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起點-第393章 被騙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起點-第393章 被騙分享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好好的在这里呆着,明天早上记得装作无辜一点明白吗?”
临走前,梁宇还是不放心的威胁了几句,并且还把梁小玉的衣服撕破了,这样她就没有办法离开了。
“妈,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梁小玉泪眼婆娑的问了一句,从小到大母亲一直都是以弟弟为尊,她也从小这么觉得,弟弟才是家里的主心骨。
可现在呢?为了满足弟弟的私欲,他们居然如此对她,到底还有没有把她当成亲生女儿。
“好姐姐,你就再帮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好好努力行吗?”
看着眼前梁宇一本正经的脸色,梁小玉只能违背自己内心的要求,答应了下来。
“最后一次。”
说完就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任由眼泪横流。
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只是梁宇的得寸进尺。
渐渐的梁小玉也睡了过去,根本已经忘记自己处在什么地方。
第二天早上一声尖叫才彻底的叫醒了她。
一睁开眼,梁小玉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陈长寿,本来她也想尖叫一声,这时突然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立马装作一副娇羞的模样,脸上也适当的浮起了红晕。
让陈长寿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可悲的是他居然短片了!
只记得自己在酒吧喝酒的事儿了,后面的所有都不记得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不着寸缕的梁小玉,让陈长寿莫名的开始紧张起来,他早就想跟梁家彻底断绝关系,要是现在跟梁小玉发生了关系,他以后还怎么跟曾萱在一起?
永恒圣帝
“不是你打电话让我来的吗?”
“什么?”
陈长寿急急忙忙的翻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整个人都被吓的魂飞魄散,这梁小玉说的居然是真的。
他确实再十点多给她打了电话,通话时间长达半个小时,也就是说……
“咳咳,我们昨天晚上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吧?”
可地上凌乱的一副,还有床上的梁小玉,无一不在提醒着陈长寿,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你说呢?难道你不想对我负责?”
跟陈长寿相处了这么多年,梁小玉早就已经把陈长寿的脾气给摸的透透的了,这种时候一定要模模糊糊的。
你要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他还有可能会觉得你在算计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是答应负责了?”
“我……”
事到如今,陈长寿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梁小玉,他现在已经不爱她了,强行在一起两个人都不会幸福。
可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要不然,我先出去给你买套衣服?”
沉默良久,最后还是陈长寿打破了僵局,他已经穿好了,梁小玉还躺在床上,怎么看好像都不太好。
听见陈长寿要出去,梁小玉偷偷看了一眼手机,距离梁母他们来的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要是错过的话怎么办?
想到这里,梁小玉急忙捂着自己的肚子叫了起来。
“我肚子疼,你能不能帮我接点热水?”
陈长寿本想一走了之,却在看见床上那一抹鲜红,直直的扎进了他的心里。
想当初他曾经提过这件事情,梁母就像是防贼一样的防着他,因此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没有再进一步。
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了进展而且他心里已经有了曾萱。
“给你。”
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却已经行动了。
这时,巨大的砸门声传了过来“膨膨”。
刚一开门,梁母就把陈长寿手里的杯子抢了过来,猛的一下泼在了陈长寿的脸上。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梁宇也是立马就跟安排好了的一样,立马冲了进去连斗嘴都忘记了。
而陈长寿看见这么快冲出来的梁家人,心里开始怀疑,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转而又想到,梁母如此看重梁小玉的清白,怎么会为了设计他而陪上女儿的清白。
“我不知道。”
更加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刚才还一脸笑意的梁小玉,仅仅在这几分钟内,变得泪眼婆娑的。
看起来就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让所有的男人都心生怜惜,想把他捧在手心里好好的呵护。
“你不知道?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儿,如今我女儿的清白没有了,你打算怎么办?”
此时的梁母已经彻底的进入了角色,对着陈长寿又打又踢,生怕打不死他一样。
“我可以娶她。”
从刚才到现在,陈长寿一直都在做心里斗争,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即便他现在不喜欢梁小玉,可他毕竟……
圣手之尊
闻言梁宇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设计这么多就是想让他们两结婚。
这样他也能从中捞到好处,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娶她?你不拿个百八十万就想娶我的女儿?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直到这个时候,梁母还在想怎么才能从陈长寿的手里拿到更多的钱。
完全没想到,自己之前已经找陈长寿要了八十万,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还钱,现在居然还有脸要彩礼?
怕不是梁母吃定陈长寿一定会娶她的女儿,所以才敢这么狮子大开口的吧?
“我给过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立马就把梁母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堵住了,陈长寿说完这句话就从梁母手里夺过杯子,和这种小人聊天真的很费口水。
可陈长寿还是低估了梁母不要脸的程度,她仅仅只是愣了一会儿,立马就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那个只能算是定亲给的见面礼,这彩礼怎么能一样?难道你是想毁了我女儿的身子,就想不给彩礼了?”
恶魔在身边:丫头,甜甜甜!
“噗。”
刚刚喝进嘴里的水,被梁母这句话吓的直接喷了出来。
长这么大,陈长寿还是*看见这么不要脸的人,一家人就像是吸血鬼一样。
不把他身上的钱榨干净,就不会放过他。
“你如果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觉得我也不一定要负责了,酒后乱性最多赔你点钱而已。”
这下梁宇慌了,他要那点钱干什么?
他要的是陈长寿的小舅子这个身份,只要有了这个身份,他干什么都会如鱼得水。
“妈,姐夫已经给过了,你还要彩礼干什么,赶紧找个良辰吉日让他们两订婚吧。”
梁宇着急的不行,就怕梁母意气用事,让他们两的婚事再一次黄了,那他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疯狂给梁母使眼色,好在梁母最后一刻领会了梁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