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6gb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二百八十四章 畸變推薦-eob5u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因为尤里伯爵并没有“伤口”。
需要近距离接触伤口才能使用的一费神术【青春永驻】,显然是没法用的了。不过这原本就相当于【治疗术】级别的神术,属于治疗职业在渡过前期之后就基本不会再用、除非实在没蓝了的下位技能。
安南还在用这个神术,只是因为他平时根本不会当奶妈——考虑到尤里伯爵飞翔在空中,安南立刻翻出银爵士的神术列表,用五枚圣光印痕兑换了前期看起来最暴躁的治疗神术,【强效治疗】。
菊花刺客
同样以至少一枚银币为媒介,它可以发射出一道治疗光束、指向一个人或一个银器。如果指向银器,那么这个银器可以暂时将这个治疗次数储存起来,能储存的上限取决于这个银器的价值(值多少银币)。
定道
而如果指向个人……那么目标受到光芒照射后,对方会立刻得到一定程度的治疗,之后一段时间内的自愈能力还会大幅提升……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远距离的、附带HOT的单奶神术。
这个神术对断肢和外伤的瞬间修复能力,甚至不如【青春永驻】。但是好在它是远程的、且有一个hot……如果算上hot的累计治疗,它最终能恢复大概青春永驻两倍有余的健康度。
安南对这个神术有概念……还是因为那位叫“妖怪老师”的玩家。他成功转职成了奶盾,也是目前玩家中唯一的盾牌精通玩家。
因为他必须站在最前面,他不可能折返到后面奶人、也不可能要求重伤的队友跑到他面前来吃一口奶——可能会暴毙在前线的。于是他的治疗方式,就变成了【强效治疗】和【银辉灵气】……前者是远程的射线hot,后者是大范围的回血光环。
但根据玩家们在论坛上的碎碎念,这个【强效治疗】的hot效果……会非常的痒。
因为它并非是青春永驻的“增加生命力、修复伤口”,而是“加快身体愈合”。伤口、内脏在治疗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的痒……是那种甚至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在蠕动的感觉。
如同曜先生的“净化”神术,高出力状态下也可以将人直接净化掉一样……
化敵為女友
重穿農家種好田
银爵士的治疗神术,自然也不可能那么无害。
祂的神术能被“暴君”增幅,说明这神术中一定有着对身体有害的成分。这或许就是银爵士的教士们,要求人们不要滥用神术治疗的原因。
所谓是药三分毒……
……要知道,银爵士可是“交易”领域的神明。
你可能血赚,但他永远不会亏。
之前他们没发现这点,或许是因为银爵他老人家的神术是要花钱的……没有人会对着血条满满的人砸一大堆银币来硬奶。
可之前安南奶四暗刻的时候,他明明一口血把他直接奶满了——但四暗刻的骨头却在吱嘎作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着,血肉如同蛇一般交缠,新生的皮肤敏感到甚至无法握紧武器。
……那么,如果吃到比【青春永驻】更烈性的治疗术【强效治疗】,又会如何?
最后的尤里伯爵,为安南解答了这个问题。
沐浴银爵士的治疗神术形成的银色光辉中,他却是发出明显的一声闷哼、表情顿时变得痛苦异常。
他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鼓胀。全身肌肉整个鼓了一圈,皮肤变得通红、并很快转为紫红,他的骨骼吱嘎作响、头上手臂上的血管高高鼓起。
他的心脏激烈的跃动着、牵动着全身的血管——高密度的血浆让他的血压成倍提升。被高压迸出的鲜血冲击着大脑,让他的思考变得迟缓、停滞。
三四个呼吸的功夫,他的指尖与脸已经变成了紫黑色。鲜血开始从他的眼角与耳中流出。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异常急促,大量咒能气体被吸入体内,他的瞳孔逐渐放大……
“唔——!”
随着一声闷哼,他的眼球直接飞了出去——而新的眼球眨眼间便被再生。
氣指蒼茫 葉落孤煙
在他的思维受到干扰、难以造物的时候。
像狗一样狼狈的逃跑着、却奇妙的几乎没有受伤的“洞开者”雅各布ꓹ 也看到了这一幕。
“我这还有!我这也有!”
他几乎是尖叫着跑到安南身边,把自己身上的所有银币与银饰全部摘下ꓹ 丢到安南身前。
“真有你的啊……”
安南轻笑着、再度激活神术,指向地面上的银币。
它们再度化为光束、指向了尤里伯爵。
小小龍女很傾城 藍幽茗
再度指向了尤里伯爵。
安南属于银爵士的圣光印痕,数量已经超过了四百——他的神术强度ꓹ 大约相当于银爵士的枢机主教级别。
五代興唐 準噶爾刀王
熾戀情人 襲陌
而被安南激活的银币,大约已有五十余枚。被“暴君”增幅后ꓹ 相当于一百五十枚银币的治疗量砸在了尤里伯爵身上。
——四暗刻被一刀砍掉一根胳膊的时候,他血条下去了三分之一还多。安南甩出了四枚银币ꓹ 就让他的骨骼、血肉、神经和皮肤瞬间再生ꓹ 还溢出了三分之一的治疗量。
瞬间将被切断的大臂修复到肘部并愈合、加上恢复鲜血和止痛差不多需要三四枚银币,九到十枚可以把失去的断肢全部瞬间复原……
那么,一百五十枚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相当于瞬间长出十五条胳膊的“营养”,对于一个健康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猛毒。
只见尤里伯爵的两肩突然爆裂——鲜血如高压水泵般喷出,溅射出去五米余远。而他的血肉瞬间愈合……可在体内的巨大压力之下,愈合的血肉硬是被肌肉挤了出去,在他的肩膀处各自高高隆起一颗瘤子。
他的背部也开始破裂ꓹ 血肉涌出。
九一三前夜的秘密召見
随后,是他的左腹部。
爆掉的肝脏瞬间复原——或者说ꓹ 是每个部分都在复原。他的腹腔被迅速增殖的内脏挤压着ꓹ 高高隆起如同怀孕了一般。
他大量吸入体内的咒能ꓹ 在他强烈的“治愈我”的欲望下ꓹ 也突然开始产生了作用。
大量的生命力开始被使用——他全身的骨骼飞速增长,牙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长而尖锐、双手变得如同利爪一般。他的瞳孔变得坚固、瞳孔上蒙了一层硬膜。他整个人变得佝偻起来ꓹ 因为脊椎开始变粗、变长……一条尾巴ꓹ 从他的尾椎骨处长了出来。
他的皮肤像是癞蛤蟆般充满了疙瘩——那些是在他的愿望下、以咒能之力异化的淋巴。他的皮肤变得青黑ꓹ 变得异常坚固。
他的思考能力逐渐被痛苦蚕食……他背部的咒能装置随着他的身体变得畸形而逐渐脱落。
……不、不行。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江小湖
我要飞起来……掉下去会死……
在高血压下变得混沌的大脑,让尤里伯爵的创造之力变得扭曲。
随着他的脑中隐约浮现出这样的念头ꓹ 他的背部突然隆起——一堆鲜血淋漓的翅膀从腰部挣扎着张开。
“不,还不够——”
尤里这样想着,又是一对翅膀从他的肩膀张开。
随着咒能装置被钻出的翅膀挤落、摔下。
“这是……”
抬起头来的安南突然睁大了双眼。
完全超出安南预料得发展,浮现在他的眼前——
因吸食咒能过多而变成暗金色的竖瞳,遍布鳞片的青黑色皮肤,两对肉翼,尖锐的獠牙与利爪,佝偻着的腰,尖锐而有力的尾巴。
根本就不是堕落者的尤里伯爵,在他们面前……突然变成了真正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