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sjt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夢迴大明春 線上看-584【王策的屠城令】閲讀-qg82e

Home / 歷史小說 / xesjt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夢迴大明春 線上看-584【王策的屠城令】閲讀-qg82e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玳瑁城。
一个大明海商匍匐叩拜:“请夫人发兵征讨麻里鲁,麻里鲁两千汉民必箪食壶浆以待!”
宋灵儿笑问:“为何请我发兵?”
那大明海商回答:“吕宋国主贪得无厌,商税一日重过一日。且视我等汉民为异类,严防死守,横加盘剥。诸国商贾,汉人最下,吕宋汉人皆有朝不保夕之感。”
“我已知晓,且等待时日。”宋灵儿模棱两可说。
为啥在吕宋,中国商人最受打压?
因为许柴佬!
许柴佬是福建晋江人,明初时已成为吕宋巨富。郑和下西洋,委任许柴佬为吕宋总督,总揽吕宋国军政大权二十年!
不仅如此,宋灵儿打下的玳瑁城,郑和也任命了一个冯嘉施兰总督。
在苏门答腊岛,郑和又任命一个婆罗总督。直至明末,婆罗总督一直都在,其后代直接成为婆罗国王。
郑和下西洋,绝非做生意那么简单,几乎是一路碾压打过去的。
否则,吕宋国王怎会同意设置吕宋总督,还总揽国内军政大权二十年?
可惜除了婆罗总督成功篡权,吕宋总督、冯嘉施兰总督全都不存在了。这种改变源于郑和不再下西洋,没了大明船队的武力干涉,本地土著当然要夺回大权,而且往往还伴随着血腥屠杀。
从那以后,吕宋国王就忌惮汉人,生怕王权又被抢走,一直对中国商人刻意压制。
宋灵儿把王策叫来:“策儿,你率船队和一千精兵,把麻里鲁给打下来。”
“是!”王策抱拳领命。
麻里鲁,即后世菲律宾博利瑙,宋朝时还是一个独立小国,唐朝就有中国人来此做生意。
此港跟玳瑁城紧挨着,距离不过二三百里而已。如果选择跟吕宋国暂时停火,那么麻里鲁就是玳瑁城的军事屏障,必须把这个港口给打下来,才能彻底控制林加延湾。
王策当即率领武装商船,带一千火铳兵登陆麻里鲁港。
不废吹灰之力,就把这个没有城墙的港口攻下,城里的两千汉民箪食壶浆相迎。
还没来得及休息,突然南方来了几艘商船。
商人们呼号着跪在王策面前:“公子,请速速发兵马尼拉,再迟就来不及了!”
王策问道:“发生何事?”
倾城索爱之盛宠九皇妃
一个商贾哭丧着脸:“得知公子和夫人占了玳瑁城,吕宋国主便下令尽屠汉人,马尼拉的汉人已经血流成河了!”
“岂有此理!”王策大怒。
王策亲率十二条武装商船南下,又派一艘回玳瑁城报信,把剩下的武装商船也带过去。
在明初之时,吕宋国的真正地盘,其实只在马尼拉附近。当时信奉佛教和印度教,吕宋总督又带来妈祖信仰和儒家文化,许柴佬统治吕宋的二十年内,吕宋的汉化程度非常高,并且国力和地盘也飞速壮大。
郑和不再下西洋之后,吕宋国王趁着许柴佬回乡养老,一举夺回军政大权,血腥镇压汉人势力。接着又改信绿教,现在整个马尼拉,遍地都是绿教徒,通过绿教来加强对国家的控制。
王策不管沿途港口,两日之后便至马尼拉湾,与吕宋舰队在北海峡相遇。
王策直接说:“直锋兄,海战我不懂,就由你来指挥。”
“吕宋战船,皆土鸡瓦狗耳!”王锃笑道。
王锃出身于徽州八大族的王家支脉,跟王渊的合伙人黄崇德是歙县老乡。这厮家境还算富裕,从小不喜欢读圣贤书,十多岁就跟着父亲做生意,后来贩卖私盐差点被抓,还把本钱全都折进去了。
七年前,王锃跟同乡好友徐惟学,一起投靠王渊的船队当水手。
这两人,一个作战勇猛,一个善用计谋,已然成为王渊船队的高层头领。他们共同统率十二条武装商船,各自可拿这些商船的半成干股,做海贸的同时总喜欢玩武装抢劫。
王策就站在旁边,学习王锃指挥海战。
王锃也不徇私,拿着千里镜解说战局:“公子,别看吕宋战船很多,一两百条涌过来挺吓人。但这都是些近海桨帆船,火炮数量少得可怜,只需放远了开炮,别被近身跳帮就稳操胜券。”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十二艘武装商船,对阵一百多条桨帆船。
王锃下令:“抢上风口开炮!”
旗令发出,十二艘海船立即变向,拉开距离将炮口对准敌舰。
吕宋国的一百多艘战舰,使用直帆外加划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过来。
“轰轰轰轰!”
数十门火炮打过去,瞬间击沉两艘吕宋帆船。对面船体狭小且脆,还没有密封舱技术,只要船舱挨上几炮,一旦进水就等着沉没吧。
突然,南面又来八艘武装商船,帮着王锃一起夹击敌人。
王策问道:“那边是谁的船?”
王锃用千里镜一看,顿时笑道:“泉州许家,吕宋航线最大的海商,许家的武装商船也不少呢。”
突然加入战场的许家战船,顿时打得吕宋国船队猝不及防,直接分出一半过去迎战。
没打多久,又来九艘武装商船。
王锃哈哈大笑:“林家、陈家也来了,吕宋国主这次犯了众怒。”
由于王渊开海,且放松对火器的管控,只要别带上岸,海商们可以私造火器出海。于是乎,大量海商拥有私人武装力量,其中当然也包括跑吕宋航线的商人。
王、许、林、陈四家的船队,加起来足有二十九艘战舰,瞬间压得一百多艘吕宋战船难以支撑。
王锃对旗令手说:“杀回去,全部对准敌方旗舰开炮,咱们现在有友军压阵,不要害怕被接舷跳帮。”
十二艘商船回身向东北斜掠,主动靠近吕宋舰队。
吕宋舰队也安装有火炮,但数量少得可怜,零星打出犹如挠痒痒,而且挠得还不是很准。
“轰轰轰!”
接近到足够距离之后,全部对准吕宋旗舰开炮,一共三发炮弹准确命中目标。虽然没有立即击沉,却把敌方旗舰的桅杆打断。
而王家的十二条武装商船,也被吕宋战船成功逼近。
不怕,船舷高得很,火枪手排队等着,居高临下对准敌方水手开火。
“砰砰砰砰!”
不断响起排枪的声音,想要跳帮的吕宋水手,被打得趴在甲板上不敢站起来。
另外三家海商的战船也围上来,从南、西两侧轰击吕宋舰队。
吕宋旗舰的指挥官估计慌了,在桅杆折断的情况下,命令桨手划船退回马尼拉湾。旗舰一撤,被暴打的吕宋战船纷纷后撤,大明武装商船一边追赶,一边用船首的火炮射击。
王家船队封锁北海峡,另外三家船队封锁南海峡,整个吕宋舰队都被堵在马尼拉湾。
接下来没啥战术可言,就是疯狂开炮射击。
吕宋船队的士气很低,指挥官率先登岸逃跑,其余战船也跟着靠岸弃船。
王锃下令道:“别开炮了,这些桨帆船可以缴来跑短途近海,击沉了可都是咱们的损失。”他又转身对王策说,“公子,要不要我带人上岸帮忙?”
王策摇头:“不用。”
王策带着一千火铳兵上岸,许、林、陈三家的商船,也派水手上岸跟随。
马尼拉同样没有城墙!
王策还没下船,就听到城内有枪声,似乎正在激烈交战。
“前队上刺刀!”
一千王家的火铳兵,还有上千武装水手跟随,气势如虹的杀进马尼拉城。
进城之后一问,王策才知城北在交战。
却是吕宋国王下令屠杀汉人,一些商贾的武装力量,仓促迎战被击溃。活下来的,便保护着汉人平民,汇聚在城北靠河抵抗。
一万多吕宋军队,围攻几百商人武装,打了好几天愣是没打下来。
商人武装为了防止火攻,甚至把外围房屋给拆了。部分吕宋士兵也有火枪,但就是不经打,一遇伤亡便自动撤退。或许是觉得几百汉人负隅顽抗,没必要用人命去填,多围困几日,就算弹药没打完,也得活生生饿死在那儿。
王策的脸色越来越黑,他进城之后,到处能看到打砸抢烧的痕迹,虽然汉人尸体早被拖走,但满地血迹却没有洗刷。
听说汉人援军来了,数千吕宋士兵,被分过来慌忙迎敌。
“举枪!”
“砰砰砰!”
一千线膛火枪兵,隔老远就是三连射,只带冷兵器和少量滑膛枪的吕宋士兵,数千人就这样被一击而散。
许、陈、林三家跟来的武装水手,立即冲上去追杀敌人。
八百多商人武装被解救出来,一个商贾痛声大哭:“杀光吕宋蛮子,老夫的妻儿全没了!”
王策没有理会,在向导的带领下,率兵直冲吕宋王宫。
吕宋国王见势不妙,收拾细软连忙逃跑,被堵在河边上无船过河,因为船只早被吕宋溃兵抢光了。
王策召集城内商贾,问道:“被杀了多少汉人?”
一个商贾回答:“城中汉人本有两万,如今只剩两三千,没逃走的全被杀了。吕宋蛮子杀人之后,似乎在城东焚尸,昨日夜里火光冲天。”
王策立即前往城东河边,放眼望去尽是焦黑尸体。
派人过去一数,能辨别形状的尸体便有六千多具,估计总共被屠杀了近万汉人,另有六七千汉人逃散于城外四野。
王策看着眼前一具明显是孩子的尸体,沉声道:“派人去城外召集逃散汉民,俘虏来的吕宋士兵,全部杀了立威,一个都不要留。杀之前,审问出这些士兵的家属,也全部杀光。再审问城内平民,但凡参与抢劫杀害汉人的,举家杀光!”
这个命令,跟屠城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