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rxj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20、名媛夢碎讀書-cgyrz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一号审讯室内。
卢薇薇很明显看出了刘小梅那糟糕的演技,刘小梅虽然聪明,但胆子不行。
加上天生也没啥演技,面对警方将作案手法道明时,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
很明显的一个特征,她的手抖得厉害,这是一种自然反应,根本控制不住。
即便刘小梅死死攥紧双手,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最终还是无法掩饰。
顾晨直接道:“你作为一名卫校毕业生,应该知道,如果亨利哥当时喝得烂醉,又被人把酒精注射到他的静脉里,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我……我不知道。”刘小梅闻言,赶紧低下了头。
于是顾晨又换了个说法,又道:“那这么说吧,其实醉酒程度和致命剂量都取决于血中酒精含量或浓度,像我知道的酒,谷类蒸馏酒是百分之百,当然这是美制酒度两百的纯酒精,注射这种酒精会很快达到致命程度。”
“如果喝了酒,在血中酒精浓度已经很高的情况下,那么只需极少量就能致命。”
瞥了眼面前的刘小梅,顾晨淡笑着说:“或许你知道这具体需要多少量,因为这取决于被害人的体型、体重和整体健康状况,同时还得看那个人是否长期酗酒而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血液酒精浓度0.08为法定上限,含量达0.2或更高则是严重醉酒,超过0.4就会致命,这些浓度值因人而异,一般而言是如此。”
顾晨将之前老医生告知的内容,给刘小梅复述一遍。
在顾晨看来,这种说法足够让刘小梅清楚,亨利哥为什么会死。
刘小梅战战兢兢的道:“所……所以,亨利哥是被人注射了高浓度酒精?”
“这得问你了,因为你是唯一有作案机会的人。”顾晨走回到自己的审讯桌前,安静的坐下。
刘小梅摇头:“不,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卢薇薇学着顾晨右手转笔,可结果就是转不起来,于是干脆将笔丢到一边,直接问她:
“我告诉你刘小梅,亨利哥的注射针痕,我们找过医生做验证,可以看出,那注射针痕,应该发生在不久前,推算一下,也就是你们在酒楼吃饭的时间。”
“可如果亨利哥一直在包厢内与你们众人吃饭,那凶手是根本不可能有下手的机会,唯一的机会在他去洗手间的那段时间。”
说道这里,卢薇薇将手机掏出,将拍摄酒楼监控的画面亮在刘小梅面前道:
“看见没?这是我们在你们用餐的那家酒楼拍摄的监控画面。”
“可以说,亨利哥全程只有一次离开过包间,去往洗手间,可也是在这个时候,只有你尾随了过去,之后你们在洗手间干了些什么,我不清楚。”
“但亨利哥被抬出来之后,直到倒在路边,都是你全程在扶着他,告知旁人亨利哥醉酒的情况,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卢薇薇的一连串发问下,刘小梅不知该如何解释。
她此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窝在笼子里不知所措。
刘小梅努力想为自己找借口,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脑子里此刻乱哄哄的……
“刘小梅,你要清楚。”顾晨见她还在犹豫,便直接提醒着道:
“亨利哥的死因是酒精过量,但据我所知,你们晚上十几人喝两瓶白酒,而亨利哥的酒量,他爱人是最清楚不过的,即便醉酒,也不会烂醉。”
“更何况,你们是十几个人平分那两瓶白酒,亨利哥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酒精过量的情况。”
“可我们在医院做的抽血化验,亨利哥的血液中,酒量含量却是出奇的高,所以我不禁要问你,除了给亨利哥注射高浓度酒精,还能有什么方法能达到这种效果?”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刘小梅此刻慌了,她努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摇头否认:“反正不是我干的。”
“你是这些人当中,唯一会打针的。”袁莎莎一句话,也是提醒了刘小梅。
刘小梅抬头盯着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合着刚才让大家曝出自己的职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袁莎莎又道:“刘小梅,亨利哥脚上的注射针痕是新的,这些人当中,也只有你有时间,也有能力,准确无误的给他注射高浓度酒精,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又为什么要杀他?”
“我?”刘小梅哽咽了一下,忽然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直接趴在桌上呜呜大哭:“我被他骗了,他就是个骗子,呜呜……”
“怎么还哭上了?”感觉这刘小梅哭得伤心,袁莎莎好像又没那么讨厌她了。
直接从口袋中掏出纸巾,主动送到她面前:“别哭了,还是把情况说清楚吧,如果亨利哥是混蛋,那他干过些什么,你总得交代清楚吧?”
“我……”刘小梅接过袁莎莎的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这才说道:“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我也是经常看见朋友在社交网络上各种逍遥,各种旅游和购物,我好羡慕她们,能嫁给一个好家庭,真的。”
“所以呢?”顾晨问她。
“所以,所以我在酒吧里偶然认识了亨利哥,他告诉我,他手上有很多好资源,他还认识开名媛培训班的艾米姐,专门对接富豪资源,问我有没有兴趣。”
邪王霸愛:絕色廢柴狂小姐
“怎么跟刘思雅说的是一模一样啊?”卢薇薇不由黛眉微蹙,也是自言自语。
刘思雅也曾告诉过自己,她是在酒吧认识的亨利哥,可见常去酒吧的人,经常会被当做猎物。
顾晨也听见卢薇薇说辞,扭头问刘小梅:“那之后呢?你花钱报名了名媛培训班?可你这批人应该才刚开课不久吧?”
刘小梅摇头:“其实我已经上过一期了,也结业了,这是我第二次报名课程。”
“第二次?”闻言刘小梅话里有话,顾晨又问:“你把情况说清楚。”
“嗯。”刘小梅吸了吸鼻子,也是努力平复下心情,道:
“之前曾经参加过一次,我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用来报名参加,以至于辞去了之前的护士工作。”
有鬼很曖昧 流雲
“后来也很顺利,跟艾米姐接触,她也给我们普及了很多圈内的知识,也带我们这些人拼单拍摄一些高档酒店和网红打卡地的旅游照片,包括各种高档下午茶,各种名包名表。”
抬头看了眼顾晨,刘小梅又道:“其实顾警官也看到了,我们在度假村拼单拍摄的场景,这里我就不多说了,重点说说结业后的情况吧。”
“行。”顾晨一边做着记录,一边聆听刘小梅讲述,尊重她的选择。
時間把我們丟哪兒了 合歡花滿席
刘小梅道:“我是前一批结业的,按照合约规定,艾米姐最少会组织我们参加三次高档次聚会,也就是商界,艺术界的一些展会和酒会。”
“其中商务酒会一次,派对一次,高档画展一次,并会向那些高层次二代们引荐我们,看不看得上,那是另外一码事。”
“如果三次酒会或者展会都没有收获,那么艾米姐会继续安排第二次培训,这次培训是半价,也就是10天4万,而后所安排的酒会或展会,将有机会参加10次。”
兄控的韓 清塵r
“那如果10次还不成呢?”袁莎莎好奇的问。
刘小梅摇头:“不会的,他们当时说,一般第一次培训结束,因为建立人设的时间短,可能效果不太好,所以建设人设是一个长期工程,得不断投入。”
天廬風雲
“所以第二次培训之后,参加10次酒会或展会,基本上是可以成功的。”
“他们告诉我,之前在他们手上培训的,就没有失手过,所以我相信他们。”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了刘小没说辞,抬头问她:“既然是没有问题的,那你为什么要杀亨利哥?”
刘小梅忽然沉默了,低着头,也不再说话。
顾晨提醒着道:“难道不方便说?”
“不是。”刘小梅摇了摇头,也是有些抽泣道:“后来我才发现,这完全就是一个局。”
“一个局?”卢薇薇和袁莎莎面面相觑,有些没听明白。
刘小梅则是看了眼袁莎莎,不由分说道:“就如这位女警官先前跟我说的,假的就是假的,不管多么大牌logo标识的下午茶,积累多少这样的自拍,都不能积攒出一个真正名媛的气质和名媛的眼界。”
“所以前三次酒会上,许多二代一眼就识别了我的身份,但是他们不说,三次酒会,我跟两个男人睡在一起。”
“他们只带我去游玩,却根本不提在一起的事情,事后他们在酒店拍拍屁股直接走人,我连人都找不到。”
“那你可以去找亨利哥和艾米姐啊。”卢薇薇说。
重生復仇:腹黑千金不好惹
刘小梅闻言,当场笑出声道:“我当然找过,我甚至要退钱,可他们告诉我,是我学业不精,骨子里还没把自己当做名媛,对方只是一点小恩小惠,我就迫不及待想要贴上去。”
“所以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被人给玩了,却被人抛弃,他们告诉我得再上一期培训班,努力提高自己的不足。”
“所以你又报了第二期?”顾晨问。
黑暗帝國
老大是女郎 羅青梅
刘小梅点头:“对,为了能钓上金龟婿,我索性豁出去了,毕竟为了这个,我连工作都辞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網遊洪荒之人道至尊
说到这些,刘小梅自己都哭了:“可是我后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套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有钱人,也没那么多有钱人资源。”
“所谓的酒会,只不过是很多开设名媛培训班的小团体,一起组织的骗局,里面所谓的有钱富商,其实都是一些男名媛培训班出来的产物,大家相互欺骗罢了。”
“至于那些豪车,也都是那些男骗子租来的,所谓的身份都是假的。”
“呵呵。”听到刘小梅的讲述,袁莎莎不由唏嘘:“所以这就是你花钱买罪受,你说你们图什么?钱被人赚走,然后忽悠你们女名媛跟男名媛凑到一起,你骗我我骗你,有意思吗?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
“对呀,哈哈,所以我们就是太单纯了,太相信这种名媛培训班了。”刘小梅此刻心如死灰,肠子都快悔青了。
袁莎莎摇了摇头,也是主动解释道:“刘小梅,我告诉你,真正的名媛培训班也是有的,可你要说结交有钱人,公子哥,你以为你花10天时间,8万块钱,就能改变命运?醒醒吧?”
“所谓的名媛培训班,其实最低都是100万学费起,而且那些所谓的名媛,最起码要身材和长相俱佳,而且最好有高学历背景。”
“现在凡事都讲究门当户对,即便你们的培训能找出几个成功的例子,可那也是极少数,极少数你懂吗?就是花大把资源打造出来的标杆产物,没准这种标杆也是假的,只是为了给你们起到示范作用,让你们前赴后继懂吗?”
闻言袁莎莎说辞,刘小梅狠狠点头:“我现在才懂,可我已经一无所有,这一切都是亨利哥跟艾米姐做的局。”
“可这就是你杀人的动机?”顾晨感觉如果是这样,那未免也太草率了。
至少在自己看来,刘小梅完全可以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可刘小梅却是狠狠摇头:“他们欺负我无知,几次被他们欺骗,算我倒霉,可当我没钱交第二期学费的时候,这时候亨利哥伸出援手,告诉我,这次一定行。”
“而且给我教了一些所谓的独门绝学,我当时头脑发热,感觉自己明天就要走上人生巅峰,可这时候,亨利哥把目标盯上了我,让我陪他一晚,就借钱给我交学费。”
“想着自己已经陪过几个男人,所以想想也不吃亏,就答应了,可是后来有一天,我发现那几个玩我的男人,竟然私下跟亨利哥一起吃饭。”
“我才知道,原来这帮人就是一伙的,不仅骗财,他们还骗S,我简直是昏了头,才会相信这帮混蛋。”
“你为什么不报警?”顾晨问她。
刘小梅摇头:“我为什么要报警?本身我干的这事也不光彩,所以我去找他们理论,我就像知道,为什么要骗我?”
“可是后来亨利哥这个混蛋,竟然让我加入他们,跟他们一起骗新来的,也就是现在正在你们刑侦三组录口供的那些人。”
“简直混蛋。”卢薇薇怒拍桌子,想着刘思雅也曾经借过亨利哥的钱,想想就来气。
刘小梅却道:“这帮人还在第一期,她们或许根本想不到,接下来将会一步一步落入他们设计的圈套。”
“刘思雅跟我关系好,而且她的长相身材也不错,亨利哥其实几次都想对她动手,都被我给制止,才没有得逞。”
“所以这些天,亨利哥把对我的不满,全部发泄了出来,我每天晚上被她折磨,我已经受够了,他既然把我不当人,那我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话音落下,顾晨已经记录完整,抬头看着刘小梅道:“所以你才利用你的专业知识,给亨利哥摆上一道?”
“没错。”感觉事到如今,自己也不需要有所隐瞒。
警方既然能查出那道注射针痕,当然也清楚自己的作案手法。
刘小梅有些不甘心,她抬头盯着顾晨道:“每年因为喝醉酒,死在酒桌上的人不少,我原本以为这样一来,大家或许都会认为是喝酒喝死的,没人会真正调查亨利哥的死因。”
“即便去医院化验,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是可以隐瞒过去的,可为什么?可为什么你会去发现那个微不足道的针痕?”
“你想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刘小梅非常不甘心的样子,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那行,我就告诉你好了,是因为亨利哥的爱人张文敏坚持,如果不是她,或许我也认为,这就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喝酒醉死事故。”
“是她?”刘小梅表情一怔,有些不敢置信。
卢薇薇也赶紧解释道:“没错,如果不是亨利哥爱人,告诉我顾师弟,亨利哥酒量不错,而且是点到为止,而刘思雅也告诉我们,你们晚上是十几个人喝两瓶白酒,根本是不可能导致亨利哥血液酒精含量严重超标的。”
“所以我顾师弟感觉,这很矛盾,也有蹊跷,因此他才要求检查亨利哥尸体,最终在脚上发现了那道新的注射针痕。”
顾晨也是微微点头:“可以说,没有这个发现,你的确可以躲过一劫。”
“或许你会相安无事,可毕竟你做过些什么,有时候你是逃不掉的,不要指望运气会一直跟着你。”
“亨利哥和他的同伙做过些什么,这些可以交给我们警方来处理,你去做,那就是犯罪。”
“我知道,我错了。”刘小梅此刻也是后悔不已,眼泪开始哗哗的掉。
顾晨将笔录本翻到新的一页,继续说道:“好吧,现在把你知道的内幕全部说出来,包括亨利哥和他的同伙,不要让更多人还在做着名媛梦,我不希望还有下一个刘小梅的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