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線上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鑒賞

Home / 玄幻小說 /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線上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鑒賞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不说这个了,锻骨,练脏,两者之间到底有何区别?你如今练脏,可感觉身体有什么变化?”魏合忽然转开话题。
对于练脏这一境界,他可是相当好奇。如今好友踏入,不问个清楚,自然不干。
“锻骨便是用劲力渗透进入骨髓深处,这里面讲究的一个渗透劲。
而练脏,则不能一味的用高压,而是需要提前练成蚕丝劲。以蚕丝一般纤细的劲力,缓缓顺着血脉流入内脏,然后内外相合。
这一关,不同功法的方法都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劲力功法不同,细节方面的内外相合方式也不同。对于控制劲力的要求,还有劲力总量的要求,都很高。”
王少君毫不藏私,直接讲出。
魏合听完,若有所悟。
“有没有办法,加速锻骨这一阶段?”
“有。但很麻烦。”王少君道。“需要以完全同属性劲力的高手,不断从外界对你的护体劲力进行施压。
长时间,强度稳定的施压。
还不能断,源源不断,日夜不停,每月可施为两次。可以达到加快渗透劲力的速度。”
他顿了顿,继续道。
“还有个办法,就是传说进入极深的水底练功,会有加速效果。”
“如此说来,劲力越强,越多,应该渗透速度也会越快?”魏合了然。
“是这个理。”
“明白了。”魏合迅速感知自己如今的体内劲力状态。
果然,仔细感知下,他在覆雨劲得到强化后,劲力一丝丝渗透入骨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了不少。
很明显,人体肌肉皮肤能容纳的劲力是有限的,装满后,再继续装,就会出现压力,将劲力往周围逼迫,渗透入其他部位。
而骨骼,便是第一个被渗透的地方。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吧。”王少君提议道。
“好。”
两人不再多聊,一前一后离开棋园。
*
*
*
距离宣景城五十里外,鹤山县。
小雨纷纷扬扬。
县内有一靠边的白色山庄,名为千鹤山庄。
庄主何千鹤,一身丁燕拳修为精湛,实力强横,在整个鹤山县都是首屈一指,赫赫有名。
只是此时何千鹤端坐主位,白发苍苍,面色难看。
他身旁簇拥着一票山庄高手弟子。
而四周地上,则到处都倒着之前出过手的山庄弟子和护卫。
众人惊惧的目光紧紧盯着大门处校场上的十来人。
那十来人个个全部都戴着黑色菱形面具。
为首的一人,面具上有着银色雁型标记。
之后次一级的是铜色雁型标记,最末等的是白色雁型标记。
“何千鹤,事到如今,还不把东西交出来么?”银雁面具人沉声道。
“或者说,你以为自己能保得住那物?你应该清楚,我归雁塔只是开始。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以后还会有更多高手势力找上门。”
“想不到是飞羽堂堂主亲至。但这里是泰州,是宣景城!我不信你们还能无法无天了!”何千鹤咬牙道。
“宣景如今天印门分崩离析,哪有功夫理会其他。”银雁面具轻笑,“算了,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便给你个痛快好了。”
“动手。”
他轻轻挥手。
顿时十多道黑面具纷纷疾冲而上。
“杀!”
众千鹤山庄弟子也纷纷鼓起气力,展开丁燕拳和黑面具等交手。
只是两边差距实在太大,山庄弟子无论实力修为,还是实战经验,都远不是归雁塔杀手的对手。
一道道人影见血倒地。
何千鹤却无力顾及,此时他已经和银雁面具交上手。两人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
作为宣景城附近有数的几个锻骨武师之一,何千鹤成名多年,但如今年岁已大,根本无力再复巅峰实力。
此时勉强拖住对方,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他膝下三子二女,此时也纷纷奋起反抗。
何玉鑫是他五个子女中,最小,但是天赋最高的一个。
此时他一身白衣早已被染上了点点血斑。看着自己山庄的叔叔姐姐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
何玉鑫早已没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做派,此时发了疯一般,挥动拳头,一身三血劲力聚集到双拳上,疯狂进攻这群黑面具。
他四姐何伊如在后方拼命护着大姐和二哥的两个孩子。
但周围人越战越少,一个个不断倒地身亡,而黑面具们却压根没少几个。
原本洁净的千鹤山庄,此时正渐渐染上一片血色。
忽然间一声凄厉惨叫声传来。
“爹!!”
大姐何婉晴瞠目欲裂,看着自己父亲何千鹤被一招打中胸口。
嘭!!
血洒满地。
何千鹤护身劲力崩溃,倒飞出去,重重摔在校场正中。
“爷爷!”“外公!”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哭着冲过去,万幸的是中途没有黑面具对其下手。
两个才七八岁的小女孩一左一右靠着何千鹤,哭得泪眼朦胧,浑身抽泣。
“可悲。身为武人,以为金盆洗手便能重归田园,颐养天年,简直可笑。”银雁面具步步逼近,语气不屑。
“江湖恩怨,你来我往,哪有什么了结之日。何千鹤,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贪。”
银雁面具身形一闪,骤然一击打在右侧的何千鹤大女儿额头。
脑浆迸裂,何婉晴当场倒地死亡。
紧接着,他一步一人,轻松写意的一一击毙周围的反抗者。
整个千鹤山庄终于崩溃了,所有弟子四散逃离,恐惧的奔逃着,也有人跪地求饶,哭得涕泪横流。
剩下的黑面具毫不留情,一一将人全部击倒,用带毒兵刃补刀。
最后只剩下何家的两人何玉鑫和何伊如,以及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何玉鑫两人因为身材姿色不错,则被一黑面具绑起来,嘴里塞上破布,动弹不得。准备带回去废掉武功卖掉。
“还有两个小的。”
银雁面具轻笑一声,骤然一闪,身形出现在何千鹤身前,低头看着两个小女孩。
“我不喜欢你们的眼神。”他看着两个女孩眼中仇恨的瞳孔,猛然挥掌。
何千鹤疯狂举手,想要最后一点力气去挡住。
何玉鑫和何伊如眼眶睁大,绳子勒紧皮肉也不觉,挣扎着想要冲过去救人。
“唉….”一声叹息悠悠飘来。
骤然一道声音从山庄外传进来。
银雁面具手急忙缩回,身形连退十步。
每一步脚下地砖都无声多出一道钢针。
“什么人!?”他猛地抬头,朝着山庄门口望去。
只见山庄门口,不知何时已经被彻底敞开。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笔趣-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展示
两道人影一左一右正站在何千鹤身后的地面上。
左边一人戴着银色面具,身材修长匀称,打扮精致得当,宛如富家公子出游。
右边一人身材魁梧,披着宽大黑色斗篷,那张脸…
“毒魔魏合!?”银雁面具看到第二人的瞬间,顿时一愣。
“嗯?”魏合一愣,原本以为自己改头换面了,应该没人能认得出自己,没想到。
他原本轻松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看向银雁面具的眼神也慢慢危险起来。
“你,不该叫出来。”
“我就说你这身没用吧。”一旁的王少君笑道。
“他身上应该有易容技艺。”魏合道。
“我猜没有。”
“还有,我讨厌那个外号。”魏合一步踏出。身形骤然往左一闪。
飞龙功五层全速展开,配合覆雨劲急速特效。
十多米距离一闪而过。
眨眼他便出现在银雁面具身前。
“不是说配合我么!?”王少君在后方大叫。
嘭!!
一声巨响下。
魏合偏头避开对方掌击,右掌一击打在银雁面具胸膛。
鲸洪决巨力爆发,堪比锻骨的劲力迅速抵消对方劲力,紧接着便是纯粹的力量,轰然炸入对方胸膛。
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银雁面具胸膛宛如气球,当场爆炸开,血水肉末飞洒溅开。
他还维持着出掌的姿势,但身体中间的部分,已经完全没了血肉。只剩一具骨架。
“你….!!?”银雁面具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明明他挡住了对方的劲力…
他面具下的眼睛死死睁大,错愕,震惊,不解,以及一丝恐惧,重重情绪,伴随着生机的迅速消失,同时消散下去。
魏合轻轻收手,取下他腰包,检查了下。
“没有。”他将其丢给身后王少君。
“好吧,你赢了。”王少君无语,“还有,能不能别抢我人头,而且你搞得太血腥了,有辱斯文。”
“我只关心结果。”魏合冷淡道。
此时周围黑面具已经见势不妙,一声不吭的悄悄迅速撤离。
但没有一人能逃得出这个校场。
所有人才刚刚跳到围墙顶,便一头栽下来。身体迅速失去呼吸。
王少君心头暗自骇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魏合下毒这么随意,他就不怕不小心毒到自己?解药再多,吃多了也是会对身体不好。
他却不知道,魏合为了下毒,专门还练了一门白玉功,如今已经都第二层了。可以对两种类型的毒物产生高抗。
只要下毒时,以白玉功高抗的毒物方向为主,那么就会对自己产生不了多少伤害。
很快校场上的黑面具死完。
此时何千鹤也早已咽了气,只剩下何家小少爷何玉鑫,以及四女何伊如,还有两个才七八岁的小姑娘。
王少君一一解开两人绳子,两人顿时扑到何千鹤尸体上大哭。
一家人抱头痛哭,声音震天。
魏合懒得应付这等场面,开始习惯性的一一清场搜集战利品。
刚刚那个银雁面具,便是归雁塔的锻骨武师。如今他也测试出了,就算是锻骨,在猝不及防下,被他一击打中,也是个死。
他如今举手投足都是锻骨骨劲层次的劲力,威力极强。
这就相当于一位随时随地都在动用骨劲的锻骨高手。
再加上他鲸洪决的巨力。
魏合大概对自己的实力层次,有了判断。
强于锻骨,和练脏没交过手。但正面打还是打不过周行铜。
那厮正面打,就算是锻骨骨劲也打不穿其厚皮,简直可怖。
只要不破防,什么攻击对其都没什么意义。
等他处理完归雁塔杀手的收获,提了一个衣服包成的大包袱回来。
这边王少君已经处理好了何家的事。
何玉鑫和何伊如倒在地上,已然自杀身亡。只剩下两个小姑娘,何薇和向玲嚎啕大哭。
“我已经收下她们两个做侍女了。”王少君叹道,“千鹤山庄原本也是有名的大庄,可惜…没想到会落到这个地步。”
“走吧。”魏合不打算评价他的举动。
“等等,我答应何家收下她们,作为回报,她们给了我这个。”王少君摊开手,掌心里赫然是个精致小巧的黑色金属笼子。
笼子里,趴着一只通体深紫色,半透明的双翼飞虫。
那飞虫有些像蜻蜓,肚子肥大,一颗硕大的复眼泛着彩色光泽。
“这是,异虫!?”魏合一愣。
“你果然认识。”王少君叹道,“这是云母虫,其虫卵堪比上等异兽血肉,乃是绝对大补之物。一只云母虫,可以源源不断产出大量虫卵,相当于一份可以随便移动的上等肉田。”
“招祸之物。”魏合摇头。
“你拿着吧。”王少君将笼子丢了过来。
魏合一把接住,沉默了下。
“那我不客气了。我正需要这个。”他肉田虽多,但因为赤景军通缉一事,严重缺粮喂养,肉类产粮大跌。
如今像云母虫这等需求不多,但功效极大的移动肉田,简直是最适合他的东西。
“客气什么。”王少君笑了笑,“我像是缺这些的人么?”
“对了,这云母虫似乎身上还有些秘密,你之后小心观察下。单单一只云母虫,不至于让整个千鹤山庄遭劫。”他提醒道。
“嗯,我知道。”魏合点头。
这趟事情如约做完,他也该潜心练武,以求突破覆雨劲。
周行铜,赤景军,如今可是一直在通缉他和万青门等人。要想安稳的重新生活在阳光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足够强。
逼迫对方不得不接受自己,甚至,灭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