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 ptt-598.全線出擊(請寶貝投票)看書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彩都市小說 妖魔哪裏走 ptt-598.全線出擊(請寶貝投票)看書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看着这些人,王七麟表示并不意外。
刘寿的寿命与亡命山涧的移谶阵有关。
祯王府和九黎峒都知道亡命山涧的具体位置。
明面上刘寿又是被黎贪山狼给绑走了,所以祯王府肯定会来亡命山涧看看。
毕竟这里是个与刘寿和九黎峒方面都有关系的地方。
这也是王七麟先前留下绥绥娘子和青凫们,然后告诉他们说一旦有意外发生可以赶紧逃跑的原因。
他做好了遭受两面夹击的准备:如果这是亡命山涧,祯王或者九黎峒方面会在这里埋伏下人手,这样当他们深入山洞后,后路可能会被人堵上。
结果最终夹击未至,这还让他吃惊了一下,以为祯王府和九黎峒方面实在是大意了,竟然没想到会有人来亡命山涧。
真正的结果是祯王府确实在亡命山涧四周部署了一批人手,王七麟一行进入山洞后,这些人便下手准备堵洞口埋伏众人。
然后他们和绥绥娘子、青凫们相遇了……
青凫的老大胖四五挠着后脑勺说:“我们一看来者不善,本来想去兵分两路——放迅雷去给你们告警,然后我们跑路。”
“但是!”
他满怀敬畏的看向绥绥娘子。
其他青凫更是对她毕恭毕敬。
剩下的话不用说,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都明白。
他知道绥绥娘子很厉害,可是却以为有黑豆这个小拖油瓶在,她应当只能是带着黑豆脱身,却没想到这带着拖油瓶都能把人给拿下!
绥绥娘子却表示风轻云淡,说道:“一群废物罢了,如果祯王安排高手守卫在这里,咱们还真是要遇上麻烦呢。”
听到这话,本来被青藤绑着垂头丧气的一行人愤怒的抬起头瞪着她,更有人破口大骂:“婊……”
绥绥娘子毫不留情的一踢脚将一块石头踢出,这石头一闪而逝,开口骂娘的汉子眼睛一翻往后仰头软塌塌的倒在了墙上。
嘴巴大张,石头估计镶嵌在他后脑勺上了。
其他人噤若寒蝉!
这娘们好狠的手段!好凶残的心!
王七麟一看这些人都不是九黎峒人打扮,就知道这全是祯王府的人了。
见此他松了口气:
毫无疑问他的计划成功了,祯王府和九黎峒方面离心离德了,双方不再完全信任,所以祯王才会单独派人来守着这山涧入口。
如果守卫这入口的既有祯王府门客又有九黎峒高手,那就很麻烦了,这意味着双方依然信任,并且会怀疑观风卫——
因为他们当前共同的敌人就是观风卫。
王七麟看着祯王府这些人思索了一阵,他对谢蛤蟆和徐大招招手说道:“大家都过来,现在情况不是很妙,咱们得赶紧推进一下行动了。”
“时间优势不在咱们这边,咱们要以空间换取时间!”
徐大一怔:“七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人也没理解他的话,但纷纷表示这话说的很有水平,虽然听不懂却能听出它是个很厉害的计划。
王七麟微微一笑,他理解了谢蛤蟆平时装逼的心情,众人看向自己的敬仰目光让他心里暗爽。
他进一步解释道:“首先,现在祯王与九黎峒互相怀疑了,他们不再是铁板一块。”
“其次,刘寿身上的移谶术已破,他还能活着,却命不久矣。”
“再次,祯王府将人手安排过来,他们肯定要定期进行联络。”
“可是大家得明白,祯王府和九黎峒有共同利益,双方只是出现了矛盾,其实还是想要解除矛盾继续合作,双方现在一定在想办法解决矛盾。”
“所以现实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祯王府和九黎峒发现黎贪山狼绑架刘寿的事有问题,或者刘寿死亡,或者祯王府发现他们安排在这里看守山涧的人没了消息,他们会怎么做?”
徐大说道:“他们会更加的互相怀疑吧?黎贪山狼绑走刘寿的事是板上钉钉、证据确凿的,而山涧又在九黎峒地盘上,一旦山涧出问题,他们不应当去怀疑九黎峒吗?”
王七麟没想到这货还挺有脑子,说的挺有道理。
但他脑子转的更快,继续分析道:“你说的这是一个可能,却还有其他可能。”
“比如祯王府和九黎峒会找出刘寿失踪过程中的漏洞,然后怀疑到咱们身上。”
“总之,咱们要赶紧将局势搅乱!”
他开始下命令:“黎廉十二寨对咱们进行拦路卖丧,威胁、敲诈朝廷命官,这是重罪,咱们立马对他们寨子进行猛攻,击垮他们!”
“对锦官城和祯王府方面,咱们可以拿追击黎贪山狼为借口,就说追着黎贪山狼来到这里,发现黎廉十二寨有问题,所以对他们出手了。”
“这事不光咱们要出手,还要把大黑峒拉上!去告诉仡僚猖,让他准备对九黎峒展开反击,咱们出手帮他们拿下前线这些地盘!”
“再通知小奴逻,告诉她,祯王、九黎峒与正在肆虐五诏境内的拜圣火教有见不得人的联系,使团就是拜圣火教给谋害的!”
他将一道道指令发布出去,将计划迅速安排开来。
九黎峒一直对大黑峒欺压有加,不久之前更是控制着屠杀了红黑瞳寨,大黑峒肯定已经密谋对九黎峒进行报复了,王七麟相信仡僚猖那边会配合自己行动。
他需要这个行动,大黑峒一旦对九黎峒开战,那局势就会混乱。
祯王经略锦官城已久,观风卫要对付他必须得拿到证据然后趁乱去直捣黄龙!
他下达多条命令,让青凫们赶紧送去。
青凫快递,使命必达。物流领航,情深意长。
他的预料不错,仡僚猖得到他的消息后立马响应,说他立马安排人手过来接收黎廉十二寨。
九黎峒对大黑峒压迫已久,大黑峒早就伺机想要反击了。
但两个峒平日里纷争不断,所以寨子修建的如同堡垒,任何一方想要攻破一个寨子都不容易,当初红黑瞳寨出事那是内部有反贼帮衬,否则九黎峒想要拿下红黑瞳寨也是很难的事。
所以大黑峒虽然想要反击,却不敢贸然动手。
两个峒毕竟终究只是山里土著,可不是大国小国,他们拥有的资源和人员力量都是有限的,绝不能平白无故的浪费。
观风卫既然要主动帮他们拿下一个寨子,仡僚猖哪有拒绝的道理?
最主要的是红黑瞳寨的遭遇已经传遍大黑峒,大黑峒内部群情激奋、上下斗志昂扬,都在等待着七圣带领他们进行复仇,仡僚猖是有压力的。
王七麟这是主动帮他分担压力,他立马安排人手死守山寨,自己带队亲征,带着一群汉子浩浩荡荡杀来。
仡僚猖出发,观风卫便不必等待了,他们直接动手去突破黎廉十二寨。
这座寨子是修建在一座险山上,只有两条山路进出,山峦叠嶂,山石参差,难以接力攀爬。
但对高手来说这都不是问题——辰微月直接是飞上去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经过一夜折腾,黎廉十二寨上下人心浮动,许多人在讨论梦里接到的先祖口谕,他们认为先祖托梦不是好事,肯定有什么噩兆。
寨主和一些骨干人员更是忧心忡忡,他们见识广博,通过棺中老尸、昨夜诡梦和黎廉明杰的遭遇判断出寨子遇到强敌了。
可偏偏他们派出去联系主家的信差迟迟未归,这让他们心里颇为担忧。
辰微月飞身而起,山寨上小心翼翼的卫兵立马吹响牛角:“呜呜……”
窃天记
白猿公对巫巫说道:“丫头,他们在呼唤你呢。”
巫巫甜甜一笑,说道:“那我这就放蛊虫去找他们。”
王七麟对她说道:“巫巫,你不必动用触蛮氏,咱们一波流冲垮这山寨就行了。”
九黎峒是战斗民族,从上古时期他们祖先就与黄帝争斗,后来与历朝历代的皇朝争斗,更与山中各部族争斗。
战斗号角声响起,本来忧心忡忡的峒民顿时抛弃乱七八糟的想法,全员出动,有条不紊。
王七麟踏着台阶往上走,他刚走到半截,山寨大门顶上的岗哨冒出个脑袋来:
“阁下何人?为何不经允许要进我山寨?”
王七麟是体面人,他喜欢先礼后兵,而且秉性纯良,信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事准则。
于是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本官乃是听天监观风卫卫首王七麟,追寻你九黎峒黎贪山狼绑架祯王三郡王刘寿之事来到你们山寨,请开寨门接受我观风卫调查。”
听说他是听天监的官员,面目方正的寨主出面喝道:“原来是观风卫大人,我九黎峒与观风卫素来交好,与祯王更是关系极好,你说我们的大看护黎贪山狼绑架了三郡王?这绝不可能!”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你停下脚步,拿出你官印来,说,你是不是假冒的!”
旁边有青年认出他们身份,凑到寨主跟前低声道:“寨主,这伙人就是我们昨天拦截下来卖丧的,正是他们离开后,棺材里出现死尸!”
听到这话寨主眼神更是锋利,他厉声道:“来者止步,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驱鬼害我们山寨?”
王七麟拿出铜尉印扔起,辰微月一个高台跳水式俯冲飞快落下,抓住铜尉印飞窜到寨子门口展示给寨主。
但寨主以为他们发起攻击,便霸道的一挥手喝道:“妄闯我山门,杀无赦!”
寨门下半截拉开,有滚石和实木被推出门口,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滚落下来。
山寨石墙后的弓弩手同时弯弓出箭!
内部战功祠中,有一道道黑烟漂浮,汇聚在空中,成为阴云!
辰微月见此兜头一拳砸向寨门,寨主颇有修为,撕开衣服露出满身刺青发出鬼啸。
烈日之下,刺青扭曲,有一头斑斓黑虎从他身体中跃出,落地四肢踏地,威猛霸气飞身扑向辰微月。
辰微月铁拳正好砸下,斑斓黑虎主动迎击,被他一拳给敲得身影消散!
这让飞僵有些纳闷:它刚才是做什么?主动送人头?这算什么?上门服务?
王七麟外放罡风,利箭不能近身。
他挥臂甩出风水鱼,吼道:“攻击朝廷命官,罪同谋反!给他们点颜色瞅瞅!”
风水鱼在空中舞动小鱼翅,蛄蛹来蛄蛹去,终于趁乱飞过寨子。
这时候又有人滚出桐油桶,盖子打开,有火油顺着台阶流下。
山寨这是下血本了!
风水鱼张开嘴喷水,它嘴巴不大水流很汹涌,就跟一道瀑布凭空出现一般。
桐油被水流反冲,挥舞火把点火的山民顿时惨叫!
白猿公、沉一、舒宇一行人迅疾杀上去,青凫们化作奔马冲进山寨狂奔,他们身躯庞大、速度极快、爆发力极猛,九黎峒百姓彪悍但也不敢去阻拦奔马。
观风卫这种实力冲破个山寨实在是轻而易举,王七麟、徐大和谢蛤蟆都没有出手,山寨已经被攻陷!
实木做成的大门破碎,峒民彪悍,无论男女老少挥舞弯刀长枪迎面而来。
阴云之下,阴鬼尖叫连连,数十个阴鬼像阴兵过境般飞身而至,王七麟六剑齐出一剑一个小鬼鬼,全给轰死了!
山寨中的修士身先士卒,施展神通悍不畏死的率先冲杀。
王七麟对这些人毫不留情,既然他们不肯投降,那就以辣手镇压!
黎廉十二寨只是九黎峒几百个山寨村庄中的一个,所拥有的武力只能用来欺压百姓、劫掠商旅,在观风卫跟前不够看——
二十多个修士最高修为不过三品,连山公幽浮都打不过!
王七麟对挥舞屠刀这种事毫无兴趣,所以他擒贼先擒王,抓了寨主和几个看起来很有身份的主事人直接挂了起来,明明白白告诉峒民:
本官不是来屠寨的,但并不介意弄死你们这些人!
峒民骁勇凶残,可是并没有自毁倾向,一看无法抗击而且头头们都让人抓了,受到威胁之下只能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王七麟安排青凫将他们全给绑了起来,然后等待大黑峒人员到来。
黎廉十二寨在大黑峒和九黎峒冲突的前线位置,却不是最前线,大黑峒要抵达山寨还得穿过好几座寨子才行。
九黎峒的高手都在前面山寨坐镇,仡僚猖带人是费了两天功夫才杀到黎廉十二寨。
这真是浴血奋战,拿下黎廉十二寨后情况才好转,他们有了修整的地方。
九黎峒另有追兵在后,王七麟带观风卫前去给他们断后。
双方相遇,王七麟亮明身份将黎廉明杰等人给扔了出去,厉声道:“黎廉十二寨敲诈勒索朝廷命官,违反国法,人证物证具在,你们这是来干什么?”
这一队人马是追着仡僚猖所带领的大黑峒主力部队而来,人数众多,前面一群猛将身材魁梧、身披藤甲,当真是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一个如黎贪山勇一般脸上都有刺青的壮汉迈步走上来喝道:“你们听天监与我们九黎峒是朋友,今天的事与听天监无关,你们赶紧让开!”
王七麟面色阴翳,冷笑道:“号令朝廷命官给你们让开?请问你娘贵姓?你好大的脾气、好大的面子!”
又有人走上来厉声道:“我们九黎峒与听天监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次也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你们快快让开,我们是追着大黑峒的该死鬼而来,你们阻拦我们是什么道理?”
王七麟冷冷的说道:“这片土地是谁的?”
领头大汉却是不糊涂,他阴沉着脸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自然是当今汉人皇帝的土地。”
他不糊涂,队伍里头自然有糊涂的。
这些人之前与大黑峒主力进行过血战,早就杀昏了头,满心都是戾气。
九黎峒向来与朝廷和汉民不对付,有许多人闻声叫道:“什么汉人皇帝的土地,是我们九黎峒的土地!是九黎之祖打下的土地!”
“汉人狗官让路,否则连你一起杀!”
“杀杀杀!”
王七麟指向大汉说道:“威胁朝廷命官?你们是真想造反?”
队伍里头群情激奋,又有一支队伍攀山越岭从侧面赶来。
见此领头的刺脸大汉忍无可忍,对王七麟喝道:“听天监的官你听好,这不是你们汉人城池,不是在锦官城里头!”
“这山里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你们汉人官府可查不清楚,所以你若再阻挡在前,休怪我们九黎峒人心狠手辣!”
王七麟也大声喝道:“你们举兵于此是要造反吗?按照朝廷律令,你们若是与大黑峒有争端就去锦官城找官府秉公执法,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动用私刑?”
人群里头有呼啸的弯刀飞出,两把弯刀一前一后如铡刀一样砍向他脖子!
辰微月一步上前挥手捏住一把弯刀甩下,弯刀却中途飞起拐弯又劈向王七麟。
王七麟一声剑出,金翅鸟御开门剑劈向前方虚空。
一条纤细半透明的丝线断裂,弯刀像脱缰野狗打斜飞出斩入一棵槐树!
双方交锋速度极快,这就成了个信号,两队人马不约而同杀了上来。
漫山遍野,杀声震天!
王七麟勃然大怒,九黎峒这些人实在是目无王法,都是法外狂徒!
既然这样,那他就得给这些人开一个普法大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