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ywk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頭狼 愛下-3963 交換推薦-wgort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听到林昆的暗示,我干咳两声道:“师父,您是指老熊的事情么?”
“老熊什么事?谁是老熊?没事少跟我扯马篮子昂,老子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林昆立即不耐烦训斥:“还有事没事,我这边忙着呢。”
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嘴:“在鹏城?”
“鹏什么城,我在羊城呢,就这样吧!”林昆貌似敷衍的念叨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我双手揉搓几下脸颊,颇为头疼的叹了口大气。
师父虽没明说什么,但一句“他在羊城”已经足够表露态度,对于帮助老熊逃离这件事情,他指定是不能同意的,甚至于他也不想让我过分介入,不然刚刚说话的口吻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背靠车座,我愤愤的咒骂:“这老王八蛋属实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要我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祭天得了。”车勇透过后视镜瞄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可以假装答应他,完事约个地方碰头,安排几个拿钱办事的亡命徒,旁人要是不放心,我就亲自操刀,反正你回头记得加钱就OK。”
“老熊混了半辈子的人情世故,这辈子阴死的魂估计都比我见过的人还多,这种伎俩套路不到他的。”我摆摆手道:“他敢找我帮忙,就说明肯定做足了准备,可能你刀子都还没扎进去,他安排的后手就得响。”
车勇拧着眉头筹码:“这特么的,老东西忒不是个人了吧,你说大家没仇没怨,他自己活不起就算了,因为点啥还非得拉几个垫背的。”
“嘿,正常。”我挺理解的苦笑:“就跟这人快要溺水身亡一样,你会管自己抓着的救命稻草到底是啥品种不?”
车勇眨巴眼睛看向我:“那接下来你准备咋办?”
“抓老熊的软肋!”我横着脸道:“只要知道他在意什么,咱就可以拿什么交换,得了,先去见见李响,同位一殿之臣,李响不可能跟老熊没有半点瓜葛,或许他了解的就是我需要的。”

血色河山 北國小生
四十多分钟后,福田区一家装修很有格调的欧式咖啡厅里,我慢条斯理的搅动面前的咖啡杯,一边托着下巴透过落地窗眺望车水马龙的街道,一边享受着阳光斜照在脸上的短暂安逸。
李响住在对面一片名为“典藏人家”的小区里,这会儿距离晌午十二点还有十几分钟,没意外的话,他应该正在下班的路上。
车勇坐在另外一张桌旁,百无聊赖的啃着店里免费提供的冰淇淋,含糊不清的嘟囔:“这家伙到底还来不来啊,麻痹的,都给我等困了,要不你再打电话催他一下子呗。”
“来是绝对来,不过估计得多少摆摆谱。”我笑呵呵的翻动着手机屏幕,浏览本地论坛最近一段时间的新闻,不过比较遗憾的是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我们和辉煌公司的报道,我想这方面的内容,可能应该被某些相关部门给屏蔽掉了。
“嗡嗡嗡..”
正闲扯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猛然震动,掏出来看到是居然是蛋蛋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什么事兄弟?”
因为“张星宇的葬礼”,长期生活在阿城的蛋蛋、谢天龙和天道齐齐回归,只不过我这段时间得装出很悲伤的样子,所以并没有跟他们太过接触,昨天的答谢宴也只是简单的沟通了几句,所以此刻看到蛋蛋的电话,我心里多少有点内疚。
“忙着不哥?”蛋蛋轻声道:“忙的话,我晚点再找你,不忙咱就聊几句。”
我微笑道:“眼下有点小事儿需要解决,你怎么了直说。”
近两年多的海外生活,把蛋蛋成功的锤炼成一名极其出色的商人,不论是说话口吻还是应变能力都无懈可击。
蛋蛋发出一声憨笑:“其实也没啥事,这趟回来一直都没来得及跟你好好亲近,连续被小伟、杨晖他们拉着出去喝了好几天,想着走之前陪你吃顿饭,不光是我的意思昂,龙哥和天道哥也全是这么想的,主要是龙哥。”
我利索的答应下来:“行啊,晚上吧,你们张罗地方,我直接带嘴过去,你哥这个人就烦被人问去哪吃、吃什么,你们多受累吧。”
“妥妥滴。”蛋蛋高高兴兴的接茬。
有时候哥们相处就是这么简单,你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价值,可能比你给一笔钱还要舒坦。
老早以前,齐叔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说过,跟兄弟交往是一门艺术,只要运用的合情合理,就可以事半功倍。
当然,我这点小伎俩肯定跟艺术俩字不挂钩,要真论起来跟人打交道,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恐怕就属连城最有段位,他身上自带着一股子不论何时何地都很容易让人产生信赖和好感的魅力。
“踏踏踏..”
挂断刚挂断,我就看到李响踩着皮鞋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对视一眼后,李响很绅士的朝我伸出手掌:“久等了,近期公务繁忙。”
“响哥日理万机,能抽空赴约,已经是我的荣幸。”我立即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站起身子。
最強狂仙
首席老公的腹黑嬌妻
等他坐下来之后,我俩有的没的开启胡扯模式,谁都没有再提及李凡和之前发生的任何不愉快,对我们这号人而言,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根本争论不出对错的过往上,还不如争分夺秒的多了解对方一点更有价值。
看火候差不多了,我轻声切入主题:“响哥,你和羊城的老熊熟悉么?”
“熟悉,相当的熟悉。”另我没想到的是李响居然没有半点遮掩,很爽快道:“来鹏城述职之前,我曾在羊城修整了大概一个多月,那期间老熊始终作陪,去年我这边有几个重要的港商投资,也是老熊帮我把的关,我俩应该能算得上忘年交,不过可惜,他最近好像出事了,朗哥应该知道吧?”
瞅他满脸诚挚的模样,我禁不住在心底暗骂一句狡猾,不过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点头:“知道,今天约响哥,说白了也是因为这事儿,实不相瞒,老熊找到我了,想让我帮他出境。”
原本我是琢磨着如何隐晦一点暗示李响给我提供一些关于老熊的秘辛,可看他这架势完全没打算藏着捂着,我也索性挑明话头:“响哥你也了解我,要说跟人干架、抢资源我擅长,可搞偷渡,我是真心没什么门道,鹏城是响哥的鹏城,要不..你受累忙活忙活?”
重生之二次包養
我的潜台词就是告诉他,我不乐意管老熊,可他总纠缠,如果李响能帮我最好,帮不到我的话,我就得琢磨着把他一道拉下水。
“我啊?”李响摸了摸鼻头,叹口气道:“实不相瞒兄弟,我也是爱莫能助,风声太紧不说,关键我根本没这方面的渠道。”
驚世攝政王:邪魅皇兄是紅妝 赤砂
他说罢这句话以后,我俩同时陷入沉默之中。
渣王作妃 淺淺的心
大妖尊
我低头“滋溜滋溜”抿了几口咖啡后,岔开话头:“响哥,李凡前段时间管我借了一笔钱,我没问他具体干什么用,因为在我看过,他就算手握金山也肯定无法与你抗衡,我这人嘴笨心实在,想表达的更简单,往后李凡找我借钱,我肯定还会借,但在借了之后一定会马上告诉你。”
李响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陡然闪过一抹精芒,停顿几秒钟后,他抬起脑袋,清了清嗓子道:“我在羊城住的那段时间,老熊曾介绍他一个生活秘书跟我认识,小秘书岁数不大很会来事,不过听说跟了他一年左右就辞职了,好像是回去生孩子,无巧不巧的是我一个朋友正好和那个小秘书住在同一座小区,朗哥如果想了解老熊生活上的问题,我觉得找那个小秘书应该最合适不过,毕竟她曾经照顾老熊的一日三餐,呵呵..你没听错,就是一日三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