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4x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高齡巨星笔趣-第733章:暖化人間(求月票!)分享-cqbv4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当安小小那一张胖脸出现在电影荧幕的刹那,电影院里的悲伤气氛,被打破了。
“噗!”
“啊啊啊啊!我终于看到了小小穿丝袜!吸溜吸溜……”
“前面的兄弟请坐下,美腿是用智商换的,基本操作请勿喧哗。”
“为毛小小一出来,我特么就哭不出来了啊!还老子的眼泪!”
“安小小你这个逆徒,你知道你刚才踹的人是谁吗”
“我赌十包辣条,为了这个镜头,小小肯定半个月没饭吃。”
“呜呜呜呜,半个月怕是不够。为了这部戏,小小的牺牲可太大了。心疼……”
第四排中间位置,听到身旁一群沙雕的低声议论,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在你们的心里,老夫的度量就是这样的?
再说,什么叫安小小为这部剧牺牲太大了?
明明挨踹的人是我好不啦!?
愤愤的,他捏起了嗓子。
“心疼我信爷,小小这一脚看起来结结实实的。信爷为了拍这部戏,受苦了啊!”
随着他用年轻了几十岁的声音制造的马甲节奏这么一带,观众们的笑声更大了。
“卧槽,刚才哪个沙雕说的?就这种款式的丝袜美腿,踹在身上明明是一种恩赐吧?!”
“妈哒好像被这样的腿踹一脚……”
“光是想想就好刺激……啊、我好了。”
-灬`)你们不对劲儿。
听到周围的吐槽节奏明显不对,李世信缩了缩脖子。
这一届的粉丝,太变态了!
在一片沙雕吐槽之中,《只要爱》的剧情还在继续;
经过了大智的解释,小安知道自己是误会了。
公园里,注意到了大智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小安,放下了戒备和大智聊了起来。
这是个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姑娘。
拒绝了家里在本地的安排,独身一人来到了这个城市里,并在一家销售公司就职。
刚才的那一幕,是她人生中做成的第一笔订单。
“唉,总之就是,我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混的风生水起。可是到头来,他们终究还是图姑奶奶的身子。”
公园的长椅上,小安披着大智的夹克衫,猫儿一样将整个身子都缩在长椅上。
晃荡着两只被丝袜包裹的小脚丫,她满脸的苦恼。
“唉,对了,你怎么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公园里啊?刚才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今天这么倒霉,刚出狼窝又入虎口了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来。
第一个,是老板打来的,她被开除了。
第二个,是她父亲打来的,在得知小安仍然没回家之后,电话那头便开始了长久的数落;
听着电话里“我告诉过你一百遍了你在沪海不行,赶紧给我滚回来”的怒吼,小安默默的挂掉了电话。
寂静的夜里,她将脸埋进了膝盖里。
穿越之野人紀 十日十月
看着刚才还精灵般的小姑娘一下子消沉了起来,大智眨了眨眼睛。
“他其实是,是在关心你。”
“得了吧。”
小安抹了抹眼泪,倔强的别过了头去;
“真要是关心我,他怎么不问问我今天过得顺不顺利?他怎么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我需不需要他的帮助?我就想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招谁惹谁了?在他的心里,我就应该一辈子窝在那个小县城里,把我九年义务教育和四年大学学的东西全丢掉,像我妈一样相夫教子就完了!”
“他,他只是不会好好说话,你不要难过。”
“算了。”
感受到了大智的关心,小安将眼泪擦干净,看向了大智。
“说说你吧,怎么会大晚上的在这里睡觉?没有家吗?”
“大智,大智有家。但是家里没有丁丁了……”
萬法之書
面对小安的询问,大智磕磕绊绊的用欠缺些逻辑的语言,将自己的来到这里的缘由说了一遍。
随着大智的讲述,小安大大的眼睛里渐渐泛起了雾气,她满脸的不可思议。
“所以你就自己跑了出来,这么漫无目的的找?”
“周老师说让我找一个厉害的人,帮我一起把丁丁找回来。我看你就很厉害,刚才那个人,被你揍的好惨……呵呵呃呃呃。你真的好厉害,可以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
“……”
看着大智开心的拍手,表达着对自己的崇拜,小安的表情有些复杂。
“傻瓜,这哪里是厉害,这是无奈呀。你要找的不是我这样的人,而是那些有影响的,说话有分量的人。”
“那是什么人?”
“就比如洪山那种的啊,洪山你知道是谁吧?就是交通广播里面那个嘴特别厉害,特别热心肠的主播,他经常在广播里帮人解决问题的。你去找他,他肯定能帮你把丁丁找回来的。”
听到了小安指路,大智兴奋了起来。
網遊之奇跡 七月寒風
他二话不说便收拾起了行囊。
“你干嘛啊?”
“我现在就去找。”
“傻瓜,人家不休息不下班的啊?你,算了。反正我明天不用上班了,你……跟我回家吧,明天带你去。”
“你真是个好人!周老师说,现在好人越来越少了,要是遇到好人,一定要感谢苍天……”
“好人不好人的不好说,刚才我的厉害你尝到了吧?警告你啊,到了我家你只可以用沙发,要是敢有什么想法,嘿!”
凶狠的瞪着大智,小安举起了拳头。
面对那豆包大的拳头,前者把头点成了小鸡啄米。
……
娘親有田 冷煙花
广电大厦的停车场门口前。
大智和小安终于等到了开车上班的洪山,不过很明显,这个以热心肠而声名远扬的主播,和传闻中并不一样。
“洪山,洪山你好,这是李大智,他的孩子被人领养走了。准确的说他的女儿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一起生活……”
“你,你好,我叫李大智,今年三十五岁。这,这是我的丁丁,她被一个女人领走了…….”
看着两个赶在保安敬礼之前就拦住自己车,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找孩子的人,带着墨镜的知名主播明显不太高兴。
面对二人不断的拍打车子“叙述冤情”,他只是冲着保安挥了挥手。
然后,头也没回的驱车离开了。
看着大荧幕上,洪山的扮演者许戈那满脸傲娇的样子,观众们乐成了一片;
“卧槽我终于知道信爷的电影为什么这么省钱了。这特么演员都不用花钱的吧?”
“笑死了,不愧是信爷。果然将老一辈人民能省则省的习惯充分发扬了啊!”
“噗哈哈,以前就知道信家班里安小小是万年免费劳力。现在干儿子许戈也被安排上了啊!挂着执行导演的名,还得干着演员的活儿。深的信爷真传!”
“好儿子!”
“你们发现没有,自打跟信爷认识之后,许戈的路子变宽了啊。以前看到许戈的电影,肯定就是从头打到尾,现在这货也开始演文艺片了啊。”
大荧幕中,剧情还在继续;
“这人怎么这样儿啊!还市民的好朋友呢,呸!呸呸呸呸!”
看着那扬长而去的宝马车,被保安赶出来的小安有些气急败坏。
“小,小安。他,他真的能帮我找回丁丁吗。”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人家理都不理你。”
“大智,大智有办法。”
一旁,被保安扔出来,沾了一身泥土的大智,看着停车场前面贴着的一张启事傻乐了起来。
画面一转,大智已经穿上了广电的保洁工作服服。
被擦得光可鉴人的走廊里,大智再次和洪山相遇了。
“洪,洪山你好!”
“好。”
这个在广播里元气满满,总是热心的为听众解决情感问题的主播,在播音间之外并不友善。
面对走廊里拎着拖布的清洁工招呼,洪山只是淡淡点了点头,然后饶了一下准备走开。
但是他的行进路线,被那个拎着拖布的身影封死了。
几次被挡住去路,洪山抬起了头。
用不满的目光,看了眼面前这个没眼力见儿的清洁工。
“你干嘛?”
“我们前天见过,见过面。呵呵呵呃呃,我的女儿丁丁被领养走了…….”

听到那一阵傻笑,洪山皱起了眉头。
八方美人
“你有病吧?”
“你果然很厉害!一眼,一眼就看出了大智脑子,脑子不好。呵呵呵鹅鹅鹅,你比医院里的大夫还,还厉害。他们要,要大智做好多的检查,又是拍光片,又是抽血化,化验才知道大智生病。小安说的,说的没错,你真的好厉害!这是我的丁丁,她被带走了,你能你能帮我把她找回来吗?”
在洪山的凌乱之中,大智从工作服的上衣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递到了洪山的面前。
但是那张照片,却被洪山一把打开了。
“有病!”
随着洪山带着一万分的不满走远,走廊里探出了一个个脑袋。
“我刚说什么来着?他才不会管呢!”
“洪老师最近跟老婆闹离婚,你这个时候往他身上贴,他不骂你就怪了。”
“嘿,跟这有什么关系?就跟他没闹离婚的时候热心肠似的。”
“大个儿,别傻了。洪老师只对那些在一期节目里就能解决的,能挑动观众情绪,提高收听率的事儿感兴趣。你这事儿太复杂,他是不会搭理的。”
“太天真了,人设这个东西都不懂。”
“洪老师仙儿着呢,人家散发出来的人间烟火啊,都是能提高收听率的人间烟火啊。别白费力气了,有讨好他那功夫,还不如给我去接杯开水。”
“给我也接一杯!”
“唉,大个儿啊,刚才你擦地的时候看没看到一蓝色封皮的文件,我怎么找不到了?”
在同事们的奚落之中,大智默默的捡起了地上的照片。
然后憨笑着,接过了一只只保温杯。
秦宮舊影
虽然追爱大计受到了阻碍,但是一根筋的大智并没有放弃。
他将和丁丁的合照打印成了几百份,像酒店里包小姐的小卡片一样,每天在打扫卫生的时候,都会塞一张到洪山的办公室门缝里。
虽然这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这片办公室却因为大智的存在,而发生着变化。
每天,大智都会从小安家的沙发上早早起来,为小安做好早餐之后飞奔到单位。
脑子不好还听话,使得他成了被所有职工使唤的存在。
但是在大智的思维里,这些使唤都被当成了正儿八经的任务。别人交给他的每一件事,他都缓慢却认认真真的去执行了。
每一天的清晨,办公室的每个工位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杂乱的文件被整理的整整齐齐,键盘和电脑被擦的光可鉴人。灌满了开水的保温杯和整齐的报纸,会成为每一个坐在工位上的职工第一个面对的东西。
甚至在这些工位上面,有时还会出现一些类似“红色OO的文件在抽O第一层”,“昨天看你不开心,报纸下面有糖”这样的便利贴。
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不喜欢认真且对充满了善意和温暖的人。
渐渐地,“大个儿”这个略带戏谑的称呼,变成了一声声亲热的“大智”。
而这这个称呼,也伴随着同事们的嘴巴,频频的出现在了洪山的耳旁。
但是令这个在直播间里热情洋溢,办公室里冷若冰霜的两面派印象最深的,则是今天。
周末,洪山那个十二岁的儿子来到了单位。
在这里,他遇到了大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