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439人氣連載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240、自作主張讀書-3sh2u

Home / 歷史小說 / mt439人氣連載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240、自作主張讀書-3sh2u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瞎子蹲下,手掌在虎斑犬身上各处拍了两下,最后在骨关节处停下来,笑着道,“骨折了,难怪起不来身,看来这斗狗也挺凶狠的。”
说完手一按,咔擦一声脆响之后,虎斑犬发出高亢的惨叫声,本能性的从地上弹起,四肢着地,茫然的看着屋子里的两个人。
“阿弥陀佛,”
和尚合十道,“还是你厉害,它现在已经能走了。
斗狗实在有伤天和,王爷要是能禁了,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要是禁了,大家伙闲着没事就会打架,到时候死的会是人,而不是狗。
傲娇白的忠犬灿 天外菲仙
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这个道理你应该是懂的,”
瞎子朝着虎斑犬招手,虎斑犬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身下,吐着舌头对着他的手不停的舔着。
他笑着道,“倒是个伶俐的,放聪明一点,以后少挨点打。”
和尚道,“你为什么要打它?”
瞎子一边抚摸狗头,一边笑着道,“王爷说过,凡是听不懂人话的,都要先教训了再说,这样它们才能长记性。”
和尚争辩道,“王爷说的就不一定是对的,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瞎子侧过头,对着和尚道,“有本事,你去把这话说给总管听。”
“你明知道我不敢的。”
和尚怏怏低下了脑袋。
如果让总管听见了,总管肯定会把他当做需要教训的人,因为他居然胆敢听不懂和王爷的“人话”。
瞎子笑着道,“你越来越迷糊了,有时候眼睛瞎了没事,心不能瞎。
心要是瞎,就是真正的废人了。”
“我明白了,”
和尚的手同时摸向虎斑犬,“给它起个名字吧。”
瞎子想了想道,“就叫小年吧。”
和尚没好气道,“怎么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俗家的名字叫韩年。
“你又着相了,众生平等,你叫的这个名字,它就叫不得了?”
瞎子揶揄道,“再说,你现在叫济海,谁还得想起来你韩年这个名字?”
“那也不行,”
和尚很肯定的道,“这种狗的斑纹和老虎一样,就叫它小虎吧。”
瞎子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又接着道,“给你算了一卦,你最近面犯桃花,风流不假。”
和尚涨红着脸道,“你又是什么意思?”
瞎子笑着道,“这上望着那山高,站在这山把脚跷,羡慕不来啊。”
大笑着出了门,那条虎斑犬看了一眼和尚后,又跟着窜出了屋子。
“没良心的玩意,是我救得你性命的,如今却跟别人跑了。”
和尚摇头叹气。
蒋侃在新宅子里度日如年。
和王府本来是给了一块安家银子的,但是居然一顿饭给吃的只剩下三十多个铜板。
他是大户人家出生,大树底下好乘凉,半辈子顺风顺水,没吃过苦,不知道什么叫精打细算过日子,这三十多个铜板,他只用半天时间就用没了。
眼看着就要天黑,晚上不能饿肚子吧?
他便厚着脸皮去布政司衙门找善琦。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开口找人借钱!
却想不到善琦只有一句话,布政司衙门也困难,不过好在最后还是答应借他一两银子。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为了这一两银子,他经过了两道手,摁了三个手指印!
银子拿到手的时候,他眼泪水都差点出来了。
他娘的!
太难了!
他这辈子就没这么难过!
这一次,他学机灵了,下馆子都找最便宜的地去。
可惜,居白云城大不易,一两银子也只用了五天。
再次去找善琦,善琦只是一个劲的叹气,表示爱莫能助。
但是,却是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白云城有不少从南州逃难过来的大户,皆是非富即贵之辈,善琦建议他去拜访一下。
他当即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虽然眼前他是三和的阶下之囚,但曾经好歹做过水师提举,余威犹在!
退 後 讓 為 師 來
用手里最后的几个铜板,从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路边买了两个大馕,用油纸抱起来,提在手里,径直往桑家去。
令人遗憾的是,桑家并没有理会他“好汉当年勇”,他硬着头皮开口,人家也只肯借他五两银子。
想当年,他管着南州水师,这些人踏破他门口,抢着给他送银子,他都是未必肯答应的!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走茶凉。
五两银子到手,他没有勇气再走第二家了。
他请求善琦把自己大船上的伙夫放了出来,虽然家里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但是自己家做饭,总比天天下馆子省钱吧?
就这样勉强过上了吃上顿有下顿的日子。
如此过了十天。
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父母、正妻、小妾、子女,以及前些日子在庆元城被抓住的弟弟蒋沛。
一家团聚,高兴了没两日。
家里又没米了。
传说中的“月钱”为什么还没有发?
正忐忑不安之时,他被善琦请到了布政司衙门。
他在衙门里看到了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乌林。
他感觉乌林好像又老了许多!
他与乌林各自拿了三百两银子后,被要求从明日起进白云城的学堂学习。
就这样,他每日跟着自己的两个小儿子一起开始了正式的上课生涯。
入秋的第一天。
他与乌林终于结束了学业。
两人对着和王爷磕了响头后,乌林从陆路返回庆元城,蒋侃走水路去放鸟岛,再次登上自己的大船,重掌南州水师。
纪卓与将桢站在南门的门口亲自迎接乌林。
重返故地,乌林感慨万千,但是对纪卓和将桢却没有好脸色,只是冷哼一声道,“愣着干嘛,直接回衙门。”
无论是车夫,还是两边的民夫、官兵皆是一动不动,没有一个肯听他使唤的。
乌林的管家大声呵斥道,“你们都是聋了呀!
咱们大老爷说话都没听见吗?”
所有人还是没有一点动作。
乌林脸色铁青。
纪卓笑了笑,然后摆摆手道,“既然乌大人要回衙休息,就回去吧。”
他的话音一落,载着乌林的马车才缓缓驶动。
纪卓等马车过去后,冷哼道,“看来这是故意不配合了,只能拿来做摆设了。”
将桢道,“我想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何不继续关在白云城,还要放回来给咱们添堵?谢先生,陈先生、卞先生,谁不比他强?”
“名分!”
纪卓淡淡地道,“如果和王爷让谢赞、陈德胜这些老先生过来,就等于是和朝廷撕破了脸面。
暗地里怎么都没关系,但是这脸面破了,就不好补了。”
将桢不解的道,“名分就这么重要?”
纪卓笑着道,“比你想象的重要的多。
从现在开始,布政司衙门我就不去了,你安排人把左右各处守好了,不准这位大人随意进出。”
将桢道,“你放心吧,这个我会看牢的。
你不在卫所,你去哪里?”
纪卓点点头道,“永安的卫所兵也太不中用了些,居然轻易让黄四方和赵立春给击破了,南州与永安的交界处肯定不安定,我要带两千人去看看,剩下的一千人就留予你了,记住,万万不可大意。
这乌林可是老狐狸。”
将桢听说纪卓要留一千人给自己,自然高兴地很,拱手道,“多谢纪将军。”
纪卓接着道,“你可认识韦一山?”
将桢笑着道,“一条街上长大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纪卓道,“我的建议是把他拉拢进你手里,这小子聪明的很啊,做你的帮手,也是不错的。”
将桢摇头道,“捕快一个月就这么几个钱,他怎么可能答应?”
纪卓道,“这就要看你手段了,真到了衙门,你倒是能少很多麻烦。”
说完就骑着马慢慢跟上了乌林的车队。
三和的天渐渐凉了,因为正式取消了宵禁,广场愈发热闹了,唱戏的、说书的,一天到晚都不停歇,偶尔到后半夜才散场。
林逸很是欣慰,终于有点夜生活了。
但是,他很少去看。
毕竟走到哪里,面前都跪下一大片,自己落了个没意思,还败了别人的兴致。
什么与民同乐,不存在的!
当然,他还可以去醇香楼,只是他现在穷,凡是想与他发生一毛钱关系的事情,他都是敬而远之。
坐在院子里,看星星、月亮似乎也挺不错的,漫漫长夜,也不是那么难熬的。
洪应贴心的道,“王爷,你要不继续学会外语?”
林逸左右看看,低声道,“那俩娘们呢?”
洪应笑着道,“放鸟岛的初中学堂明天落成,明月和紫霞都去筹备了。”
“真的?”
林逸差点高兴地尖叫出声来,“那赶紧的,本王是一定要好好学习的。”
小喜子不需要洪应使眼色,麻溜的跑了出去,然后又腾腾的跑了回来,沮丧着脸站在林逸面前。
“王爷…..”
“人呢?”
林逸朝着小喜子的身后张望,见只有他一个人,很是好奇。
小喜子讪笑道,“明月和紫霞姑娘把那四个洋婆子都带到放鸟岛了,说她们官话都学会了,可以带到放鸟岛做通译。”
林逸道,“居然学会自作主张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