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gfh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641章看書-eqpoj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畔妲眼中隐隐约约闪起泪花,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二花和大黑子的忠心诚然可贵,不过,畔妲从小到大的遭遇,也确实令人心疼。
“竟是如此……”
罗天唏嘘感慨道。
“不过,你家公主能够成功混入灵池,因为她有修炼天赋,这个,我倒容易理解,你们俩是什么情况?”
这个问题刚出口,二花和大黑子都笑了起来。
大黑子半仰着脸,望着半空,仿佛在感慨什么,将杯中酒一口喝光。
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
“这都是舒宁娘娘福缘深厚啊!”
罗天眉头一挑,好奇道。
“和畔妲去世的母亲有关?”
大黑子连连点头道。
“其实,说也无妨。倪师兄是自己人,就算我们不说,有朝一日,也许宗主也会告诉你!”
罗天听到这里,立刻意识到,这里面还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大黑子没有再卖关子,轻声道。
“其实,舒宁娘娘曾经也是灵池弟子!”
大黑子说出这话,罗天不由精神一振。
“只是……当年舒宁娘娘还年轻,在灵池修炼了十年。灵池从不胁迫弟子一定要对灵池尽忠,无论何时何地,想要归乡返俗,依旧可以提出。舒宁宁当时正值青春年少,离开灵池下山历练,在凡间结识了当时还是落枫国王子的畔辰。”
罗天听此不由愕然,微微摇头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舒宁娘娘应该是动了凡心了……”
囚 卡
大黑子面上微微黯淡,点头道。
“对,畔辰本无资格做落枫国的国主,就连与其他王子竞争,也是想都不敢想。未尽世事,见了舒宁娘娘一见倾心,后来,舒宁娘娘暗中相助,替他坐稳了太子之位。不过,即便如此,舒宁娘娘也没想过离开灵池,后面,回到了灵池……”
“奈何ꓹ 畔辰贼心不死,居然追上了灵池ꓹ 跪在灵池前,三天两夜,非要娶舒宁娘娘。娘娘也被他的一头火热而感动ꓹ 辞别了师长,离开灵池ꓹ 下嫁与他!只是,万万没想到ꓹ 最后ꓹ 却是那样的下场!”
畔妲眼中含泪,倔强道。
“灵池就是畔妲的家!畔妲永远不离开!”
醫見鐘情:王爺你幹嘛
二花听后柔和的笑了起来。
“公主说的对,灵池才是家,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千万不要相信男人的鬼话,无论他说的多天花乱坠,得到之后ꓹ 便不懂珍惜了!舒宁娘娘如此修为,又是下嫁于他ꓹ 畔辰呢?皇后之位竟许给其他女人ꓹ 用来争取更多的权利!等成功上位登基后ꓹ 更是将舒宁娘娘弃之如敝履ꓹ 世间最薄情之人,非他莫属!”
“可怜舒宁娘娘入了深宫后院ꓹ 郁郁寡断ꓹ 终于有一日ꓹ 下定决心离开,却发现ꓹ 已经怀上了公主,为了公主,她委曲求全,与世无争,最后……”
大黑子说到这里,哽咽起来。
二花已经哭的像个泪人似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直到两人稍微平复一些后,罗天才点头道。
“所以,你们就带着公主来到灵池,向宗主……”
说到这里,不由看了畔妲一眼。
果然,畔妲也用颇为怪异的眼光看着他。
罗天干咳一声,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道。
跨過友情就是愛情
“向宗主说明了情况,将畔妲收入灵池?”
大黑子点头道。
“对,随着公主越来越大,我们也无法永远贴身保护,经过几次危险后,我们决定,离开落枫国!我便拿着信物,来到灵池,求见了宗主,交于宗主后,宗主亲自派人到落枫国接回公主。不过,或许是因为前尘往事的缘故,宗主说过,这事不得外传……没想到,竟让倪师兄知道了。”
“没啥,你们放心,我不会传出去。”
醫官亨通 清風閑人
罗天摆摆手说道,心里多少有些疑惑,只是,眼下这个局面,都是悲伤的情绪,自己也不好点破。
“你们俩还真是尽心,畔妲来了灵池,居然也跟了过来。不知道,你们两位又是怎么说服宗主的?”
大黑子和二花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道。
我的23歲冷艷總裁
“别看宗主平日里看上去冷冷的,其实是非常善良的人。听了舒宁娘娘和公主的事情后,虽然没说话,我能感觉到,她很生气,派人去落枫国时,那阵仗,吓的畔辰那老贼出城百里相迎,哈哈哈,听说是来接公主时,那表情,我永生难忘!”
大黑子十分解气的说道。
二花也笑道。
“宗主外冷内热,我和大黑子只是说,我们也学过一些法术,想在灵池照顾公主。宗主二话没说,给我们安排了伙房的事情!”
罗天听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不吝啬自己的赞美道。
“那是,宗主人也漂亮,实力也高,心肠好,简直是完美女神!”
罗天这一番夸赞,没引起大黑子和二花的注意,毕竟,在他们看来,倪安云是灵韵的徒弟,作为徒弟,赞赏师父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事情。
“畔妲,你往后安心在灵池住下,好生修炼。既然是前辈的子女,你如果都入不了灵池,便没人能入了。以后,也没人能够欺负你。等你强大起来,什么落枫国,不过是一只蝼蚁,到时候,你想干什么,都没人能拦着你!”
罗天看着畔妲打气道。
畔妲连连点头,攥紧小拳头道。
“谢谢倪师兄!畔妲记住了!他对我怎么样,我都不怪他。我只恨,就连母妃过世后,他也没将母妃第一时间葬入皇家陵寝,至今,我也不知道母妃葬在什么地方!每年忌日,我想去看看母妃,哀求于他,他都会大发雷霆,后面,索性不见我了……”
说到这里,畔妲眼底闪过一丝黯淡,轻声道。
“你对权利有多么渴望,我对母妃就有多么思念。我只求,等我强大的时候,回去见他,他能告诉我,母妃在何处,让我能够祭拜母妃,了却心中所愿!”
“既然如此,你就加油。”
罗天沉吟片刻后道。
“今天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二花,大黑子,多谢你们的酒肉饭菜,还有畔妲师妹,多谢你昨天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