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rl5好看的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六十六章:天降異象-hehjw

Home / 言情小說 / dwrl5好看的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第二百六十六章:天降異象-hehjw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而洛轻舞却伸手抚摸了一下南宫冥的脸颊,轻声安抚:“别担心他们会很健康的,你忘了我们俩非一般人。”
“当初不也面对人蛊的时候,她们没事吗?经历过这么多都到现在了,他们俩小兔崽子哪,还能给老娘打退堂鼓?”
南宫冥伸手握住洛轻我的手:“嗯,我知道娘子最厉害的了,我们的宝宝也很厉害。”
这刚说完洛轻舞正准备开口说话,一个没注意肚子抽疼起来,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南宫冥吓的整个人脸色都惨白了,看着疼得不行的洛轻舞,他将她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手给洛轻舞死死的抓住。
“娘子对不起,你再忍忍,都是为夫的错。”
外面的赵无言听到洛轻舞痛苦的喊声,手中的扇子都吓得掉到了地上,一颗心提着,眼睛死死的盯住房门。
而欧阳朵也是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袖,看着们那里默默祈祷:“老天爷啊,你可以要保证轻舞平安生产啊,我大不了不嫁给赵无言了,我收回以前的许愿好不好?”
“我只要轻舞活过来啊,我不要再家给赵无言也可以的。”
边上的赵无言听到欧阳朵的话,总觉得心里更加不舒服了,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容不得她去想这些。
现在担心的赵无言只想直接冲进去,边上的卡普看到就下一大跳,赶紧将赵无言上首抱住:“赵公子啊,你不能进去的,这可使不得的。”
“你给我让开,我要去看看轻舞怎么样了,那是我妹妹。”
赵无言的声音中有些歇斯底里,边上的人看着卡普快拉不住了,赶紧跑去帮着拉住。
嘴里还劝解着:“赵公子,就算你是女王大人的哥哥,我们也不能让你进去,使不得,使不得啊。”
“赵公子,你先冷静一下,再等一等啊。”
“赵公子,不能进,这产房怎么能进去呢,王上进去已经是不妥了,你是女王的哥哥,更是不能进这产房的啊。”
“这要进去可如何是好。”
沿着这么多人拉着自己,赵无言是真的一点耐心也没有了,直接开始运转自己体内的内力就准备冲进去。
隐杀和银翼对视一眼,也飞身上前抓住了赵无言,这可是王妃的房间里,要是他们守不住,让赵无言进去了,那么以后不管王妃是好是坏他们都该以死谢罪。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赵公子,却这么的厉害,一瞬间在外面,洛卡族的,暗卫们跟着赵无言打了起来。
这一方要进去,一方要拦住,洛卡族的人虽然是不会武功,但是力大无穷啊,所以在这战力中也不算低了。
这么多人来了一场围攻赵无言的大乱斗,哪怕赵无言这边头发都毛躁了也一心想冲进去查看洛轻舞的情况。
对这些人也是稍微留着后手的,毕竟这可是洛轻舞的子民们,但是对隐杀和银翼他们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那是招招致命的感觉,让一众暗卫是越打越心惊,平时的赵公子看起来也没有这么厉害啊,怎么真的发飙了这么厉害。
顿时觉得不愧是跟自己主子能对着干的人,这要是没有两把刷子,说不定早就被自己那个腹黑的主子给杀了丢臭水沟里了。
那还能让赵无言一直在主子面前蹦跶,尤其是一直在王妃面前蹦跶,现在面对这人的时候才知道。
原来不是自己家主子仁慈了,也不是不记仇有烟火气了,这分明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弄死对方,所以才留着的。
外面打的昏天暗地的,那些女人都是让的远远的,边上的欧阳朵也是着急的不行,对着赵无言喊:“你们不要打了。”
夏天之后我们还是朋友
喊着喊着,看着那么多人赵无言一个人在中间挨打,欧阳朵这暴脾气那里能忍?
虽然现在赵无言还不是自己的,但是已经追了啊,都快要到手了,到时候就是自己的男人啊。
这自己的男人都被别人围着打了,自己在这里喊什么啊,他要做什么自己就帮他好了。
拿着自己腰间的鞭子就朝着那边飞过去,一鞭子就撂倒两个:“赵无言,我帮你缠着点,你去吧。”
赵无言却摇头,挡住隐杀和银翼两人:“你快去看看轻舞怎么样了。”
“可是我走了这些人要打你啊。”
“快去。别耽误了,我没事。”
其实这些人确实也不敢伤赵无言,怎么说都是自己人,总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就下杀手的,主要还是为了拦住对方而已。
欧阳朵得到这样的答案,立刻飞身抽离,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就是打了洛卡族的人,但是那些人身体很强大啊,所以不会有任何事情,无非就是摔了一跤。
主要欧阳朵也是看起来毛毛躁躁,但是也很有自己原则的,做事情也不会是一根筋。
看着赵无言拦住这些人,所以欧阳朵很快来到了房门口,但是她忽略了,这里除了有男人还有一群女人啊,而且这些女人也是力大无穷的。
现在就像是一道墙一样,站在那产方法门口挡住,拿着鞭子的欧阳朵可以对难得下手,但是这女人她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转头对那边的赵无言道:“不行啊,赵无言,这里好多人守着,我也进不去啊。”
“那就给我打,你不是鞭子用的不错,今天要是谁再拦着,就直接给我下死手,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
欧阳朵虽然是不想要对这些人下手,但是现在只想进去看看洛轻舞如何了,这钢准备动手,就听到南宫冥的声音传来。
“隐杀,他要是敢对你们动真的,就给我弄死丢海里喂鱼。”
虽然这声音比较虚弱,但是里面那杀意是一点都不带减的,关键是在这声音过后,天空中就开始缓缓飞来了很多的黑云。
将整个洛卡族的岛屿都笼罩了起来,很快就开始了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毫无预兆的就下来了。
一直在打架的人也都停下来了,一瞬间在这简陋的王宫门前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可是南宫冥声音才落下没多久,就听着洛轻舞忍着疼痛出声:“谁要是打我的人,我出来统统丢去海里喂鱼。”
小黑仰着头,办个身子站着和这简陋皇宫这么高,眼睛里不难看出担忧的神色。
它的主人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但是小黑还是感觉到了今天天气的变化是在不正常。
这样算是天降异象,但是从来没有听说出生时候让大雨倾盆的啊,这简直就像是倒下来的一样。
小黑是已经活了上千年了,其实它也是可以变换成人的,在这大路上寻找了很久的洛轻舞。
但是这么多年走南闯北的,一直都没有找到洛轻舞,还知道了这人心的可怕,最后很很讨厌变成人的样子。
后来来到这洛卡族发现了这预言的存在,于是就一直在哪里等待着洛轻舞归来,小黑没想到真的就这样等来了洛轻舞。
现在不理会洛轻舞是因为她让洛飞牺牲了,平时没事在空间里,基本都是洛飞陪着小黑在玩耍和说话,甚至是照顾它。
但是当时洛飞决定这事情的时候,居然将它迷晕了,就这样,一直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但是小黑以为洛轻舞是一直知道洛飞会牺牲还这么做的,这么久以来,每次看到洛轻舞就会躲的很远。
武侠世界大穿越
原本小黑觉得自己是恨洛轻舞的,但是现在明白了,自己不恨她,恨的十字架的无能,没有办法帮到自己的主人,所以再见到主人的时候其实与其说是恨她,不如说是自己没有脸见她。
因为这洛飞的死小黑觉得自己也有责任,要是自己将修为给洛飞一些,是不是洛飞就不用牺牲了。
那时候的主人是不是也不用昏迷这么久?所以洛轻舞觉得自己愧对小黑,小黑又觉得自己愧对主人。
所以这样就导致小黑和洛轻舞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说话了,一直都是你悄悄看看我,我悄悄看看你,今天小黑这样是第一次正大光明的露面。
它想要进去看看的时候,天空突然一阵七彩的光芒照耀了这个简陋的王宫楼。
在照耀的那一刻,其它地方还在不断的下雨,但是这里确实一片神光。
就连站在这光芒中的赵无言都感觉到了很舒服,这发现让欧阳朵和赵无言都有点差异。
这世界上实在是太多的事情没有办法去解释了,这蛟族和龙族本就是上古的部族,如今又是两个领头的部族一起生的孩子。
恐怕要是没有这么大的阵仗才会让人觉得奇怪吧,正如赵无言所想的,这确实是因为洛轻舞肚子里两个小东西带来。
这神光照耀下,这些洛卡族的人被神光招摇也是感觉周身舒畅,更是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叨叨着。
“哇卡,哇卡~!”
这代表着他们对洛轻舞莫高的崇拜与祝福,更是等待着他们的小王子和小公主降生。
在所有人期待的时候,一个声音响彻天际,正准备开心欢呼的人们有听到了第二声稍微稚嫩又尖锐点的哭声。
比刚刚的还要响亮,脸赵无言都眼前一亮,小一定是干女儿的声音,这么放肆的一定是干女儿了。
“干女儿哭了,这后面哭的就是我干女儿。”
边上的欧阳朵笑着问:“你怎么知道这是你干女儿,最后这不是你干儿子呢?毕竟小时候都分不出来的啊。”
赵无言扇着扇子笑着:“这还用说吗?第一声虽然响亮,但是太过于霸气,这第二声却带着放肆,娇俏,还有那种无所畏惧,与之前的那种压抑着不一样。”
边上的欧阳朵听的嘴角直抽抽,这孩子哭声都一个样子,这赵无言是从哪里找来这种感觉的?
“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出来啊?你不会是瞎编的吧?”
正好这时候,里面的稳婆两人,一人抱着一个,走出房门,对着下方的人高呼:“公子是大皇子,公主是妹妹。”
说着将两个孩子同时举过头顶,上面的神光照在两个孩子的脸上,就像是为他们度上一摸金色的光,那般的高贵不可攀。
洛卡族的人都纷纷下跪:“参见皇子,参见公主、”
随着这些人的声音,一个个跪下去,上面的那个小孩子居然笑出了声。
赵无言站在边上,脚尖轻点,飞身上去就将其中一个抱在怀中:“干女儿,我是你干爹哦,以后别跟你爹爹和哥哥一起,要跟着干爹一起,知不知道?”
边上上来的欧阳朵也抱起了边上的一个,转头问稳婆:“这个是皇子?”
边上那年纪大点的点头:“赵公子猜的没错,这确实是大皇子,他怀中抱着的就是小公主。”
欧阳朵嘴角抽搐,看着赵无言一脸不可置信:“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教教我啊。”
赵无言抱着小家伙在怀里,看着胖乎乎的小脸,觉得粉嫩嫩的好可爱,伸手准备戳一下,但是这怀中的小人儿却在襁褓中伸出手抓住了赵无言的手指。
那一下像是抓在赵无言的心上,这孩子刚刚的那一声笑好像不是她自己会笑了发出来的,现在抓着赵无言的食指很是好奇的样子。
脸上都是懵懂的神色,简直看的赵无言心都化了,开心的对着边上的欧阳朵道:“你看到没有,我干女儿抓我的手了,好可爱。”
边上的欧阳朵抱着小皇子,笑着看了一会儿,觉得这样的赵无言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充满了好奇的样子。
但是他的柔情不是属于自己的,不过没关系,能够在他那里跟别人不一样,一定也能让他心中有自己。
这时候疑惑的转过头问边上的稳婆:“对了,南宫冥呢?不是应该抱孩子吗?这当爹的人,怎么没有当干爹的上心?”
边上的两个认表情有点怪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但是赵无言却抬起头:“你现在指望他来抱孩子?做梦吧,那货现在肯定守着自己娘子装可怜呢。”
“就死腹黑那德行,眼中除了轻舞是看不见这两个孩子的动不动?所以还是我这个干爹好。”
而欧阳朵也想起来了,这南宫冥确实就是赵无言说的那样,眼中只有洛轻舞,加上现在她才生完孩子,南宫冥肯定是不会离开的。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你也不能抱着干女儿不管轻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