动,多在家里猫着,养点膘……”
“要你管!”
和马根据晴琉这恶狠狠的语调,脑补出了晴琉说这话时翻白眼的样子。
这时候空中又传来引擎声,听着又是直升机。
和马听到声音之后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声音上,还把脑袋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经过强化的听力立刻发挥了作用。
这引擎声正在往这边来。
说不定是之前离开的支奴干直升机。
下一刻,看起来酷似一节飞在天上的火车车厢的双旋翼直升机呼啸着从旅馆上空掠过。
双旋翼掀起的狂风抽打着和马的脸颊。
和刚刚离开时不同,这一次支奴干那“飞行车厢”下面还用大号网兜兜了一堆东西,看起来像是降落伞和不知名器物的碎片。
和马更看不懂美国人在干嘛了。
一大早出动支奴干吊装垃圾?
和马这样想的同时,支奴干轻轻侧过机身开始转向——直升机转向都是像这样摆动机身,让旋翼给侧面一个分力,从而把飞机推离原来的飞行路线。
正因为飞机侧过了机身,和马靠着自己经过强化的视觉看清楚了机上每个舷窗后面的面孔。
和马清楚的看见飞机上不仅仅有荷枪实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还有没穿军装的家伙,以及戴着蛤蟆镜穿着飞行员夹克、活脱脱从《壮志凌云》片场跑出来的家伙。
和马死死盯住戴蛤蟆镜的那个家伙。
不管理性还是感性,都告诉他“那家伙”是个厉害的角色。
穿越一年多,和马对“厉害的角色”的判断标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刚穿越的时候和马还觉得锦山平太就是个厉害的角色,现在他时不时就会让锦山平太去跑个腿办个事啥的。
对现在的和马来说,“厉害的角色”特指特工山田那种程度的家伙。
KGB的超级战士,给和马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回想起跟“山田”的最终对决,和马不得不在心里祈祷,祈祷支奴干上的那个不是美国的超级战士。
**
支奴干降落之后,兰斯洛特拎着那个大文件箱直奔日本陆上自卫队建立的临时实验室帐篷。
看来兰斯洛特一早就知道采集的细菌样本被放在哪一顶帐篷里。
史密斯一边在通讯频道里下令要给兰斯洛特开绿灯,一边紧赶慢赶的追着兰斯洛特的脚步。
就在实验室帐篷的气闸门外,一名身穿白大褂的日本人拦住了兰斯洛特。
“这位先生,”那白大褂声音不大却非常坚决的说道,“进入实验室需要进行全身消毒并且穿上防护服,你们不能这样就进去。这不但会害死你们,还有可能导致瘟疫进一步爆发。”
兰斯洛特略一思考,就点头用日语说道:“您说得对,我这就去换防护服,做全身消毒。”
那白大褂日本人鞠躬道:“感谢您的理解。”
兰斯洛特:“不客气,我应该做的。换防护服该在哪里换?”
本来跟在后面的史密斯立刻上前一步:“这个我带您去就可以了,就在旁边。”
片刻之后,兰斯洛特、史密斯和李都穿好了防护服,正在做最后的消毒。
此时周围机器的运转声十分巨大,三人只能靠呐喊来沟通。
史密斯对兰斯洛特嚷道:“我其实还是不太明白,那个细菌是日本战败之前研制的,杀伤力和现在我们美国掌握的生物武器根本不是一个量级,哪里值得全世界排行前二谁也不服谁的两个情报机关捉对厮杀?”
兰斯洛特一脸怀疑的看着史密斯:“KGB倒也罢了,摩萨德插手这事情了?”
“什么?摩萨德?为什么会跑出来摩萨德?”史密斯一脸懵逼,甚至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疑惑。
兰斯洛特反问:“你刚刚不是说了世界前二的情报机关捉对厮杀吗?那不就是摩萨德和KGB吗?”
史密斯:“这……难道在您眼中,我们CIA连前二都进不去吗?”
“当然进不去,你看最近我们各种失败。
“比如不久前的伊朗*****,情报分析课甚至完全错判了情况,他们可是一直认为巴列维不会被推翻,结果被现实狠狠的打脸了。
“之后三角洲的人质营救行动也完蛋了,虽然三角洲的失败主要是因为参加行动的直升机分别是从陆军和海军中抽调,协调出了问题,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把锅扣在CIA头上。
“这样的我们,哪里能排得进前二?”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史密斯被这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因为兰斯洛特这次说的都是大实话,最近CIA的失败是有点多,所以才不遗余力的在阿富汗训练游击队,给苏联人上眼药。
但是,史密斯其实并不想讨论CIA在异世界谍报机关中的排名。
他想问的是为什么昨天通讯里那个啥都不在乎的共济会——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用全视之眼做标志的秘密结社——会对一种已经过时了的细菌武器感兴趣,以至于大费周章空降了一个押运员过来。
史密斯想来想去还是不懂,所以只能问了。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既然你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那我就给你一点小提示好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细菌被封在地下基地那么久,培养皿里的东西早就化成灰一点不剩了。
“就算‘冷藏’这些细菌,二战的时候日本的制冷技术也非常的糟糕,以至于只有大和号这样的军舰上才有冷柜,能做冰激凌和汽水。以他们的技术根本不可能让冷柜运转那么多年不出问题。
“何况基地早就没有电力了。
“所以,那些细菌还活着这件事本身,就很不同寻常。我这么说你明白了?”
史密斯皱眉——好像,有道理啊。
这时候兰斯洛特已经穿好防护服,他率先走到消毒喷头下,拧开水阀开始外部消毒程序。
之后又折腾了好一会儿,兰斯洛特领着史密斯和李进了实验室帐篷。
“我看看,样本样本……在这呢。”兰斯洛特说着打开手里的大文件箱。
箱子开启后史密斯才发现那箱子根本就是个小冰箱,可能是靠电池供电。
兰斯洛特开启箱子的时候,箱子内部的指示灯还是红色,应该没在工作。
不过吸引史密斯目光的,是箱子内衬上那红色的图案——两条互相咬着尾巴的噬身之蛇,环绕着大卫之星。
这图案一看就非常的不科学,充满了神秘学的氛围。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35 特別快遞
熱門連載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35 特別快遞相伴
史密斯狐疑的抬起头,发现兰斯洛特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是我的个人喜好啦。”兰斯洛特笑道,“很酷吧。”
史密斯皮笑肉不笑,点头道:“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