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討論-第1170章 自相殘殺看書

Home / 其他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討論-第1170章 自相殘殺看書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惠远之战,溃败的联军向七百里外的阿拉木图狂奔而去。
阿拉木图位于外伊犁阿拉套山脉北麓伊犁河支流大、小阿尔马廷卡河畔的人工灌溉绿洲中,地势平缓,无险可守,是一座城墙低矮,破败不堪的小城。
然而,得知联军战败的哈萨克汗国杨吉尔汗,先是当场晕厥,被医师抢救过来后,匆忙给联军统帅戈洛文下令,让其收拢集结联军溃兵在阿拉木图布阵,阻敌于国门之外。
其实杨吉尔汗多说,联军也会往阿拉木图跑,毕竟周围其他地方都是戈壁荒漠,丢了辎重补给的情况下,往哪里跑不是找死吗?
优美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愛下-第1170章 自相殘殺
就这样,大战十多天后,联军残部陆陆续抵达阿拉木图,人人如同乞丐。
这一路可不容易跑,他们遭到了抄后路的龙武军无情攻击,连夜的追杀,可以说,能活着回来的都是身怀绝技人才!
然而,联军的将领们却是各自为战,各守各的地盘,互不统属,戈洛文也拿这些将领们没办法。
作为联军统帅,他已经失去了威信,没有人把他当回事。
大家之所以还呆在阿拉木图,只要是想混口饭吃,顺便等着国内君主的命令,如何安全回国。
毕竟这里是哈萨克汗国的地盘,只有暂时给杨吉尔汗当保安,人家才能提供伙食住宿。
如此一来,可苦了布哈拉汗国的主将沙鲁赫。
沙鲁赫和阿拉木图城那些将军、埃米尔们素无瓜葛,惠远一战,布哈拉军损失最多,手底下的骑兵跑的也最快。
如今,沙鲁赫手里只剩下两千多号人了,加上大战时关键时刻跑路,各国的那些宿将根本就瞧不起他!
划防区的时候,这些趾高气扬的将军们把沙鲁赫推来搡去,谁也不愿意搭理他。
沙鲁赫在阿拉木图城里如同一条丧家犬,无处扎营,受尽了白眼。
不过,这家伙倒也有几分骨气,一怒之下带着手下两千多号人马,冲到了联军统帅戈洛文的辕门前鼓噪起来。
戈洛文打了败仗,又被龙武军骑兵追了一路,正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时候,一听辕门们喊声震天,以为明军又追来了,吓得跳上战马就要逃跑。
幸亏俄军主将哈巴罗夫还算镇定,拦住了老领导戈洛文,这才没闹出笑话来。
戈洛文派人到辕门一问,这才知道这沙鲁赫是莽夫想要一块防区,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命沙鲁赫所部驻守北门。
防区是一块安身立命的地盘,戈洛文将北门划了他,沙鲁赫大喜过望,匆忙带着人马前去接管。
结果一到北门,他才明白,自己上了戈洛文那狗日的当了!
因为北门是俄军的地盘,也是哈巴罗夫负责的!
当初攻下绥定城的庆功宴上,哈巴罗夫因敬酒问题,与沙鲁赫发生了剧烈冲突,险些闹出人命来。
最后统帅戈洛文又是道歉又是扇部下耳光的,这才平息了乱子。
哈巴罗夫被沙鲁赫当众扫了面子,又挨了老领导的巴掌,这笔账可是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沙鲁赫到了他的地盘上,还有好果子吃?
所以,哈巴罗夫第一天就开始找茬了,他将沙鲁赫的人马布置在北门外的一座堡垒中,自己的俄军则驻守北门。
北门是沙鲁赫所部粮草供应的唯一通道,如此一来,哈巴罗夫就轻而易举地掐断了沙鲁赫的后勤补给。
自古以来,掌握后勤的都是大爷,崇祯朝时,文官控制明军的后勤部给,一个小小六七品的文官,都敢冲着二品总兵吆三喝五的,足见命门被控的悲催。
沙鲁赫所部愉快的玩耍了三天,然后发现断粮了,他派人去找哈巴罗夫要粮。
哈巴罗夫表面答应的好好的,说马上送粮,可等两天了还没动静。
沙鲁赫知道是哈巴罗夫在捣鬼,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派出人马在阿拉木图附近筹粮。
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線上看-第1170章 自相殘殺看書
然而戈洛文早已下令坚壁清野,阿拉木图城外五十里的牧民都跑了个精光,一头牛羊、一粒粮食也没有!
部队没粮,别说打仗了,没发生营啸就不错了,散伙是基本操作。
沙鲁赫自然不愿当光杆司令,光溜溜的回国,而且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竟当场带着人马偷袭了俄军的粮库,不仅把粮库的粮食全都搬进了自己的营地,连守卫粮库的俄军哨队都被捆起来打包扔进了粮库。
哈巴罗夫闻言,勃然大怒,命令俄军包围沙鲁赫的驻地,言辞限令沙鲁赫半个时辰之内,交出袭击粮库的营官,斩首示众!
沙鲁赫有了粮,精神也足了,不但不鸟哈巴罗夫,还命令布哈拉军进入临战状态,枪口对准俄军,一副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的态度。
哪知,半个时辰后,哈巴罗夫果然言而有信动真格的了,俄军仗着人多势众,向城外布哈拉军的营地发动进攻,沙鲁赫则是毫不客气的下令还击。
双方干了小半天,结果以步军为主的俄军,完全不是骑兵为主的布哈拉军对手,丢下百十具尸体后,剩下的全逃回了阿拉木图城。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70章 自相殘殺看書
哈巴罗夫的俄军向来以酣战闻名,可那要看他们的对手是谁,以步军去打人家骑兵,还是在宽阔的城外,不是作死吗?
其实,布哈拉军的训练水平和战斗力也不怎么样,然而,短腿的俄军硬是拿能跑能溜的布哈拉军一点办法都没有。
哈巴罗夫见强攻不行,跑到老领导戈洛文那里恶人先告状,说沙鲁赫率部攻击俄军,是对沙俄的挑衅!往小了说,也是攻击友军,违背了四国君主临时定下的国际原则!
哈巴罗夫要求戈洛文以联军统帅的名义,逮捕沙鲁赫,就地正法!
听闻此事,戈洛文头大不已,明军还没追来,这帮家伙就开始自相残杀了!
在这件事上,戈洛文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虽然对沙鲁赫一向没有好感,但这件事,完全是哈巴罗夫自作自受!
戈洛文还指着沙鲁赫这个莽夫替他守着阿拉木图,因此,他玩起了和稀泥的把戏,先是派人申斥了沙鲁赫几句,然后声称这是一场误会,希望双方同舟共济,团结抗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