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976章 觀獅山書院的怪物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976章 觀獅山書院的怪物閲讀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观狮山书院的所在地算得上是依山傍水,环境很是优美。
由于书院内部的大部分区域都不禁止外人进入,所以每天都会有许多游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高阳公主跟房遗爱,今天也携手来观狮山书院游玩。
虽然已经是冬天,但是书院内种的梅花盛开,倒是吸引了许多游客。
“高阳,没想到当初楚王殿下修建的这么一座书院,如今居然成为长安城八景之一,实在是让人感到惊讶啊。”
房遗爱可是跟着李宽混了十几年,亲眼看着观狮山书院的成立、发展和壮大。
如今,观狮山书院出生的高官虽然没有几个,但是朝廷各个衙门的胥吏,却是几乎哪里都能找到观狮山书院学员的身影。
再加上每年不断修建的蒙学和幼儿园、小学,很多都是观狮山书院的学员担任教谕,到时候受到观狮山书院影响的人会越来越多。
“观狮山书院的学员,不仅在每年的春闱中表现优异,在商业里头也比其他人更加容易出头;再加上楚王府有许多作坊可以安置学员,大家没有后顾之忧,入学的积极性就上来了。这么一来,学员的水平自然也就慢慢的上来了。
听说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你能识文断字,基本上就有机会进入观狮山书院;可是你现在去看看他们每年的入院考试?据说比春闱还要难呢。”
高阳自从跟着房遗爱出海航行了一次,脾气好了不少,最关键是夫妻双方的感情变好了不少。
要是放在刚刚成亲那会,她怎么可能跟房遗爱出来游玩?
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去参加才子佳人的诗会,也不愿意跟着房遗爱出来玩。
“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听说前天楚王殿下来观狮山书院的时候,留下了这篇佳作,我们一会也去梅园看一看吧?”
为了讨好高阳公主,房遗爱可真的算是下了不少功夫。
像是这种文绉绉的诗句,放在以前,他是最讨厌的。
可是自从娶了高阳之后,他就开始逼着自己去学习了。
可惜,他天生就不是吃这碗饭的。
除了能够背诵几首李宽的名作,让他自己作诗,那是完全一窍不通。
顶多就来一句“生活哪有那多诗,其实大都只为吃”。
“二哥的这首诗,一听就是传世名作啊,特别是那‘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蕴含着深刻的哲理,有可能会成为许多人家的座右铭,激励着一群又一群人呢。”
高阳公主虽然自身不怎么会作诗,但怎么也算是一个识货的人。
眼下马上要到梅园了,有这么一首诗点缀,立马就让今天的参观变得高雅了几分。
对于房遗爱的变化,她也是看在心中。
“是呢,听狄仁杰说,这两天来观狮山书院赏梅的人一下就暴增,都快把观狮山书院搞得人满为患了。甚至有学员向书院提议,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出呢,说是这样会影响学员们的学习。”
“人虽然挺多,不过梅园附近倒还算是安静,颇有一点闹中取静的韵味。”
高阳公主来到一株梅花旁边,轻轻地逼着眼睛,嗅着花儿的味道。
这幅场面让房遗爱看的颇为心动。
要不是这是公共场合,他都想要跟高阳大战三百回合了。
“哐当!”
“哐当!”
“呜!”
就在此时,梅园旁边传来巨响,那轰鸣声,直接把高阳公主吓了一跳。
就连胆大的房遗爱感受到这股震动,也是吓了一大跳。
他们两不约而同的朝着生意传来的方向望去,直接那里黑烟滚滚,方法发了大火一样。
最关键的是这“哐当”声和“呜呜”声一直持续,仿佛一只怪物正朝着梅园而来,吓得房遗爱忍不住把佩刀拔了出来,护在高阳面前。
“轰隆!”
正当房遗爱发现一座小房子一样的怪兽冒着黑烟冲向梅园的时候,发现这只怪兽居然自己倒下了!
那巨响,简直就像是打雷一样,把梅园里的游客都给吓到了。
“高阳,那怪物似乎不再行动了,没事了!”
感受到身后的高阳任然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腰,房遗爱赶紧安慰了一句。
这固然跟他很关心高阳的心情有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是高阳那尖锐的指甲抓着一丁点肉,让皮厚肉粗的房遗爱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怪物还没有冲上来,自己就先光荣负伤了。
“但是还在‘呜呜’叫,不断的冒着黑烟,实在是太可怕了!”
高阳面色苍白,仿佛受到了重大的惊吓。
“没事,我过去看看那个怪物怎么样了。看样子,似乎是不能动了,没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是观狮山书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马上就会有大量的护卫涌过来,我们的安全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咦?怪物里似乎有人爬了出来?难道是刚刚被吃掉的人吗?这长安城中居然有会吃人的怪物存在,还出现在观狮山书院,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行,我得禀告父皇,让他派人去把这些怪物全部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高阳看到“怪物”的身边有几个满脸黑乎乎的人爬了出来。
“等一下,这似乎不是什么怪物,很可能是观狮山书院的哪个研究所研究出来的新东西,只是没有想到这东西的体积如此巨大,发生的声音是那么刺耳,还搞得地动山摇。”
观狮山书院里头,隔三差五就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有时候《大唐日报》也会作为趣事进行报道,所以房遗爱对此倒是颇为了解。
“啊?这观狮山书院的人怎么这么可恶,搞出这么吓人的东西出来!冒着黑乎乎的浓烟,就像是着火了一样,偏偏这个怪物居然能够自己走动,实在是太吓人了。”
高阳公主此时也稍微缓了缓神,知道那“怪物”可能真的只是一种特殊的研究成果。
“走,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谁搞出了这么吓人的玩意出来,到底有什么用!”
确定眼前的东西不是怪物,房遗爱就放心的牵着高阳的手往前走去。
……
“师父,这蒸汽机还是太不稳定了,才走了不到十米就翻车了,这一下又得重新把它拆开来才行了。”
赵小二顶着一副黑乎乎的脸蛋,从蒸汽机里爬了出来,整个人除了说话的时候露出的牙齿是白的,完全就是黑乎乎的一片,让人看不出模样。
“至少能够跑动起来,已经算是不错了。就是这么大的蒸汽机,只是拉着一马车的货物,居然走的比人走路一样慢,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为了提高蒸汽机的输出力量,我已经把它的体积设计的比四轮马车还要大了,居然还是这么弱鸡,看来还是密封性能不够好啊。”
李谚如今也是一副昆仑奴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往日的风流潇洒。
要知道,作为李淳风的嫡子,李谚当初在平康坊可是很受欢迎的。
“之前楚王殿下跟我们提过了密封的重要性,我们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但是在零件与零件之间的接触面,我们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保证不漏气。哪怕是垫了一层棉布,效果也非常有限呢。”
赵小二是济病坊孤儿出生,依靠着机缘巧合,顺利的进入了观狮山书院,并且拜入李谚门下为弟子。
这两年,他不可谓是不努力。
生生将并不算高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成为李谚的得力助手。
“这个零件的精度还要再提高,特别是那个曲轴和连杆,如果不把它们的精度提高起来,这蒸汽机的稳定性也是一个大问题。不过,从今天的实验来看,我们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使用蒸汽机在铁轨上拉动货物,不管是从理论上还是实际上,都是可行的。”
李谚虽然心中有点失落,不过在自己弟子面前,他还是要鼓舞一下士气的。
好在很快就有蒸汽机研究所的其他人员过来七手八脚的帮忙,倒是很快就打断了师徒两人的对话。
一些在梅园里游玩的人也凑热闹一样的聚了过来。
刚刚的“怪物”不是怪物,而是一台特别的设备。
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大家就不再有什么担忧。
“原来这就是蒸汽机啊!”
房遗爱跟着一帮吃瓜群众来到了蒸汽机附近。
虽然有蒸汽机研究所的人组织大家进一步的靠近,但是效果显然不是很理想。
好在很快的就有观狮山书院的护卫跑了过来,帮忙维持秩序,倒是不用担心出现什么踩踏事故之类的事情。
“你认识这个大铁疙瘩?”
高阳看到房遗爱的模样,以为他是不是以前见过眼前的东西。
“它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但是刚刚我已经听到他们说到了蒸汽机,立马就想到了观狮山书院的蒸汽机研究所,再结合刚刚黑烟滚滚,同时又白雾缭绕的场景,基本上就确定这是蒸汽机了。
很显然,那个黑烟,应该是在烧蜂窝煤或者煤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搞得黑烟这么大;而那个白雾,应该就是蒸汽。我听说楚王殿下对这个蒸汽机研究所颇为重视,只是过去几年了,似乎也没有听说蒸汽机研究所出了什么成果。
现在看来,这个大铁疙瘩就是他们的研究成果了。只是似乎这个成果还不是很理想啊,不仅冒着这么浓的黑烟,还发出那么吓人的声音。你看旁边的这些梅花,都给熏黑了。”
听房遗爱这么一说,高阳也多少有了点印象。
观狮山书院的架构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大唐日报》都还报道过。
所以什么蒸汽机研究所啊,电能研究所啊,这些怪怪的研究所,不少人都有所耳闻。
不过,除非这些研究所能够拿出一些东西出来,否者根本就没有几个百姓真正的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心中。
“这么大的一个铁疙瘩能够自己动起来,也算是不错了!”
知道这个蒸汽机是李宽看中的玩意,所以高阳倒也没有把自己刚刚受到的惊吓这笔账算到蒸汽机的头上。
要怪,还是怪自己少见过怪咯。
“李郎君,又失败了吗?”
刘界颇为失望的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这蒸汽机研究所,可是观狮山书院里头的耗费大户。
每年一万贯填进去都不够。
也就是观狮山书院财力雄厚,哪怕是放在渭水书院或者曲江书院,他们也都会受不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搞科技创新,其实是非常耗费钱财的事情。
就像是这个蒸汽机的零件,到底设计成什么形状和尺寸最合适,谁都没有经验。
李谚只能安排匠人不断的制作各种零件,从各家作坊订购样品。
这么一来,耗费的钱财自然很高冷。
就像是后世的造车,有人说正面开发一款全新的车型,至少需要十几个亿,花费掉今年时间。
这哪里是一般的企业搞得起的?
也难怪不管是棒子国还是华夏,亦或是倭国,在汽车产业起步的阶段,都是靠着“借鉴”友商的车型来起家。
等到规模慢慢的上来之后,才敢慢慢的走上自己研发的道路。
你要是一上来就直接说要新上几个平台,除非你有足够的钱来烧,否者还真是搞不下去。
“成功了!老刘,我们这个实验充分的验证了蒸汽机可以取代马匹,为车辆提供动力。只是我们这个蒸汽机现在还有一点小问题需要完善,等到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立马就能让你看到它绕着观狮山书院跑的场景呢。”
在刘界面前,李谚当然不能承认这次的试验是失败的。
要不然明年申请经费的时候,自己说话的声音都不敢那么大了。
“你们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今天书院里那么多游客,估计很快就有人会把你的蒸汽机翻了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这怎么都跟成功联系不到一起去啊。”
刘界虽然很希望李谚取得成功。
但是,更多的时候,他却是需要考虑李谚的试验失败之后的善后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