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4pf精华都市言情 蘇廚討論-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涼州分享-ku19t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凉州
陰緣臨門:我的鬼差大人 嫣問寒
“真实情况是,兰州当时不是巢先生在镇守,而是他夫人和儿子巢国栋。所以当应理被隔断之后,他们退往凉州,保住休屠泽通道,以期能够收到伪朝诏命,救援兴庆。这是合理的。”
“当然这在事实上导致了兰州的空虚。”
“之后兴庆危急,梁乙埋最后迫不得已,才派家梁去白马强镇整顿本部兵马,之后挥师南下救援兴庆。”
“只不过我们动作太快,从灵州出发,到取兴庆,救秉常,不过三日。”
“别说家梁反应不过来,比家梁更近,路更好走的仁多保忠和小梁后都没反应过来,这又如何说?”
“这是梁氏与梁乙埋不懂军事,盲目指挥,之前忌惮巢谷,迟迟不派他掌握本部军马,其后终于派出去了,但是时间上又被我们打了个错手不及。”
“等到巢谷包围摊粮城后,秉常的遗诏都下去了,巢谷才没有攻打。”
boss大人請留步
“要不然啊,十万夏军散于漠北,这一战还难打得很。”
“你要是看过伪朝枢密院的命令,就会知道巢先生的一切行动,都是接受了梁乙埋的命令。”
“十万大军始终未能投放战场,这不是巢先生的过失,实在是梁乙埋指挥上的无能。”
嗯,就算命令不全,我现在也给它补全了。
现在那些命令,就成了梁乙埋帅臣无能,累死三军的证据。
也成了家梁顾全大局,苦谏无果,最后变成夏国姜维的证据。
極光
好在这位姜维比以前那位忠君,对君主的命令绝不打折扣,得知幼主尚在,到底是没有自尽,而是留下有用之身扶保幼主,忠肝义胆,感天动地。
至于家梁留在凉州的那些东西,没有人知道,又因为家梁的部队其实一直没有参战,因此也没有暴露。
豪門寵婚:老婆大人休想逃 染柒
李宪听苏油这么一说,才道:“那这老小子实在是命好!就这样成了大宋河西节度使!”
苏油说道:“既然能忠于秉常,那就更能忠于陛下,巢谷这种人,要末不降,既然降了,必将为大宋殚精竭智,因此我是很放心的,朝廷也是很放心的。”
“河西以后是我们经营的重点,青唐是如何发达起来的?不就是因为夏人阻绝了通往大宋的贸易道路,让于阗过来的商贾只能去青唐故道,这样发达起来的?”
日耀風雲 閃電之心靜如水
“现在我们要重开河西道,大力招揽他们走沙、瓜、凉、兰这条唐朝入长安的丝绸之路,让青唐故道无人再走!”
“这是国家进取之道,所以恭喜太尉了,守着兰州这个黄金口岸,足以名利双收啊……”
李宪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陛下拨付沈存中五十万贯打造兰州黄河铁桥,就是为了这个?”
苏油笑道:“对喽,此次我带两支新军去河西,也是准备给陛下带回来第一批货物……”
部队修整完毕之后,沿着喀罗川,向西北的凉州继续进发。
喀罗川河谷地势平坦,风景秀丽,一边是雪山融化的雪水河流,如今清澈见底。
惡魔的灰灰公主 葉慕
河谷对面是连绵的雪山,那是青藏高原的最东麓的祁连山脉。
兰州有皇宋银行,苏油在那里采购了大量的牛羊随军,队伍走得更加的慢了。
在卓啰城,苏油还见到了温溪心和蔺逋比。
蔺逋比在这一带的影响还是巨大的,毕竟是董毡嫡子。
董毡如今病势沉重,阿里骨正是忌惮蔺逋比这支越来越壮大的力量,才急召青宜结鬼章返回青唐防守。
而蔺逋比同样没有消停,用这次分得的战利品,大肆挖阿里骨的墙角,如今的卓啰城,已经有了四万户人口,成了一个不小的城市。
苏油对温溪心的眼光还是非常赞赏的,这里以后就是丝路下兰州的前哨驿站,肯定会变得非常繁华,他在这里的势力肯定会越来越大。
告诉了蔺逋比哪怕是母亲有召也千万不能回去,又给他讲了晋文公重耳的故事之后,苏油继续上路,又走了十多天,总算是抵达了凉州。
这里是此次平夏大军最远达到的地方,如今镇守的是大宋火速蹿升起来的第一猛将,刘昌祚。
手下两位也非常悍勇,姚麟、郭成。
不过刘昌祚在苏油跟前乖得跟猫似的,连马都不敢骑,来到苏油马前大礼参拜:“末将刘昌祚,拜见大学士!”
苏油下马,将刘昌祚扶了起来:“现在也是做太尉的人了,不必如此多礼。”
说到两人的关系,那得追溯到很久以前。
当年赵顼命两制以上官员推荐将臣,苏油那时候刚入朝,向赵顼推荐的,就是刘昌祚和高永能。
婚後試愛:總裁,別太無恥!
刘昌祚得知消息后自己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为啥被苏探花夹袋里将才一大把,为何偏偏看中了不在他夹袋里边的两位。
殊不知苏油当时要的,就是这个“不在夹袋里边”。
种谔取绥州失败后被编管,当时刘昌祚是他的得力手下,也被连累,又是苏油万里之外伸出援手,将他捞了出来。
这就是救命之恩了,受宠若惊的刘昌祚还特意写信跟苏油道谢,苏油回信说你想多了,之前举荐你,是因为你和高永能的确值得举荐;后来救你,那是我认为朝廷编管种五有些不公,出来说句公道话而已。
你五战五胜,完美地执行了主将的命令,就算种五有过错,也不该连累到你的身上。
后来关系就算搭上了,不过刘昌祚也没啥能够给苏油的好处,倒是苏油赔了几千贯,送了刘昌祚一柄斩马刀。
虽然如今民间将刘昌祚捧成大宋第一虎将,但是从此次平夏的功赏就能看出来,军方对刘昌祚其实有些薄责,仅仅升了半级,得知凉州。
不过刘昌祚也认这个账,毕竟因为他自己影响了四十万大军的攻略,这也就是苏油给他擦好了屁股而已,如果军事稍受挫折,他的人头谁都保不住。
末日萌行
再退一万步说,如果不是苏油这样的帅臣,换了谁来,愿意为了手下的冒进调整全军部署?
老婆你敢逃 南纖
听说当时高遵裕、李宪的第一建议,就是带新军去先取了刘昌祚的人头再说,还是苏油力排众议,在不利局面中看到了更好的方案,这才保住了这个鲁莽的悍将。
不过如刘昌祚、姚麟这样的军中杀才,指望他们惜命基本上是想多了,苏油只好说道:“今后以指挥大军为主,休要亲自撞阵,你如今禄位已高,你丢了狗命没人在意,不过那是丢了朝廷的面子,知道吗?”
刘昌祚呵呵敷衍:“知道了,现在不会了。”
你不会个屁!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压根没听进去。
苏油只好看向另外两人:“两位将军苏油也是久仰大名,尤其姚老二,你家大哥当年没少打交道。”
姚麟的大哥就是姚兕,跟王文郁、乞第龙山都是儿女亲家,姚兕是种诂夹袋里边的人,算是当年苏油在西北认识的第一个西军将领。
抗日之最強戰兵 向左看寂寥
他们的父亲是战没在和夏人争斗的战场上的,姚兕的营帐当中,桌椅、木碗、床榻,凡是能够看到的地方,都写满了“仇雠未报”的字样。
刘昌祚出环庆大战梁永能,强克青冈峡,就是用的这四个字激励将士们。
所以苏油还得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我们的仇敌,是西夏的统治者,如今梁氏已灭,夏主已亡,国家削平融入了大宋,令先君的大仇,也算在二郎手中亲自得报了。”
“现在巢先生是我大宋西北屏藩,图干部,野利部,也是我大宋的子民。这两支部族没有参与这次战争,因此他们的待遇比别的部族要好一些,你们今后也要精诚合作,明白了吗?”
姚麟点头:“明白了。”
苏油笑道:“那就入城吧,席上我给你们介绍几位新军将领,明日去看看两部首领。李庸呢?”
李庸是苏油派来打前站的,刘昌祚说道:“李庸已先随野利荣绪去休屠泽了,明日大学士就能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