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cvv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撿漏 愛下-4425看一出好戲-bwsf0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这件事,要拜托金先生实施。你的队伍威名,寰宇第一。”
“广先生遗言嘱托,义不容辞。”
手一挥,金家军们立刻行动起来下到冰封的连腊河开始凿冰,准备下河。
张百忍有些不理解金锋的行为。
这地方是交通要道,人来人往车辆众多,这么明打明的拿宝,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金锋的风格。
金锋点上烟,喝了一口滚烫的普洱:“拿宝之前,我先请你看一出好戏。”
稳重老成的张百忍面色微变,正要询问间,却是被两道强光打在脸上,眼睛瞬间致盲。
紧跟着,连腊河两边灯光爆盛。十数道炽亮的探照灯将金锋周围百米内照成白昼。
四架直升机突然从密林中急速拉升半空,四道圆形强光交叉而过,又在中间汇聚,将金锋等人照得纤毫毕现。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封冻的连腊河左右两岸雪地中杀出无数白衣特战,漫山遍野,不计其数!
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张百忍看得目瞪口呆,神魂出窍。一把抓住金锋抵达叫道:“快走!”
金锋面色从容淡定说道:“人家等了我们很久了。别辜负他们一番好意。”
冷魅死神獨占小甜心
张百忍心头一沉,暗叫坏事。
几分钟后,数百名特战将金锋等人包围,数百把枪支遥空指着金锋。似乎下一秒就要把金锋一行打成窟窿。
张百忍吓得汗毛倒竖。
“金锋,金先生。我的老朋友。又见面了。”
几辆大G开到金锋跟前,特战们自动闪出一条路。
一个身着貂毛大衣头戴貂毛帽的肥硕男子漫步进来,也带来了一股子的酒气。
男子手里套着褐色的鹿皮手套,脚下有些虚浮,看样子还喝了不少。
站到金锋三米之外,男子径自主动的脱下帽子向金锋致礼。
“没想到吧,金先生,咱们还能再见面。天都城特殊医院一别,已经是七百多个日夜。”
“我没有一天不想你。”
“这真是上帝的安排。不是吗?”
看到这个鼻子被冻得通红的高大男子,张百忍心头一凛,露出几许恐惧。
“是他!奥斯托夫!”
直升机螺旋桨卷起满天的飞雪,巨大的轰鸣声将男子激动的声音扯得变异。
金锋张着嘴笑了笑,轻声漫语回应对方。
眼前这个比金锋高了足足一个脑袋的肥硕男子,正是等同于王晙芃地位的大毛老总。
奥斯托夫。
这可是金锋的生死冤家和死对头。
当年这个人派出战机将金锋拦截到某处基地,要求金锋交代沙俄黄金和琥珀屋的下落。
当天晚上,奥斯托夫就被金锋狠狠收拾了一顿最后扔雪地里去。
没些日子金锋在汉斯国找到了琥珀屋,并对外宣布了消息。奥斯托夫和安德烈率领队伍去找金锋撕逼,结果金锋直接弄报废了一架直升机再宣布琥珀屋被烧。
不死心的奥斯托夫在金锋喝茶中毒最弱势的时候直接打上门来强行索要琥珀屋。
那一次,奥斯托夫的脸照样被金锋打得青肿。
两个人的恩怨由来已久!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次?”
直升机轰鸣下,金锋轻轻微微的话叫奥斯托夫无法听清。
金锋单手插袋皮笑肉不笑的又说了两句。
奥斯托夫有些烦躁,大声嚷嚷叫直升机滚蛋。
旁边的队长靠近奥斯托夫汇报情况,奥斯托夫却是浑不介意大刺刺叫道:“到了这份上,他还跑得了吗?”
足足过了两分半钟四下里终于恢复宁静。
奥斯托夫脱下右手手套在左手上不停抽打,晰白病态的脸上尽是阴鸷的嘲讽。
“现在,你可以自辩了。金先生。”
“我自辩?”
“我自辩什么?麻烦给我个提示。奥斯托夫先生。”
奥斯托夫昂头大笑:“你的脸皮都真是比长城还要厚。事到如今,你还想要耍无赖狡辩吗?”
“你曾经的勇气都被蚊子吃了吗?”
金锋垂着眼皮漠然说道:“借用你们民族的谚语,好话一句,冰雪消融。”
“上来就叫我自辩?我犯了贵国哪门子的法
“说来我听听。”
奥斯托夫依旧笑个不停,酒气漫空笑声更是如夜枭一般。
“死到临头还嘴硬?真是无可救药。”
“你竟然敢觊觎偷盗我们的黄金和白银。这个罪名,够不够大?”
此话一出,张百忍一颗心沉到谷底。
坏了!
消息走漏了!
把金锋连累了!
这回,怕是要请老总出面才能……
“你,说,我觊觎偷盗你们的黄金白银?”
“有点意思。”
“说下去!”
金锋笑盈盈开口,没有半点丝毫慌张,镇定如亘古不化的冈仁波齐。
神豪寧敗家 偷名
“还不想承认?”
踏歌入冬去 著
“真是个比棕熊还要顽冥不灵的家伙。”
“叶莲娜,你来告诉你的老同事,他犯了什么罪?”
站在奥斯托夫身后的一个女孩不情愿的走上前,面带尴尬看着金锋。
这是金锋昔日国际巡捕的同事,叶莲娜。和金锋关系还不错。
“金先生,我们怀疑你试图盗窃高尔察克宝藏。并且,我们都充分的证据。”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金锋清冷冷回应过去:“既然有证据就拿出来吧。”
“叶莲娜,你说,这条河下面就埋着高尔察克的黄金?”
“我今天就是来把他们挖出来的?”
叶莲娜点头不语,表示默认。
“别想狡辩了。金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再回来。也谢谢你,帮我们找到这批珍宝。”
“按照我们的律法,私人挖到宝藏,那是要上缴的。”
高中時光
“不过你是外国人,那就不能叫挖,而是叫偷!”
“人赃并获,数额巨大,按照我们的律法,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死刑二字又叫张百忍吓得不轻。
金锋咂咂嘴,视线打向奥斯托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人赃并获?”
“人,倒是有了。请问,脏呢?”
奥斯托夫高傲就像是一只公鸡,指着连腊河叫道:“当然就在下面。”
“别告诉我,你这么晚到这里来,只是看风景的吧。”
錯生愛
金锋抽着两声冷笑,漠然说道:“我若是告诉你,我真是来看风景的。你会怎么说?”
我的刁蠻老婆
奥斯托夫忍不住笑了。
“堂堂的医院骑士团退位国王竟然干出了世人不齿的偷盗行为,你的名声从今天,从这一秒开始,就臭了。”
“不过臭了没关系,你的余生就等着在西伯利亚渡过。”
说着,奥斯托夫阴测测叫道:“等你的判决下来,相信你的监狱已经修好。就在曾经溥仪待过的地方。”
“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那里。”
奥斯托夫脸上说不出的狰狞,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加重语气凶暴暴叫道:“借用你们民族的一句言语。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金先生,不怕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有多么的尊贵,但这掩盖不了你的罪恶滔滔。”
“今天,就是你认罪伏法的日子!”
金锋眼皮半垂,曼声说道:“谢谢你对我的提醒。我都记下了。包括你对我的诬蔑。我也记下了。”
“那就请吧!金先生。”
奥斯托夫大声说道:“你是曾经的国王,我们会给你相应的礼遇。但这掩盖不了你的罪恶。”
“我们会召开盛大的庭审会议,向全世界直播。让世人都看清楚你丑恶嘴脸。”
奥斯托夫一挥手,叶莲娜走到金锋跟前带着几许的痛色和不忍:“请跟我走。尊敬的金先生。我会一直陪着您。您会得到应有的待遇。”
重生最強妖獸
张百忍不由大急。却又无计可施。
“等下!”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捉奸捉双,拿贼拿赃。你说我试图偷窃你你们的黄金宝藏,那么,我再问一句。”
“贼赃在哪?”
“换句话说,请把贼赃起出来,让我无话可说死个明白。”
听到这话,叶莲娜吃惊看着金锋。奥斯托夫哈哈大笑,突然收敛笑容狠厉叫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上!”
“全程录像!”
随着奥斯托夫的号令下达,几十号特战立刻下到连腊河凿冰。
对方的准备非常周全,人员和装备一应俱全!
厚厚的冰块凿开,专业级的潜水员立刻下潜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