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第五百九十一章 女的!我剛纔握到證據了讀書

Home / 其他小說 /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第五百九十一章 女的!我剛纔握到證據了讀書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雷切吗?”
再不斩嘴角一勾,似乎是在嘲讽。
“和你父亲木叶白牙的战斗不一样,和你的战斗简直像是过家家一样。只是这种程度的雷遁突刺术吗?没有足够的观察力做辅助,这样的进攻只不过是让自己陷入险境罢了。照你这个术这么看,那个白眼小子的眼睛也许更适合这个术呢。”
再不斩无情的嘲讽着卡卡西,作为从小就要严苛经历残酷的开始的再不斩来说,他的实战经验也比卡卡西要丰富很多。
卡卡西则是吐出一口气,作为天才,哪能只有这点能耐。
他缓缓说道:“呼,确实你说的没错,开发出这个术的时候,我的老师波风水门,也就是你口中的黄色闪光也告诉过我,这个术太容易被敌人利用弱点反击了。但是,我可不是会使用这么笨的作战方法的……”
他微微皱眉,闭上眼睛……
片刻后,睁开,眼睛里闪现一丝蓝紫色的光芒!
“咻咻”!
“呲呲呲”!!
卡卡西的全身,都覆盖起了雷电!
“这是……”
再不斩赫然吃了一惊,眼里倒映着夺目的电光火石。
卡卡西竟然将雷电附着于自己的全身,创造出了类似于雷电铠甲般的防御术!
“这可不是一般的防御,将雷切附着于其中,只要有接触的话,就可以感应我的雷切……也就是说,只要敌人对我进行反击,不仅我不会受到伤害,同时也就别想逃出我的雷切了……”
卡卡西一边说着,瞪圆了眼睛,朝着再不斩直冲而去!
……
而另外一边,佐助和鸣人也终于赶了过去。
达兹纳的身后,二人出现。
“达兹纳先生!”
佐助刚喊道,随后又一怔。
二人看见达兹纳正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迟迟没有力气站起身来。
鸣人走了过去,将达兹纳扶了起来。
“怎么回事?”
佐助问道,看来刚才的那一声惊叫是达兹纳被吓到了,并不是他被杀死了……
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起码他们的任务还不算失败!
然而,那边,一个戴着面具的忍者正和宁次对峙。
“宁次!是你救了达兹纳先生吗?”
佐助迎了过去。
宁次微微点头,道:“你们两个,任务的内容是让你们保护达兹纳,可不要随便中敌人的陷阱啊。”
宁次的话,让佐助一下子无地自容。
从上一次挑衅宁次被揍得满地找牙,这次任务又处处不如意、各种丢人,他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而见宁次这副冷漠状,鸣人却是怒意直上心头。
“喂!你这家伙……佐助可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才上去救你的!你怎么能这么说?”
看着宁次这股仗义的模样,宁次叹了口气,看来毫不理智和原来的世界是互通的,简直一模一样,很像鸣人会说出来的话。
宁次只默默道:“他才不会担心我,只是因为我是四代目火影的儿子,你们的任务不能失败的同时,也不能让我出事罢了。”
“你……”
“但是,你们现在却需要我来保护……只是你们错判了自己的实力,以为自己才是保护别人的那一方。其实不管对我还是对于卡卡西而言,你们两个才是需要被保护的累赘罢了。”
宁次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不让这两个人再做出那么不自量力的举动,必须得告诉他们真实的实力差距。
鸣人愤懑的被怼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内心早就已经快气炸了。
“木叶的白眼吗?的确是一双好眼睛呢……”
那边,那个带着面具的忍者,喃喃开口。
声音温婉而细腻,佐助听到后,诧异问道:“是个女的?”
“我是男的。”
面具里的白气鼓鼓的皱着眉,似乎是受到了侮辱一般。
而宁次听到这样,耸了耸肩,内心想到:白是男的女的,我还真不清楚!不如上去试试看?
“咻”!
想到这,宁次已然动手!
“喂!这家伙!”
鸣人有些不耐烦,不想让风头都被宁次给占了,但旁边的达兹纳却让他无比纠结。
佐助道:“我们还是好好听卡卡西老师的,在这里保护达兹纳先生吧!”
而那边,宁次的速度十分快,连白也未能反映过来。
他一只手沉下去,立即结印。
“喝”!
宁次一掌劈开,却劈在了白在自己手臂上凝结而起的冰遁。
“咔咔咔”!
冰碎裂开来!
白一怔:“力道这么大?”
宁次却是嘴角一勾,笑道:“没想到你的力量这么小,看来是哥哥我下手重了呢!”
“咻”!
白正想反驳什么,下一刻,宁次又出现在他的背后!
“这……是人的速度么?”
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和再不斩前辈说好的要来对付木叶村的忍者,自己只需要对付中忍水平的忍者,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种速度,已经是和再不斩同一个级别的了吧?
就算他因为擅长冰遁,靠着血继界限成为了雾隐村的特别上忍,但是论身法和速度而言,他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啊!
“滋滋滋滋”!
碎冰立即在白的后背凝结,看来是临时做了一层防御。
“白眼!”
宁次瞪圆白眼,看得很清楚。
关于这道冰遁的防御力程度,以及自己需要多少的力道来击碎她。
这个动作的精准度和角度……这一切,都能被白眼所观察并且预判到,因为宁次的白眼早就是顶级白眼了。
一切都能看穿,包括最强的能力,透视。
白的衣物之内……
宁次看得清清楚楚,嘴角一勾。
“背后的防御很脆弱呢!”宁次落地,一掌而去。
“绝不会让你得逞!”
谁知白一咬牙,整个人转过身来,前方早已凝结好结实的冰遁!
“故意让我误判么?”
宁次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居然假装难以防御,实则在前方准备好足以应对这次攻击的冰遁!
吸血鬼恋人 我就是我
宁次的掌力直直的击中在白胸前的冰遁之上,无法破除!
白正打算高兴,谁知宁次只轻哼一声,道:“只是厚一些罢了,大不了多消耗一点查克拉嘛……”
“蹭蹭”!
宁次的手如同打冰机一般,搅碎了那些冰遁,直直的朝着白而去。
白呆呆的看着眼前,看着自己的胸前,所有的冰早就被散发到了四处,只剩下宁次停留在上的手掌。
她微微一怔,飞速躲开。
宁次则是一转身,面对着白,背对着佐助和鸣人。
“怎么样了?”佐助和鸣人十分在意局势。
“果然,是女的啊……”宁次耸了耸肩,虽然她已经用白眼观察过了。
“什么?”鸣人有些不解。
宁次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道:“因为,我刚才已经握到证据了……嗯,手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