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3is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七百三十八章 《取經人》分享-u99zo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洞府。
此刻仙光层层环绕,从护山大阵到护洞大阵,再到密室暗藏的遮天法阵,已是尽数开启。
太乙真人还时不时探出头,看一两眼天空的异状。
那模样,仿佛一个不留神,道祖就会直接出现在他们身后。
“这不合理。”
玉鼎真人低声道了句,低头看着面前昏睡过去的哪吒,一根手指点在哪吒额头。
玉鼎自是看到了,哪吒心底浮现出的那些残破画面,那都是在陈塘关时,小哪吒与高级家丁‘王长安’相处的情形。
王长安自然就是李长寿当年用的马甲。
哪吒为何能想起这些?
道祖当年以天地本源之力修改的众生记忆,只有修为到达一定层次、凭借自身大道包裹的练气士,才可自行抵御。
或者像玉鼎真人帮太乙,多宝帮火灵那般,协力抵挡。
考虑到哪吒和杨戬在天庭做神,玉鼎真人当时并未护持这两个弟子,任由他们被道祖修改了关于李长寿的记忆。
哪吒忘了长安叔的存在,所缺被李靖填补;
杨戬也忘了太白金星真正的跟脚,记忆中有许多太白金星的影子,但认知却变成了——那不过是玉帝信使,是玉帝在安排这一切。
但几百年过去了,道祖封印的记忆,竟被哪吒打破……
玉鼎真人细细探查,又道:“这确实不太合理。”
“不,这很合理。”
太乙真人负手站在一旁,悠悠地道了句。
“为何?”
“随便说的,”太乙真人讪笑了声,“没事,就杠一下。”
玉鼎:……
“我在想,这会不会是什么算计。”
特戰揭秘:代號花刺 北疆雪狼
玉鼎叹了声,走回一旁的蒲团,盘腿入座、闭目凝思。
太乙真人凑到自己宝贝徒弟身旁,有样学样,手指点在哪吒额头,细细探查了一遍。
这位真人仔细想了想,又道:
“其实也说得过去。
哪吒这一世,最亲近的便是他长安叔,也可以说,他长安叔对他影响最深。
不过由此来看,那蓝色波纹并非是消减生灵记忆,而是封了这段印象。
或许,能寻到办法,恢复他有关‘长安叔’的完整记忆。”
玉鼎真人道:
“就怕又是算计,道祖想让阐教与天庭对立,打破老师永恒不败之运势,从而对老师出手。
如今天地间,准提身死,三师叔被囚禁于不知何处,大师伯被封印于紫霄宫中,圣母娘娘早已被天道钳制,接引圣人前些时日失势,已是退居洪荒舞台。
也只有咱们老师,如今安然无恙。”
杨戬道:“师父,弟子觉得,应当不会有这般算计。”
太乙真人笑叹:“怎么,你觉得天之上的那位存在,还怕为此丢脸?
咳……让哪吒恢复关于长安叔的记忆又能如何。
这天地终究已是这般模样,圣人大教退场、天庭崛起;其实,你们长安叔只是跟师祖的意见相左,这般局面是他们的共识。
既然已是这般,何必再生变化。”
玉鼎真人看了眼太乙,太乙对玉鼎挤了下眼。
稳一手,给天道演演戏,万一道祖正注视此地,也好多点生存的几率。
洪荒生存之道。
“那如何处置?”
玉鼎问:“是任由哪吒想起来,还是稳妥起见,将这部分记忆再次封住?”
“封住吧,”太乙真人目中带着几分不忍,很快就下定决心,“也只能封住了。”
玉鼎起身走到哪吒身侧,在哪吒额头轻轻点了几下,将哪吒灵台浮现的虚影温柔地驱离。
太乙真人有些欲言又止,目光略有些复杂。
一億元的處女之夜 苓菁
一旁杨戬略有些失落。
“师父、师伯,弟子觉得,这段记忆对我们而言无比重要。
这无关对错,无关天地格局,也无关大教之争,最起码应让我们知晓发生过何事、有过哪般争执。
是与非,对与错,总该有个说法。”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又说法又有什么用?”
太乙摇摇头,正色道:“并不能改变什么,也只是徒增困扰。”
杨戬目光清澈、表情平静,又道:
“可若是连这天地真面目为何都不知晓,又有何面目去说替天行道,有何面目去做什么天庭仙神。”
玉鼎真人注视着自己爱徒,温声道:“也好,为师与你说一些。”
太乙笑道:“我去再加几层阵法。”
“贫道来吧。”
天才萌寶貝:迷糊媽咪腹黑爹 穆藍
玉鼎淡然道了句,额头荡出一圈圈七彩斑斓的光波,将整个洞府都包裹在毫光中。
熟睡的哪吒砸了咂嘴,注定是听不到这些话语。
玉鼎真人道:
“杨戬,你比哪吒稳重许多,对你说这些事,你应当不会失控。
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身世与哪吒的‘长安叔’有很深的关联,你父母都算是他的记名弟子。
你玄功之所以如此强横,也是因‘长安叔’给了你诸多好处。
你现如今的记忆中,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没有被修改的,给你玄血、引你入天庭、灵山奉命护你的,都是太白金星,但并非玉帝的旨意。
他在天庭时,玉帝大多听他的。
在‘长安叔’执掌天庭神权的那些年,你、哪吒,甚至道门三教,都被他安排的喘不过气。
为师最钦佩的便是你长安叔。
是他,让你身上的变数消退,又给了你超过你原本上限的机缘。”
玉鼎整理了下思绪,继续道:
“其实弑圣者并不是赵公明夫妇,弑圣者,是赵公明与你们长安叔。
而那次弑圣,从根本上改变了洪荒的命途,以至于,后来的道祖不得不撕下之前伪装的虚伪面孔,直接降下天罚灭了截教,一力推动封神。
那场面颇为讽刺。
道祖在上古时口口声声说着,紫霄宫不现世间,到头来却依然忍不住露出狰狞面容。
这其实说明,‘长安叔’已快做成了要做之事,让道祖顾不得体面,直接出手打破他行事的节奏。”
太乙真人有些心虚地小声嘀咕:
“师弟,这般直接称呼道祖……没事吗?”
玉鼎真人道:“贫道修的是心,是天道无法触及之地,天道能推演三千大道,却无法推演芸芸众生之心。
便是凡人异想天开,也可构出一个个光怪陆离之天地。
天道有多少推算之力,也无法推算众生心底所想,他只能去强行给予念头、抹除念头,仅此罢了。”
太乙与杨戬同时点头。
这一刻,他们之间仿佛没了辈分代沟。
他们坐在乾元山的金光洞中,听玉鼎真人讲,那‘长安叔’的故事。
……
“嗯——”
灵山,万佛殿。
佛门之主静静端坐在宝座上,那数十丈高的金身散发着温和的光亮,在周遭木鱼声与诵经声的衬托中,显得格外庄严肃穆。
而在这金身最中央,类似于芥子乾坤处,有个小小的屋舍。
多宝道人此刻就坐在宝物堆中,计算着自己铸造这大金身花费了多少灵宝,想着今后该如何带领佛门走向兴胜。
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已经当教主有些年头,把灵山安排的井井有条,且佛祖的名声也在天地间越发响亮。
但总归,多少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多宝也不知,是大师伯的法力,还是天道的力量在时刻影响着他的道心,让他有时近乎于灭情绝性,只存道性。
应当是天道之力。
说白了,他多宝其实也只是一个‘灵宝人’,换其他人坐在这个位置,效果可能差一些,但也并非不能取代。
多宝苦笑了声,招来一面‘水凝仙兰镜’,看着镜中的自己。
宝相尊严,一头卷发,身型发福,耳垂变大。
“唉,”多宝叹了声。
着实不复当年潇洒。
紅樓之賈家大少 紫月紗依
也不知师尊现如今处境如何,各位活下来的师弟师妹在三千世界是否糟了灾厄。
他会配合、能答应来西方教夺权,其实也是老君许诺,会照看火灵他们……
多宝这些年一直在想,若自己能有长庚师弟一半的谋略,一半对大道的理解,或许也能多一个弑圣者,而不是西方教的‘偷家人’。
无趣。
此刻他在此地,法身动不得、本体更动不得,就如佛门的一个门面,也算是佛门如今的顶梁石。
如今圣人不出,人教玄都大师兄与长庚师弟离开了天地间,他多宝确实算是最强的几位高手之一,实力尚在那些老牌大能之上。
有他镇佛门场子,确实是不错的安排。
说到底,也是道祖根本没将他这个反天者放在眼里吧。
‘唉,长庚。’
多宝轻叹了声,刚想就此睡一会儿,却见两道身影自大殿之外联袂而来。
正是文殊与慈航两位‘师弟师妹’。
现如今,他们是负责教务的菩萨大士,也是如今洪荒之中声名渐起的名士。
多宝打起精神,催起法身,那数十丈高的金身光芒闪耀,双目缓缓半睁。
文殊与慈航入得殿中,略微打乱了侧旁僧侣敲木鱼的频率。
文殊低头行礼:“拜见佛祖。”
多宝缓声道:“何事?”
“佛祖,”文殊道,“如今五部洲之地已有诸多寺院,西牛贺洲更是寺院遍布,拜入我佛门下的生灵多不胜数。
而今佛门戒律延续自西方教,虽有增补,却已颇为不足。
我们拟下了佛门新戒律的章程,还请佛祖过目。”
言罢,文殊将一张卷轴缓缓推向多宝,落在法身掌心。
多宝道人看了几眼,觉得这些戒律虽多,但也不算什么坏事;若是能约束佛门弟子,今后天地间也可少些动乱。
他道:“就按大士之法推广。”
文殊笑道:“遵佛祖法旨。”
一旁慈航又道:“佛祖,而今南赡部洲虽有不少我佛门寺院,但这些寺院入不得南洲繁华之地,且佛法于凡人之中流传,往往有偏颇、失实之处。
不如选一二高僧,于南洲传大乘佛法,如此可护持教运,也可普渡众生。”
“此事颇好,”多宝温声道,“那就由观音大士负责。”
慈航顿时欲言又止。
谁提出问题、谁就去解决问题?
这甩手掌柜做的。
多宝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法身掌心凝出少许流光,化作几只翠绿树枝,落在慈航掌中托着的玉净瓶中。
后天灵根,杨柳枝。
给了点好处,再安排干事,那多少也算有点底气。
慈航也不好多说什么,行礼领命,忽又想起了接引圣人此前传声叮嘱之事,便道:
“佛祖,不如再给贫僧一二帮手。”
多宝问:“大士想用哪般帮手?”
“近日灵山之中盛传,那金莲宝池中时时有宝光闪耀……”
慈航话音未落,那佛像眉心飞出一道金光,法身瞬间化作一丈大小,坐在金色莲台上,出现在慈航面前。
一股威严荡开,又被多宝随之隐去。
“宝光?且引路。”
咳,才不是因为什么本能反应。
慈航和文殊二大士对视一眼,左右做请,引路赶去灵山后山的莲花宝池。
那里距离接引圣人隐居之地较近,故平日里已是人烟罕至,日头一长,也不免有些荒芜。
多宝难得出大殿,此时兴致颇高。
灵山这些年变化十分巨大,各处宫殿拔地而起,整个灵山都被彻底改造,甚至山体都膨胀了几分。
负责此事的惧留孙佛,想将整个灵山修成一个大寺,立为佛祖修行之地,成为万千佛门弟子心中之圣地。
不多时,多宝、文殊、慈航到了那宝池侧旁,多宝远远打量、鼻尖耸动,就这么一嗅……
上当了,没宝物。
“就是此处?”
“就是此处。”
慈航屈指轻弹,一点宝光流转,宝池顿时变成了透明状。
池底,一只金蝉被层层封禁,正趴在角落微微颤动双翼。
多宝自是认出了这金蝉的跟脚,正是那被收做圣人弟子的鸿蒙凶兽,六翅金蝉、金蝉子。
妙手天醫
深閨女醫
当年被长庚师弟差点炸死,却被西方教圣人所救。
——多宝虽未露面,却在自家师尊旁,通过诛仙四剑搭出来的小窗口,目睹了这一幕情形。
慈航道:“此金蝉可堪大用。”
文殊却道:“金蝉性情暴虐,残忍嗜杀,我佛门之中能人甚多,何必用它。”
慈航鲜少与旁人争执,这次却定声道:“将它神魂再塑就是了。”
多宝看出了点什么,缓声道:
“金蝉已如同身死,此刻全凭天赋神通撑着性命,不如就将他神魂以佛法重塑,悉心教导。
既在此地,便是与我佛门有缘,自可为佛门所用,也可证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之理。”
文殊沉吟几声:“佛祖所言甚是。”
慈航却无意间看了眼接引圣人的居所,心底轻叹了声,继续商议如何处置金蝉、如何让金蝉在后续发挥作用。
她有时,确实是因心慈,总是做些让自己为难之事。
很快,他们三个就定下了金蝉的后续命途。
其实大多都是慈航在言说,多宝和文殊在旁听着。
慈航的计划是这般:
先让金蝉养养伤,助金蝉恢复本源,重塑人身,这个过程大概需数百年。
待数百年后,就让金蝉于灵山现身,由佛祖收徒、给予跟脚,再找个借口将他送入轮回之中,投胎去南赡部洲繁华之地。
是誰殺了我 滄小歡
由金蝉自东向西而行,主动将大乘佛法取回南赡部洲,自可在人族气运汇聚之地宣扬佛法。
待此事这般定下,多宝打量了慈航几眼,笑着问:
“大士,这些话语,出自万世之佛还是出自天道?”
慈航怔了下,含笑回道:“不一样吗?”
多宝笑道:“确实,也差不多,那就如此进行,就由大士全程看管了。”
“是。”
慈航答应一声,表情看不出喜怒,心底却总归不免几声轻叹。
这金蝉子今后的命途,就这般被安排了下来。
它丝毫没有什么知情权。
与此同时,南赡部洲西北,灵台方寸山。
李长寿心有所感,有些小心翼翼地掐指推算,又禁不住挑了挑眉。
金蝉将在三百年后出世?《取经人》已经安排上了?
嗯?
那不正是猴子学成归去,跟天庭疯狂互动的时刻?
也对,金蝉子好像不只轮回一次,要在轮回中走过九次十次。
金蝉子……
李长寿表面维持着打坐,暗中开始一阵琢磨。
自己许久前散出去的、有关金蝉子的谣言,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