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六百三十八章白光中的任鴻(二合一大章)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六百三十八章白光中的任鴻(二合一大章)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青兕号缓缓飞入函谷星系最中央的太阳。
少年站在天舟仙船内,惊叹望着太阳上伫立的金色天门。
“文始老兄,这就是太恒星门?”
不知为什么,在得知“李耳西出函谷关后”,伏星有一个冲动,跟李耳西行!
所以,他死乞白赖混上青兕号,跟圣人同行。
“对,那就是太恒星门,通过太阳真火构建星空传送阵。只有通过这里,才能进入秦地。”
文始对少年很友善,好言讲解大周的常识。
青兕号中央控制台,黑衣力士问老子:“老爷,真要带上这个麻烦?”
别的不说,就凭这家伙的脸,就是一个大麻烦啊。
苍天之颜。
伏星的脸,长得跟“太昊苍天”一模一样。
圣人望着伏星,脸上带着几分怀念:“姑且带上。毕竟,那小子前番专门跑来送我,用意如何不言而明。”
自然是请老爷你当保姆,照顾这小子。
黑衣力士遂不再多言,操控青兕号飞入太恒星门。
伏星看着宝船驶入太阳星,那一道道日冕化作龙形,彼此纠缠在一座硕大无比的金色龙门前。
牛形宝船穿过龙门,眼前是绚烂无比的白光。
下一刻,当伏星恢复视野,宝船已经出现在幽邃星空。往后,根本看不到函谷星系,而脚下有另一个星系竖立的星门。
青兕号没有停留,而是直接从这个星门飞走,前往下一个星门所在。
“这里就是西秦。”文始:“自穆公至今,秦地一日兴过一日。有传闻,西秦有王气,日后当称王。”
说着,他偷偷瞄伏星。
关于伏星的来历,刚才道宫仙人们有一个猜测。有可能是天庭帝君们决意扶持西秦。他就是代表帝君,扶持西秦取代大周的使者。
伏星再度露出迷茫之色。
穆公?秦穆公?
李耳观察西秦星空,在他视野中,冥冥中的气运向着一颗星辰聚拢。那颗星辰上还有灿灿白光凝聚的帝君虚影。
再过几百年,西秦诸世恩泽积蓄,当有一位神帝出世。不过盛则盛矣,不得长久。
文始和伏星讲道:“秦国与赵国同源,追溯来历可至殷商时期,也算诸夏对抗戎族的第一战线。此地崇神魔之道,尊少昊帝统,和大周仙道文明不可同日而语。”
“而且,西秦修行多采用莽荒元气,弥漫在西秦星域的宇宙源能没有净化,对我辈仙道不利。”
“没有净化?”伏星闻言,试着吐纳元气。瞬间,炽烈澎湃的宇宙元能犹如桀骜不驯的猛兽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眉心紫星光芒闪耀,紫气在经脉翻腾游走,将那些元气一一压服,化作星辰真元。
“在这里练气的确不舒服。”伏星皱着小脸:“原本我能在一弹指间运转五个星辰小周天,可现在只能运转三个。”
此言一出,文始眼皮跳动,下意识看向伏星。
一弹指三五个小周天?
这小子够妖孽的,我辈仙人之体才能达到这一步吧?
他这道体,到底是哪位帝君的后裔?
忽然,青兕号一阵晃动。随着前方出现一片陨石群,青兕挪移空间,轻巧避开这片陨石群。
伏星透过窗户往外看,在那片陨石群中,有一些长相怪异的蚊蝇筑巢栖息。虽是蚊蝇,但身躯以丈计量,以陨石为巢。
“老兄,这是什么?”
文始走过来一看,凝重道:“这是三星妖虻。难怪兕师弟要躲开。”
“星虻?”伏星看向控制台上的黑衣力士。
虽然没人提及,但他隐约猜出这位力士的身份。他就是这艘宝船诞生的意志,或者说器灵?
不过,仙船器灵还会害怕星兽吗?
“妖虻是星空异兽的一种,西秦古地莽荒元气浓厚,适宜星兽生息。”
所谓星兽,是星辰间诞生的怪兽。
伏星在前几个星球时,见到过一头星兽。那是一头毕方神鸟。它的身躯规模媲美行星。在太空飞行,双翅划过的一颗颗星辰被神火笼罩,顷刻化为乌有。
正是那一刻,伏星才深深明白,神兽到底有多么可怕。
“大周之地,星兽被各星域的仙人捕捉镇压,作乱者不多。但秦地元气偏向于上古,神兽频繁。你瞧——”
文始指着远处一颗太阳。
那颗太阳已然失去光泽。在它内部,黑斑逐渐扩散,隐约可见龙形。
伏星回忆一下,脸色变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太阳毒龙。”
“正是。太阳毒龙又名太古毒龙,来历极为古早。在所有日属星兽中,排名第二。相传,太阳毒龙在太阳中孵蛋,每一颗龙蛋占据一颗太阳。当毒龙成长,太阳神火随之熄灭。可以说,每一条毒龙的诞生,都意味着一颗太阳的毁灭。”
然而,如此强势的毒龙一族也仅仅排在日属第二位。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星兽中的王者——大日金乌。
相传,星海宇宙早期有十大金乌作乱,后来被大神羿射杀九只。这九只金乌鸟化作九座星域。即香冷、伴山、太温、东合、潢山、孝安、广汾、太汤、濯垢九大星系。
在这九大星系的太阳星内,各有一座造化纯阳池,能洗经伐髓,壮大仙体。
“咱们西行路上,能看到几座金乌星系。老弟,你可以试着洗经伐髓,或许能一步登仙。”
青兕号一路西行,伏星和文始看到各式各样的星兽在太空间遨游。
有吞吐云雾的太琼香鲸;有伴月托光的白玉灵蟾;有煞气滚滚,翻腾间摧垮一座座星系的九婴魔鸟……
甚至,还有两三位扛着星辰挪移的巨人。
“那是夸父族的巨人,上古神魔后裔。”文始:“他们这一脉最赫赫有名的,就是以‘逐日追光’而出名的《夸魔神行法》。据说,他们的修行跟太阳有关,如果能吞噬一颗太阳,就能让神力倍增,觉醒古神血脉。”
伏星对这种修行方法颇感兴趣,不禁问了几句。
“我辈仙道祭炼道轮,以元神寄托宇宙大道,祭炼九品仙业,遨游太虚杳冥之间。此法称作元神轮。在轩辕大帝时期定仙道法度,圣人定元神总纲……”他瞥了一眼不远处静坐的李圣人。
大周仙道理论,就在于黄老之学。
一个是黄帝,一个是老子。这两位奠定大周的修行体系。
“至于血脉轮,则是轩辕黄帝的另一支传承。由人祖伏羲女娲所传,追溯血脉神通,化作神魔真身。神农帝时期,这一法门发扬光大,道身合乎天地,成就神魔法体。而到轩辕时期,这一法门随之发扬光大。但真正偏向于血脉轮的,是当年九黎一脉。毕竟九黎一脉才算是神农嫡系。”
这就是昔年的巫教神魔法门。
“可惜,咱们去人族祖庭不经过逐鹿星域。不然,你可以看到当年轩辕大帝和蚩尤魔皇大战的景象。据说两位大能交手,逐鹿银河的无数星辰毁于一旦。”
“在大周,血脉轮也存在。但血脉轮依托血脉传承,唯有那些显赫氏族才会修炼。”李耳缓缓开口:“当今大周王室乃姬氏嫡系,传承的《帝鸿四方经》,就可以修炼轩辕法相。”
“西秦王室崇少昊帝,《白帝经》也可推演少昊真身。”
说白了。想要修炼血脉轮,最简单直接的,就是祖上有人。
血脉最高贵,越容易修炼。
伏星和文始扭过头,默默听李耳讲话。
老圣人可能真有些好为人师的性子。他主动给二人讲述血脉轮修行,交手二人发掘血脉潜力的方法。
三元九鼎,七脉十方……血脉轮种种奥秘,被李耳一一点出。
伏星默默记下,打算回去仔细研究一番。而文始对此听一遍就过,血脉轮他当然知道。他成仙之前还修炼过,但他祖上血脉资质不高,很难从血脉轮有所成就。不得已,他才选择元神轮,在脑后凝练道轮,而不是在体内运转血脉轮。
轰——
青兕号再度晃动,雷音般的笑声从外面传来:“哈哈……这艘宝船不错,现在归老子了!”
黑衣力士不知从哪里蹦出来:“老爷,是夸父族人。”
文始:“夸父族成年后,神通媲美仙魔,乃神裔血脉。老师,我去吧。”
“不,论不到你。”李耳目光落在伏星身上。
伏星眨巴眼,伸手指着自己:“我?”
我只是一个可怜又无助,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筑基小修士。我能去跟一个成年的夸父族打架?
伏星往外看,那夸父族人身躯何止千丈万丈,他扛着一根大树,上面挂着数十颗大大小小的星辰。
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瘦弱的身体,伏星越发感到无助。
“你若赢了。贫道指点你打造本命灵宝。”
“我马上去!”
……
站在太空,伏星心中忐忑不安,频频往不远处的青兕号望去。
“有圣人在,应该没有生命安危……大概吧?”
再看眼前的夸父神魔,他目光落在青兕号上,根本没有看到自己这犹如尘埃的“小人儿”。
舒了口气,伏星用星光法力传递声音:“大个子,我来跟你打!”
坦白来讲,伏星根本没有打过架。
他以前航行星际时,都是通过宝船自带的武器展开攻击,自己立足太空和人交手,还是第一次。
察觉星辉,听到声音,夸父目光落在伏星身上。
那双仿佛一对月亮的眼睛看到伏星,沉闷的声音响起:“仙人?”
夸父神魔摇身一变,化作百丈身体。他手中的神树、星辰也随之缩小。
“原来这是仙人的船。你们把船留下,我放你们过去。”
好大口气!
伏星道:“大个子,我劝你赶紧走,不然船里其他人出手,我怕你没命。”
那可是仙道圣人啊。
抢他的船,你这是找死。就算你家老祖宗复生,能不能打得过他都是问题吧?
“俺没命?”夸父神魔气极反笑,大吼着对伏星打出一拳。
那拳头凝聚罡风,瞬间撕碎太空,把远方一颗星辰打爆。
爆炸的星云充斥太空,伏星都感受到其余波。
“你们能打过俺?”
伏星眨巴眼,那远方星辰爆炸的冲击来到身边,自行消失。
咦?
伏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仙袍。
“难怪圣人让我出来,因为知道我绝对安全?”
青兕号内,文始真人一脸犹疑:“老师,伏星小弟的仙衣……他的确是天庭的帝君后裔?”
“或许。”
是帝君,但不是天庭的帝君后裔,而是太昊血脉,苍天嫡系。
李耳看着太空。当伏星知道自己没有危险后,马上把自己从天府经中学会的种种道法都施展出来。
天市垣十九星官,在伏星手中就是十九种截然不同的道术。
伏星操控屠肆星神,身后两颗星辰虚影从三垣投来,无数星辉在身边化作星辰道场笼罩自己和夸父,然后挥刀上前。
这座星辰道场在屠肆星神影响下,就是一座屠宰场,而夸父巨人就是其中的牛羊。
感受屠宰场弥漫的星煞和戾气,夸父神魔不仅打了个哆嗦。眼看星神屠刀砍下,赶紧挥动神树打退。
“好家伙,你小子竟然是星辰道的修士?”
夸父打起精神,星辰道法的修士在太空斗法,占据绝对优势,威能提升三倍不止。
刚挡下星神屠刀,忽然上空一座八角垂芒的银色楼阁砸下。
市楼六星,主市贾律度也。
伏星将这尊星神变化为一座六重楼阁,以阳为金,阴为玉,用阴阳二气融合星辰元磁狠狠砸下。
神树再度扫开市楼,雄厚的星辰力量神树传递而来,压得夸父只想吐血。
再看远处,伏星所在有一帝座冉冉升起。上有紫气华盖,座下有九龙相缠。
而伏星本人面色肃然,惶恐、不安……种种情绪退去后,整个人处于一种奇妙的悟道状态。
站在太空中,感受星辰元磁之力的共鸣,有种如鱼得水之感。仿佛整个太空星海就是他的道场,而他就是整个星海世界的主宰者。
李耳眼皮跳动:那小子对弟弟倒是舍得,连教主圣境都给他模拟出来了!
“都出来!”
伏星头顶,天市垣中的一尊尊星神化作法宝。
有龙凤交织的帷帐宝床,有五气凝聚的星光元磁神针,也有束缚神魔的九星天索……
一件件星辰法宝对夸父打去,神魔打了一会儿,直接跑路:“你小子是三垣的变态吧?俺不打了,在星空跟你们打,找虐呢!”
夸父神魔将手中大树一扔,施展逐日追光步逃向远方。
“这玩意送你了!”
那颗大树脱离夸父手中,疯狂在太空生长。树冠上那一颗颗星辰越变越大,仅仅这颗树就变化为一座巨大无比的星系。
彼时,青兕号内涌出一道清气。
“定!”李耳轻轻一喝,清气化作元气大手擒拿神树。
神树一步步缩小,收入青兕号内。
“太清元气手?”伏星目光闪烁,回忆自己的天府星辰道法,右手不断比划。
当他进入青兕号时,手掌冒出一道紫气,也幻化成一只大手向前方探去。
因为第一次试验,他控制不住力,那只大手向文始冲去。
文始扭头回望,轻轻一抖衣袍,将星光紫气大手打散。
“老弟,别闹。老师跟前,安稳些。”但对伏星的天赋,文始暗暗惊叹。
这才第一次见,就能学会太清擒拿手,这位小老弟的天赋实在是厉害。不愧是三垣出来的人。
“失误,失误。”伏星讪笑着走过来。
李耳手托神树,品鉴道:“这树不错,快能媲美瑶池蟠桃的三千年灵树了。”
他抖动桃树,有三十六颗星辰落下。
“贫道传授你祭炼灵宝之术。这三十六颗星辰可为灵材,你可想要制作什么本命灵宝?”
“这个……”伏星摇摇头。
他对仙道就是一个只知道皮毛的后辈,哪知道什么灵宝好用?
文始听到李耳的话,心中砰砰直跳。
老师所谓的灵宝,是先天灵宝。这是教授伏星制作先天本命灵宝的机会。
他在后面推了一下伏星,低声道:“笨,自然是选择最适合你功法的灵宝。“
一听这话,伏星赶忙求教符合自身大道的法宝。
李耳手一指,眼前三十六颗星辰不断组合,在伏星眼前幻化各式各样的灵宝。
有一颗宝珠灿灿生光,其名“玄宇辰宙珠”。灵珠内部模拟宇宙大爆炸,有无数颗星辰在其中演化,宛如另一座星辰宇宙。
有一卷神图运转天道,其名“寰宇星辰图”,排布满天星斗序列,乃星辰道至宝。
有一张棋盘网络星辰,运转命运大道。无数众生、星辰落在棋盘上,成为棋局的一部分。
有一支宝瓶照耀万道光辉,顶端光辉中流淌出一条条绚烂星河。
有一根星杖擎立宇宙中轴,无数星系星域围绕这根星杖运行。
……
李耳演化的种种灵宝,皆是星辰道法极致的先天灵宝,共计七十二件。
伏星看着种种灵宝,直接挑花了眼。
最后,他索性闭上眼,催动自己的北辰真元和这些灵宝共鸣,去抓和自己共鸣最深的那件灵宝。
“就这件了!”
睁开眼,伏星看着自己手中的棋盘。
这是一面白玉棋盘,上面纵横交错各十九,每一个点便是一颗星辰基点。
噗嗤——
棋盘瞬间又变回三十六颗星辰珠。李耳在伏星眉心一点:“此乃北辰星珑局,贫道传你炼宝之术。”
伏星天赋出众,很快便体悟这门炼宝之术,将手中三十六颗星辰铸造为一张星辰棋盘。
“前方有陨石,我准备绕行。”
青兕号内响起黑衣力士的声音。
“等等!”伏星举起手:“放着我来,我想试试‘北辰星珑局’的功能。”
他摆出棋盘,一层银光从棋盘散开,透过青兕号将这一片太空化作棋局。
仙人道场!
文始心中默道:不愧是圣人指点的灵宝,哪怕刚刚炼成,就能媲美我辈仙人的道场秘术。
仙人的道业体系将自身道果寄托虚空,从而获取宇宙之力。在太空行走时,可以把道果投射在太空,形成一座道场。
道场越大,说明道行越深。高深的仙君天尊,甚至可以通过投射的道场,开辟独属于自己的宇宙乾坤。
太空棋局中,青兕号站位“天元”。
天元,代指北极星,是棋盘正中央的位置。伏星祭炼“北辰局”,他所在位置自然是天元北辰。
星星点点的红色陨石缓缓靠近天元。
伏星伸手在其中一格点去。
“凝。”
棋盘上出现一枚玄色棋子。
星辉闪耀,太空蓦然出现一颗漆黑陨石撞碎前方的红色陨石。
无声无息,两者同时在太空毁灭。
“还可以这么玩?”看着远方的陨石雨,伏星仿佛看到新的玩具,兴致勃勃在棋盘上点化星辰。
每一颗棋子星辰点化,太空便有相应的星辰出现,击碎前面的陨石雨。
文始坐在他旁边,心中感慨:天地如棋局,众生为棋子。而在这北辰局中,以寰宇太空为棋局,满天星宿为棋子。这件灵宝的潜力不可估量。
伏星一口气凝练数十颗陨石击碎陨石群。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突然,他一下子岔气,体内法力消耗过剧,整个人头晕眼花,赶紧收起北辰局,不敢继续消耗法力。
李耳见了,吩咐力士:“加速,我们离开这里。”
“好嘞——”青兕号外围闪耀灵光,加速冲出破碎的陨石雨,向最近的星渡飞去。
……
众人继续西行。
在船上,伏星除却修炼仙术外,就向李耳和文始讨教仙箓。
毕竟自己什么都不懂,拿着几张星图都瞧不明白。文始除却侍奉圣人外,平时也很清闲,便为伏星讲授仙箓神文以及各种修行秘要。
学了一个时辰,伏星放下笔:“说起来,为什么星门和星门之间不能相互传送?如果可以相互传送,不是速度更快?我们不就可以直接通往西秦边境?”
“毕竟国与国不同,大周的太恒星门直达西秦都城,怕是秦主们都睡不安稳了。”
文始道:“曾经有一个例子。晋主欲攻占天虢星域,需要借用虞国的星门。虞主受利所惑,将自家星门借出三载。后来晋主祭炼星门,将虞地星门与晋国星门打通。当天虢星域被灭,晋军直接反杀虞都,囚禁虞公。”
“从那以后,各国星门守卫森严,再不敢让他国操持。”
“此外,西秦与蛮族接触。万一蛮族攻占星门,不就可以一路直入都城,攻占西秦?因此,这边的星门分布散乱。彼此之间需要我们自行赶路。”
文始取出当初剑仙送给伏星的星图。
不得不说,剑仙给予的星图的确详细。整个南瞻星洲无数星域的分布,全部罗列出来。
“据我所知,西秦的太恒星门只有十三座。我们要跨过两座星门前往人道祖庭,也就是雷泽星域。”
“路上就会经过东合星域。你看,就在这里,等我们在第一个星渡补给后,下一个就是东合星域了。”
伏星似懂非懂,便继续学习仙箓。
一天后,黑衣力士过来禀报:“老爷,玄鸟星系到了。”
文始对伏星道:“玄鸟星系,曾经有一个大商文明。但几万年来,大商文明早已没落,只留下一个破败不堪的朝歌星。”
伏星透过窗外,看到远方宛如燕子的星域。在它心脏部位,有一颗闪耀光辉的生命星球。
玄鸟星域外围弥漫着诡异迷雾,将整座星域遮掩。
李耳目光微动,轻轻拂手拨开迷雾。
虚空传来一声怒哼,随后有巨神伸手探向青兕号。
宝船外围,缕缕玄黄气凝成宝塔,立在太空挡住巨手,李耳沉声道:“快走!不要停留。”
黑衣力士慌忙驾驭宝船,快速冲向玉虢星。
可当宝船靠近朝歌星外围的迷雾,宝船仿佛航行于时光长河,一步步走向毁灭。船体表面出现种种锈斑,而船内的伏星、文始,身体也逐渐走向衰老。
文始原本是中年人形象,可在穿行迷雾的同时,已然化作白发苍苍的老叟。
至于伏星,他从青少年阶段直接变为成人,然后是壮年期。反而他整个人精血充沛,神采奕奕。
李耳看到他的形象,眼皮动了动。
不愧是天皇圣体,跟那位越来越像了。
圣人道:“这片迷雾是烛龙迷雾,应该是烛九阴一脉的神通。”
话音一落,太清仙光扫灭烛龙迷雾,众人恢复原身。
文始犹惊未定:“老师,此地有烛九阴一族的神魔埋伏,朝歌星不能去了。”
李耳没说话,他默默看着太空。
幽邃宁静的太空遮蔽着一尊尊若隐若现的神魔。
有一片太空被寒冰冻结,濒临宇宙临界值的寒意冻结时空,宛如宇宙终结之相。在冰蓝色的宙域内,站着一尊身披骨甲的女战神。
她身边不远,熊熊烈火灼烧太空,开辟三千火焰世界。其中每一座世界孕育万千神灵,齐声高颂祝融神王之名。
在玄冥、祝融之畔,又有一条人面蛇身的神魔。祂潜伏在宙光长河中,一道道时光浪花从祂身上流淌,其名烛九阴。
更远处,还有更多的神魔。
……
李耳清楚,这些神魔就是阻挠自己前往西洲的劫数。其中不乏宇宙开辟之初的古老存在。
“唯一庆幸的是,后土没有从幽冥地界降临。”
这时,纯白色的光海从远方投射而来,一尊仙人飘然而至。
“是他?”伏星看到白光,心中一动。
这不就是那位天宫大人物?
白光拦住诸位神魔,李耳赶紧吩咐青牛开船逃走。
神魔们顾忌白光中盘旋的教主至宝,玄冥冷声道:“勾陈,你要做什么!”
“你们仙道西行,跟我们无关。但李耳出行四大星洲,炼化莽荒古气为仙灵之气,这点绝不能忍!”
任鸿躲在白光中,静静看着三位古神。
烛九阴冲他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仅仅是被拉过来,不掺和。
祝融大神真身未至,仅仅是火焰大道投影而来,在星海世界铺开自己的大罗道域。
真正降临的,是巫教古神玄冥。当然,在天庭中她也是一尊三天真皇级别的大人物。
正是她率领神魔阻挠李耳一行。
“大神,数万年前,我和两位师兄开辟星海。导致天地元气更易,星海之中频频诞生先天神魔。”
这锅其实跟任鸿无关,是伏羲和几位古神教主突然在天外看了一眼,导致星海孕育神魔。这些神魔以星辰为胎盘,出世之后扰乱星际秩序,让勾陈烦不胜烦。
不久之前,就有一颗星辰孕育灵胎,蹦出一个天地生养的玉虎。幸好任鸿反应及时,在那只大虎吞噬星域之前,出手拍死。
正逢太上圣人转世人间,于是天庭请托李耳在星海游历,传播仙道时,试着梳理星海间的暴乱元气。
这样一来,先天神魔的诞生数量会压制。天庭只要再出手收拢诏安,即可维系星际秩序。
但对玄冥这些古神而言,神魔就是他们天然的子孙。他们不能容忍勾陈大帝的举动。
“你们可以对西洲行动,可以对东洲动手。但南洲是我巫教基本盘,不能动。”
一边说,玄冥悍然出击,冰冷的寒气冻结太空,一寸寸的白光被玄冥之力压制,任鸿身边的光辉正逐渐缩小。
那一刻,玄冥恍惚看到白光中的少年郎。
“咦——不对,你的身体——”
当她窥见任鸿如今的状态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为什么他没有身体?
蓦地,玄冥心生警兆。脑后凭空斩下一口缠绕烈焰的神剑,她的记忆连同脑袋,一并被净世天剑打碎。
“大神,知道太多可不好。”
白光中,任鸿的声音渐渐冰冷。
“父皇、姑母皆是先天神圣,我纵然拜入玉清门下,也不会对神魔赶尽杀绝。”
论起来,他本身也算是这一系。
尤其是南洲的雷泽星域,那原本不就是华胥山天皇阁吗?
“但是,星海需要秩序。”
作为勾陈大帝,他就是天道秩序的维护者。他容许神魔诞生,但不容许神魔扰乱天道,为祸苍生。
这正是任鸿昔年开辟勾陈神庭的初心。
赤色火光亮起,将白光一点点挡住。玄冥趁机重生了一个脑袋。
祝融笑声回荡太空:“勾陈帝君将众生视作子民,一心维护天道秩序。不禁让人回想起地皇时期的你。”
地皇神农年间?
玄冥心中一动,上一劫任鸿没有情根,一心只存天道。
等等……他情根不会又没了吧?
玄冥脸色剧变,忽见白光中的至宝渐渐升起,任鸿轻笑:“师叔,您老人家何必取笑我?我的立场一如既往,唯天道尔。”
任鸿未来的大道圣境就是构建天道。只要天道不损,他就有望教主。
“南洲的荒古之气需要梳理转化,但先天神魔仍可以诞生,只是数量上要做出限定。还有,这些神魔诞生后必须接受天庭诏安。”
“不接受天庭诏安者,皆为外道!”
任鸿的大道与星海宇宙契合,言出法随。神力自动影响宇宙,定下这条崭新的天规。
“若尔等不服,可以把朕从帝位踢下来,由你们圈定新规矩。”
祝融沉默。
从大周星际帝国建立后,任鸿仅仅出手三次。但每一次,都是拿着大罗天尊立威,而且是极为强大的大罗。
到底任鸿从羲皇那里得到什么,没人知道。
只是从那之后,任鸿很少展现真容,经常用白光遮掩,就连身边亲近人都不能靠近。
“白光之中到底有什么?”祝融暗暗思索:“总不能,他化作天孽了吧?”
祝融看向玄冥,但玄冥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全部忘掉。
倘若她有所记忆,恐怕如今早就被任鸿镇压了。
“也罢,只要神魔一脉有所留存。我没意见。”
说着,祝融的神力轻飘飘离去。
烛九阴呵呵一笑,宙光天河随之退去。只是在走之前的那一刻,他偷偷和任鸿传音:“合作愉快。”
白光中,看不出任鸿的喜怒。
“玄冥大神,你的态度呢?”
玄冥没吭声,但她身边的神魔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打定主意,要跟勾陈天帝真正较量一场,争夺南洲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