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btw火熱都市言情 古玩之先聲奪人 線上看-第兩百二十六章 拍攝(續)展示-s3mlu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赵琦的动作让摊主都愣住了,四周也是一片安静。
过了好一会,摊主才回过神来,怒目圆睁:“你是认真的?!”
赵琦点了点头:“怎么样,卖不卖?”
摊主脸色很难看,周围的人都能看出,他认为自己是受到了侮辱。
刚才抢着说要买的那人大声斥言道:“五十万的东西,你居然想花五十块钱买,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而且这是成化青花的精品,上个礼拜盛宇首拍最后一件压轴的成化青花,成交价都5000万啦!”
赵琦转过头,对着那人淡淡地说道:“我出什么价关你什么事!而且明着告诉你,五十块钱我都赚贵,要不你花五十万把它买回去,不买不是人!”
那人气乐了:“好,我到要听你说说,怎么就五十块还赚贵了!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家伙都不答应,我说的对不对!”
“对!”周围人起哄地叫道。
赵琦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首先,我给你个建议,回家多读几本瓷器书,免得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其次,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看你这样子,你也不知道,告诉你,这叫象腿瓶!”
象腿瓶是一种式样,又叫一统瓶。瓶形为广口外撇,短颈,肩部宽与口相若,身如直筒状,平底,造型如粗壮的象腿,故得此名。
“这种品类,是明末清初特有之器形,盛行于崇祯末年,顺治、康熙两朝,品种有青花、五彩。什么时候成化朝还有这样的器型!难不成后世的工匠还能穿越回去?如果它是真的,全世界独一件,别说五十万,五个亿都能卖。”
说到这,赵琦讥讽地看着摊主:“要不你去找个大老板,推销一下,说不定人家就买下了,到时你可就成了亿万富家翁了,多好!”
摊主听了这番话,脸色黑的像黑炭一样,围观的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很尴尬,连器型都认错,不骗你骗谁?
“好吧,按规矩,我既然出了价,你卖不卖,不卖我走了。”赵琦准备起身,他这么打脸,摊主想必不会搭理他了。
没想到这摊主脸皮还挺厚,“卖了”两字脱口而出。
“切!”刚刚还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立刻散了个干干净净,刚才指责赵琦的那位,更是没了影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赵琦暗自摇了摇头,拿起瓶子就走了。
緣來是男的
离得远了一些,他才对着领夹式收音麦说道。
“大家要注意,平时去古玩市场,像我刚才那么当众说东西是假货的方式是错误的。古玩行业不说东西真假,只说东西对不对。这个行业鱼龙混杂,充斥着很多假货,因此才需要有一定眼力和知识才能入行。但是不论你是否看出东西真假,都不能当面说出,否则轻则得罪人,重则会因此大打出手。”
事实上,赵琦一开始也只是想买下来,然后再找个僻静的地方分析,没想到摊主咄咄逼人,又有个疑似是托的人在旁边拱火,他也就直言不讳了。
不过,摄像却表示,刚才的场景很有戏剧性,让赵琦有可能多“制造”一些出来。
赵琦笑了笑,心里则嘀咕,真要经常怼人,他在行业里怎么立足?所以说,拍这样的节目也不全是好事,电视台往往会因为想要制造噱头,故意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最后尴尬的还是他。
接下来,赵琦又在市场上找了几件典型的赝品,用通俗易懂、风趣幽默的语言,讲了一些辨别技巧。
转眼间,一行三人在市场上转了一两个小时,赵琦也许是现在眼光高了,一件满意的物件都没有找到。
两个摄影有些急了,其中一人小声说道:“赵顾问,咱们转了半天,连一件真的都没买到,是不是不太好啊?”
“现在的古玩市场就是这样。”赵琦对些司空见惯。
“可是这样没什么节目效果啊!”摄影嘀咕道。
“不是还有许多摊位没收摊嘛,总能找到机会的。”赵琦笑了笑,心里觉得自己有些失算了。
他作为寻宝人,是想按着自己的想法,在市场上寻宝,拥有自己的独立性。但现在,节目组显然想让他为了节目效果,搞一些事情,这肯定违背他的本意。他可不想误导广大收藏新人,以为古玩市场遍地都是宝贝,然后花大价钱买假货,他就是助纣为虐了。
就这样走走停停,赵琦心里琢磨着,怎么把拍摄任务完成的好一点,正在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在争论着什么。
赵琦走近了一听,原来两个人是藏友,正在讨论一件瓷器的真伪。
这是一件粉彩橄榄瓶,此瓶撇口,细颈,长鼓腹下敛,圈足,因形似橄榄而得名。器身绘蝠桃纹,桃枝遒劲盘亘,枝头硕桃累累,结果八枚,枝梢点缀或粉或白的桃花。
杠上惡魔冷少
枝叶间饰两只瑞蝠,展翅翻飞,在绿叶的衬托下,极富生趣,一幅丰收喜庆的场景跃入眼帘。“蝠”是“福”之谐音,而桃则是象征“寿”之图案,合之寓意“福寿双全”。
总体来看,其绘画风格符合雍正时期的特征,但它却没有款识,于是这对藏友为此争论起来。
其中一位说,此瓶绘画技巧精湛,看似是真品,但胎质和雍正时期不符,没有那么细腻,这明显是张冠李戴了,更何况,这件瓷器还没有落款。
另一位认为,这很可能是官窑之中的次品,因为没有达标,所以没有落款。这里插一句,这件瓷器是他看上的,也是他要购买。
两人就这么争来争去,最后在摊主的催促下,他们觉得用民窑的价钱购买比较合适,哪怕走眼,也亏不到哪去。
不过,他们跟摊主商量价钱并不顺利,摊主一口咬定要五千,而他们只想付两千,三千的差价,怎么都谈不拢。
在这个过程中,赵琦就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是古玩这行的规矩。
最终,看上这件瓷器的淘宝人,还是一脸遗憾地离开了。
于是,赵琦上前询价。
摊主早就注意到了赵琦,他笑着说:“赵顾问,我认得您,您要的话,给我八千就行了。”
旁边的两摄像听到这话,不禁面面相觑,临时涨价可还行!
看着摊主狡黠的目光,赵琦好气又无奈,这种行为肯定是不道德的,但对一些小摊贩来说,天大地大,赚钱最大。
而且,摊主加价也有分寸,加的太多,赵琦可能不买不说,还把赵琦给得罪狠了,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加三千刚刚好。
这种情况,赵琦也懒得跟他讨价还价,给了钱,让摊主把瓶子包起来。
“您收好。”摊主把橄榄瓶放到赵琦跟前:“能不能向您请教一下,这到底是不是雍正官窑?”
“如果有一丁点官窑的可能,你会只要八千块就卖给我吗?”赵琦反问了一句,随后说道:“是不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没问题,不过得交学费。”
摊主问:“多少?”
“五千,还能让你赚三千呢。”赵琦笑眯眯地伸出五根手指。
被将了一军的摊主,咂了一下嘴:“无知是福,我还是继续无知下去吧。”
赵琦呵呵一笑,拿起东西就走人了。
走了没一会,其中一个摄像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赵顾问,你这是捡了漏吗?”
“捡了什么漏了?”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鐵鷹奇案組 王麟
赵琦扭头一看,原来是王和言,笑道:“王大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王和言说:“来了有一会,不过今天来晚了,没淘到什么好货,你呢,又捡漏了?”
“算是捡了个小漏吧。”赵琦又问:“你吃早饭没?”
“来得急,只吃了几块饼干。”
鬩墻 迷羊
“那边不是新开了一家茶餐厅吗?一起过去吃个早点,具体的咱们到了那里再聊。”
“行。”
路上,赵琦简单讲了讲早市的见闻,感慨道:“早市上的东西越来越差劲了,可惜我没有赶上前几年的好时代啊!”
王和言说:“只要仔细一点,运气再好一点,小漏还是有可能的,至于想遇到大漏,咱们这个市场上不说百分之百吧,至少99.99不可能!”
赵琦点点头,08年这会,古玩市场上几百几千的漏,运气好还能找得到,什么几十上百万的漏,想都别想,毕竟这年月资讯发达,许多摊贩比较小心,宁愿不卖也不愿卖错。
我與白蓮花的二三事 鹹客
一行四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茶餐厅,由于赵琦手里的东西多,大厅里生怕磕着碰着,就要了一个小包间。
点好小吃早点,赵琦就把刚才那件粉彩橄榄瓶拿了出来,摄像连忙拿出拍摄机器,拍摄之前,也征得了王和言的同意。
王和言看到橄榄瓶,轻咦了一声,拿到手里看了一两分钟,笑道:“有点意思啊!你觉得是什么年代的?”
“应该是雍正时期的作品。”
“为什么这么说?”
赵琦侃侃而谈:“咱们先看这件瓷器上的白色,它使用的是玻璃白,又名玻白,是粉彩基本的填色颜料。粉彩的没骨法是先打一层玻白,打玻白时,依照花朵的轮廓,一片平涂,然后以水调色料在玻白上洗染。
雍正是珀白的盛行期,大家可以看到,器身上的玻白打得非常均匀,其它颜色也非常清澈,彩画的非常好,后世很难做到这个地步。另外,整体绘画风格,也符合雍正时期的特点,隽秀尔雅。”
王和言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说服力还不强。”
由于是在包间里,没有外人,其中一位摄像就忍不住说道:“是啊,它不是没款吗?怎么证明它是官窑呢?”
赵琦笑道:“我没说它是官窑啊,事实上,它就是一件民窑作品。也正是由于它是民窑作品,更能证明它的真实性。你能想象,它的画工比许多官窑真品还要出色,却只为制作一件民窑作品吗?这么做根本不合算,没有利润的事情,也没人会做。”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指出了瓷器上的几个鉴别真伪的特征。
摄像又提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些天,我也看了一些古玩鉴定的书籍,上面都说,民窑比官窑要差,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古玩鉴定涉及的知识很多,不太可能面面俱到,行内有个名词叫‘气死官’,你应该没听说过吧?”
见摄像师点了点头,赵琦继续解释道:“‘气死官’指的是没有落款的粉彩器,通常是指老窑工退休后之作品,虽然离开了造办处,然而作画风格再也不用那么拘谨了,所以除了胎质,其他的更胜官窑瓷器。
极少数工艺水平达到或超过同期官窑的民窑瓷器俗称‘气死官’,除了没有官款,它跟官窑瓷器无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件雍正粉彩橄榄瓶,就是此类作品。”
摄像师感慨道:“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古玩还真是一门特别细的学问啊!”
軍婚密愛
“那这件瓷器,能值多少钱呢?”另一位摄像师对此事很关心,而且这可是节目的噱头。
“我认为它的市场价值在5到8万左右吧,王理事你觉得呢?”考虑到正在拍摄,赵琦对王和言用了官方一点的称谓。
王和言说:“这个价格我认同,‘气死官’的估价比官窑高很正常,而且上拍卖会很可能更高。”
两个摄像师都很惊讶,他们以为赵琦嘴里的捡小漏充其量也就能赚个一两倍,没想到却是翻了六到十倍。
不負嬌寵 薩琳娜
难怪,许多人会因为古玩捡漏而踏入这一行,这么一会的收益,就抵得上有些家庭一年收入的总和了,捡大漏得是什么程度!
同时,他们对那摊主又有些心灾乐祸,如果摊主知道卖出的东西值这么多钱,想必会气得吐血吧!
如果赵琦知道两个摄像师心中所想,肯定会觉得他们太幼稚,抱着捡漏入行的人,哪个不是被赝品搞得血本无归,满头包!
至于那个摊主,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能力,先抓住能力范围之内能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