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26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笔趣-第137章 七十年代農村四大件看書-ipeob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妈,我现在真没事,好着呢。”
李栋无奈,这个老三哪里得到的信啊,你看看,这又是离婚又是辞职能不把咱妈吓到了。
好说歹说,还是不放心,这不派着老三和小姨家的成成来给小娟送酱豆,这事咋整啊。
“票都买好了,啥高铁票,几号来着?”
好家伙,票都买好了李栋能咋整,劝不了啊。
“行,妈,我知道,我一会问老三。”
这事闹的挂了电话,李栋无奈了,发个微信问了下老三,这周末过来。
这事闹的,李栋心说得收拾收拾回头两人总不能住外边吧,老屋里现在只有一张床,还得买床,买被子啥的。
“周末还有几天,中间去一趟78年,我妈爱吃猪肉,肥肉又吃着不行,那就弄点野猪肉,这个脂肪少。”李栋合计,还得弄几瓶好酒,小姨夫爱喝酒,成成来带几瓶好酒。
甘露,牧童都不错,百多块钱,不高不低,太贵了估摸舍不得喝,太便宜喝着对身体不好。“黄精也给带一些,泡酒,还得给爸带点烟。”
虽说上了点年纪不爱抽,可最近听说爱派烟了,至少弄两条金皖。
“得,先不想这些事了。”
还有几天才过来,李栋打算先搞好78年要买的东西,李栋合计一下,韩卫国结婚需要的东西,写了一单子。
蛇蠍太後之夫君妖嬈 我非主角
“暖水壶一对,碗碟各四个。”
李栋想了想上次高为民结婚时屋里有啥。“大镜子要有一个,梳子,对了,自己最近咋给忘记,化学梳子现在的塑料梳子,供销社卖三毛五呢,结婚肯定要一对,还有篦子,小镜子也要有。”
“还有啥啊?”
李栋回忆。“头油,桂花油,肯定要瓶装,散装的不上台面。”
“再有雪花膏。”
“香皂两块,化学香皂盒子。”李栋在百货大楼见过,一块多钱一个,真是吓人了,按着后世说法那就是塑料盒子,一块多钱。
不过那年代叫化学盒子,高大上的很呢,农村少见,全给配上,两个。
“这下卫国可要得意了。”
“再有茶壶一套,茶盘子,瓷缸子两个,尿壶,怎么说也得给农村婚礼标准配置都给弄上了,脸盆,痰盂,暖水壶,外加手电筒七十年代结婚四大件。”
李栋打算全给配齐了,咋说不能丢了韩庄的脸面。
算算东西还真不少,李栋想想差不多了。“塑料梳子,不,化学梳子得多带点,元旦结婚的多,这玩意好卖,得红色,还有化学香皂盒子。”
淘宝就有,先一样来一百,李栋下了单子,其他的回头去东街淘买,还的买一些红纸,红布,再有就是韩卫国的衣服,中山装,还得配上一皮鞋。
高敏这边得买一个红棉袄,好看,带扣的黑色布鞋正好当婚鞋,东西不老少啊。
得,李栋一合计,这次带的东西还真不少,唉,不知道卫国家要不要自行车啊,算了,不能提高彩礼,自己可不能当这个恶人。
乡下农村结婚一百五十标准,李栋觉着就挺好,要知道六十年代十多块钱就够了,现在涨了不少,不是卖猪,再说猪才四毛多一斤呢。
“还得带些猪肉。”
李栋一想吃的也要不少,好一些东西,喜糖,点心,对了,你看我这脑子。“还要带酒,没酒票想买点酒都难。”二锅头带一箱子,别的酒瓶子怪的很,要不用啤酒瓶装一箱散酒。
塑料壶当时好像不常见,不行带一坛高粱酒过去。
韩庄喝散酒属于正常操作,李栋最终还是犹豫了,二锅头吧,最多把商标扣光瓶子,这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正琢磨这事,手机响了。“佳佳。”
“姐夫明天你过来吗?”
李栋一拍额头,咋给这事忘记了。“肯定要过去的,生日礼物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我就知道姐夫不会忘记了。”
高佳佳笑说道。“那你早点过来,我妈说做糖饼子。”
“行。”
糖饼子,这是李栋过生日最喜欢吃的,开始高兰学着做可是不过关,没想到丈母娘做的糖饼子更好,这不几乎年年李栋过生日张凤琴都做,慢慢其他人过生日也做了。
糖饼子说着简单,和了面发酵了,里边加红糖,外边裹上芝麻,烙的圆鼓鼓的,一口下去糖稀流出来,芝麻香满口,饼子外酥脆里糖蜜。
类似烧饼又有些不同,尤其是面要经过一夜发酵,平时不太做的嫌繁琐。
“正好,明天进城去一趟东街。”
老三和成成过来这床在淘宝订了,可被子啥的肯定要去超市买,再有韩卫国得结婚用品,有些淘宝不定买的到,还得去一趟东街。
第二天一早,李栋装了一些山货,早上张凤琴给自己打电话说,几个老姐妹要一些蘑菇,猴头菇,木耳,还有几家要甲鱼和黄鳝的。
“猴头菇也不多了。”
李栋瞅瞅。“甲鱼没几只了,还有黄鳝也没几条了,回头老三和成成过来,正好带些鲜活回去,快递寄送不方便人带着倒是行最多坐汽车,看来得回78年多带一些回来。”
收拾妥当,李栋交代一番韩卫山,今天没老客预订,来钓鱼,鱼的价格都有,再有来体验的游客,这些游客不需要特意招呼,只要注意不要伤到自己就行了。
虽说有提示牌,可游玩的这些小年轻,有些时候不注意,甚至还有一些小年轻在女孩子们面前逞能。
“卫山叔,水库那边下午要喂一次,家里动物我都喂了,大圣我带着了,小花这边添些水就好,顺眼照看一下别给人捉跑了。”野小子根本不用理会,这家伙天天跑山里,李栋真怕那天它被别人吃了鸡腿。
“你放心吧,我照看着呢。”
李栋把邮票,小套第三版人民币纪念册子装进背包出了门发动车子,车子出了农庄路上遇到几个老人,李栋打了招呼,没曾想大家还都挺热情回应。
“去市里啊?”
“是啊,去看看闺女。”
閃婚獨寵,總裁寵妻無下限
车子出了韩家村,李栋心说村民还是挺热情淳朴的嘛。
车子走的不快,一路没超四十老司机就是这么稳,至于绿灯五秒内不过这算是错嘛,肯定不算啊,十秒以上不过那才是憨憨,十秒内不过那是稳当。
李栋看看绿灯还剩八秒,那啥赶紧停下来,刹车,咱就不是抢那七秒八秒的人。至于后面喇叭声,可能是按错了,李栋等着绿灯变成红灯,空挡,等着。
三十秒绿灯就比较舒服,慢悠悠启动,身后车子嗖的一声超了,李栋心说,县道不知道不能超四十嘛,现代社会这些人的素质啊。
“姐夫,你到了没?”
“停车呢。”
倒车入库,咋就这么难呢,李栋倒腾半天,总算停好了,市里不如自己农庄,车位搞的都太抠搜,这不车子大,占了两个车位正常发挥。
“谢谢你啊。”
李栋接过钥匙,好长时间不开车了,车技生疏了,要不这样的车位,自己分分钟就停好了。
“不客气。”
小伙把李栋的车子停靠好,心说,我容易嘛,我开一Polo还要给帕萨特停车,你说说,还有天理嘛。
邪魅舞夜–街舞女孩 淡墨菲痕
李栋提着蛇皮袋,上了楼。“好香啊。”
“刚上锅烙了。”
“栋子来了。”
张凤琴几个老姐妹都在,好家伙都盯着自己蛇皮袋,行吧,东西掏出来,全是上好的东西。
“李栋啊,上次黄精还有吗?”
“还有点,你要的话我下次给你捎来。”
“那敢情好,我再要几根泡酒。”
“行。”
“王姨,这是你要的黄鳝一共三斤,还有甲鱼一斤三两。”李枫甲鱼和黄鳝递给王阿姨。
“张姨,这是你要猴头菇。”
“刘姨,这是你要的野果干。”
李栋想起来带着冬笋。“这几天搞了点冬笋,挺不错,刘姨,王姨,张姨送些给你们尝尝,不多,别嫌弃。”
“这孩子,那谢谢了。”
冬笋啊,倒是几人想买一些。
“等回头我去问问,冬笋咱们这边还没有是我一朋友那边的。”
誘寵,毒醫太子妃 冰河紅葉
“回头弄到了,你给你妈说一声,我们买些。”
“行啊。”
“张大姐,我们回去了。”
“咋走了啊,吃个糖饼子。”
祖神 劉義傑
“家里还等着做饭呢,走了。”
几人走了李栋手里多了二千来块钱,东西都不便宜。
张凤琴招呼一声就回厨房了,饼子还烙着呢。“佳佳,爸呢?”
“去拿蛋糕了。”
高佳佳逗弄着大圣,大圣盯着电视里,这货喜欢看动画片,不太想理会高佳佳,女人烦人。
“哦,静怡快放学了,我去接一下。”
学校离着不远,李栋带上两个甜饼子,还有被骚扰的不耐其烦的大圣来到实验小学。
“爸爸?”
李静怡惊喜发现李栋带着大圣来接着自己欢呼一声抱住大圣,李栋苦笑收回手还当闺女要给自己一个抱抱呢。
如果你的心曾經悲傷七次 文染
“猴子啊。”
“是大圣。”
李静怡班的小朋友和大圣都熟悉,一群小家伙欢喜坏了。“爸,你咋来,还把大圣带来了?”
“来给你小姨过生日。”
“别给它太多糖了,前两天都积食了。”
“嘻嘻大圣还是这么好玩。”
瞿莹莹逗弄大圣,一路牵着大圣爪子,路上不知道多少人看瞅着实在这猴子太好玩,穿着马甲皮裙,柚子爪子牵着一下叫姑娘。
不时有小朋友,指着大圣喊着。“猴,猴。”
李栋不敢多待,不定那个好心人打了电话给城管,或是警察。“莹莹,再见。”
“静怡,我一会去你家做作业。”
瞿莹莹不舍的看着大圣。
“大圣走咯。”
现在大圣属于自己了,李静怡笑嘻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