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mvc火熱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134章:先拆哪裏好呢?熱推-itl5n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在《云中君·钢铁之梦》发布之后,严哲涛就像是一个期盼的老母亲一样,盯着这部MV的成绩。
而他的助理,各部门的工作人员们,也在第一时间向他报告各种喜讯。
“严总,小白的MV把云村的服务器挤塌了!”
“严总,微博卡得快崩溃了,现在基本上刷新不动了。”
極品王妃
“严总,网上已经开始有营销号分析MV和咱们的大C了!”
“严总,东南亚几个国家,MV的排行榜已经第一了!”
“严总,这首歌在韩国已经冲上话题榜第一了!”
“严总,这首MV在日本也霸榜了……”
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工作人员的汇报,严哲涛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哎呀,快点风靡全球吧,越火越好,越火越牛逼啊!
笑着笑着,严哲涛突然顿住了,然后开始自我怀疑。
腹黑女帝很任性
我在开心个啥?
帝少的溫柔陷阱
我特么的真是一个飞企的老总吗?
怎么感觉我是一个娱乐圈的老总呢?我这么关心小白的成绩,怎么感觉比郝总操的心还多呢?
而大概一天之后,这首歌的利好开始显现出来了。
助理跑进来,一个又一个喜讯的汇报:
“严总,越南航空打电话来询价了!”
“严总,泰国皇雀航空来询价了!”
“严总,亚洲航空也来询价了……”
严哲涛被汇报得心痒痒的,连连问道:“意向如何?有下订单的吗?”
“呃……”助理有点讪讪道,“这个倒是没有,大部分都是来询价的,毕竟现在没几家公司有钱买大飞机了……”
“哦哦哦,也对也对。”严哲涛抹了抹自己的脑袋,叹息着摇头,很是自嘲,“看我都傻了。”
现在航空业寒冬,百分之八九十的飞机,都被丢在机库里落灰呢,谁会买新飞机?
小白再厉害,也不可能让航司们变出钱来啊!
不过,有了这种询价,意味着一旦航空市场复苏,会有很多人把大C列为采购对象之一,至少是考察对象之一。
“严总,这些询价的人,很多都刻意询问了一下维护成本、维修费用之类的……”助理又说了一句,“看起来真的是很有意向啊。”
“嗯,只要他们问,那就是有戏!”严哲涛连连点头,“就怕连问都没人问!”
大飞机这种东西,不管飞还是不飞,保养是必不可少的,从制造出来开始,它就在拼命折旧,只能通过不断的维护来对抗折旧,维护费用超高。
一架飞机的售价和它的使用费用比起来,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很多航司,不得不把自己的飞机停在沙漠里,借用沙漠干燥的环境,可以减少一部分维护保养,却远远无法完全取代维护。
而这个时候,维护成本的重要性就直线飙升,几乎所有的航司,都已经习惯了被两大飞企勒索式的维护,伺候他们天价的工程师。
或许大C,可以凭借自己优秀的服务和敬业勤劳的工程师,在市场中搏杀出来。
听到严哲涛这么说,助理嘿嘿笑道:“从昨天开始到现在的询价,已经比咱们今年以来参加好几次航展接到的询价加起来还多了……”
娶妻需搖號
严哲涛想到那门可罗雀的航展,不知道是该叹气好,还是该开心好。
行业不景气,航展人也少了很多。
更何况大C还没能打开国际市场,每次去航展,都是赔钱赚吆喝,关注度不少,销售额几乎为零。
这还不算,今年以来,更是连吆喝都没有了。
这几次航展,工作人员都比游客多十倍,为了抢一个游客,都能打破头你能信。
上次韩国航展是人最多的,但基本上全被科林飞行抢了风头,其他人全是陪跑了,航飞集团也不例外。
没办法,“云中君”风头无两啊!
早知道,当时就该请小白去展台转一转啊……至少曝光量、关注度是绝对少不了的……
这一天,严哲涛都在一种不真实的幸福之中度过的。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助理又跑了进来:
“严总,严总,卖出去了,卖出去了!”
“啥?啥卖出去了?咱们大C卖出去了吗?几架?”
“不,不是大C,是直升机卖出去了两架……”助理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笑。
“那也行啊……”严哲涛道,看,这才第一天,就这种效果了。
再过几天,那不是订单纷至沓来,把门槛都踩断了?
过了一会儿,助理又跑来了:“严总严总……”
“又卖出去啥了?”严哲涛慌忙站起来问道。
“小白来了,说要来拆大C……”
嗖一声,严哲涛钻桌底了。
“告诉他我不在!”
“呃,好像有点来不及了。”
助理转身,已经看到谷小白迈着大长腿,像是发着光一样,从远方大步走过来。
……
夜晚,一座机库里,交代完了谷小白所有的注意事项,严哲涛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机库。
我的純情總裁老婆 夜男子
在机库里,是一艘还在总装过程中的大C,还处于半成品的状态。
现在的航飞集团,也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生产大C,还在摸索优化流程阶段,这里就是其中的一处生产线。
离开之前,还不忘叮嘱何世松:“老何,你看紧点小白,他想看哪里,你就拆哪里,一架飞机不重要,关键是千万别让小白受伤了……这些机器器械之类的,还是很危险的……”
话虽这么说,但何世松却是完全可以听出来,他那浓浓的违心味道。
差点就直接说出来了:“老何啊,一定要保护好咱们的大C啊!”
也难怪他那么担心,这么一架大C,价值3亿多人民币。
“嗨,你担心啥,不就是5000美刀吗?拆坏了你以为人家小白赔不起咋滴。”何世松吐槽道。
人家小白刚刚花好几亿美刀买了个航司好不好!
“对哦,真拆坏了,打包卖给小白,让他回去随便拆,就当又卖出去了一架大C,嘿嘿嘿嘿嘿……”
看严哲涛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何世松觉得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这些玩商业的,心都脏!
太脏了!
打发走了严哲涛,何世松转过身来问谷小白:“小白,你打算先拆哪里?”
然后他就听到自己右肩位置有人在说话:“对啊,先拆哪里呢?”
何世松向右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白发皓首的老人站在他肩膀后面,两眼闪闪发亮。
咦,这不是上次要用鞋底打死小白的那个老人吗?
他啥时候来的?
“果然哪里都想拆啊。”左肩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何世松又向左一转,就看到一个面容黧黑的青年,在摩拳擦掌。
等等,你们哪里来的?
奇怪的可疑人物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