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27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笔趣-第一百六十九章 總有一些事情鑒賞-oaiol

Home / 仙俠小說 / 7527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笔趣-第一百六十九章 總有一些事情鑒賞-oaiol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夏归玄可以感到,上面的赤月和下方的矿星有隐隐的关联,它们似乎不是独自分开、按常规轨迹而成的星体。
至于具体是怎样的关联,他暂时没有放开神念去探测,以免打草惊蛇。
这个矿区边上就有管理处,后方堆着大量原矿,矿工们正一脸麻木机械地运输原矿入仓。
真是见鬼了,连个自动化运输传送带都没有,可能连大夏两百年前的科技都不如?
管理处坐着一个奇怪的生物,好像身躯是漂浮在半空的,有奇怪的电流在身上流窜,五官都是电流组成。
泽尔特的原能圣堂战士,苍龙星人可一点都不陌生,在它们的原能风暴之下不知道丧生了多少勇士,凌墨雪上次参战还亲手杀过一个。
这个文明让夏归玄最违和的就是,类似这种原能圣堂和之前所见的暗黑执政官,以及外面那个猛犸人和之前所见的蝎子……这分明该隶属于不同的文明属性,南辕北辙的那种,却偏偏是一个势力。
大约很可能在很早年前是不同的文明,如今不知谁征服了谁,合并成了一个文明?
“按星际商贸联盟通行计量单位,一吉斯红斑原铁矿折价三千五百维斯纯能晶石,一吉斯赤练火铜折价五千维斯纯能晶石。一家商队最高只能各自领购三千吉斯,你们知道老规矩,矿星出产我们只有一部分自由处置权,其他需要上解自用。”原能圣堂战士眼皮都不抬,懒洋洋地说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言语。
夏归玄传念摩耶:“吉斯和维斯用苍龙星计量大约相当于什么?”
“一吉斯差不多是八十多吨的样子,一维斯是八百多克,大致。纯能晶石是通行货币,没有面值,按重量计——它本身也是矿石,最保值的那种。”
夏归玄点点头,直接问:“据说这里也出产少量九玄星钢?”
那原能圣堂战士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稀缺管制品,不卖。我说你们这些商队怎么总是爱试试探探这些东西,规则写得明明白白。”
夏归玄直接变了一块硕大的纯能晶石塞了过去:“通融一二……”
摩耶要阻止都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那懒洋洋的原能圣堂战士变了脸色,眼中电流飞散,拍案而起:“你这是侮辱我对吾皇的信仰?”
“诶诶诶……”摩耶忙插入两人中间:“我家先生第一次出来行商,不太通晓各地规矩,将军别放心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夏归玄和凌墨雪相顾愕然。
勐鬼工作室
刚才那猛犸还受贿呢,这边仓管就一脸清正凛然?在这山高皇帝远的矿星谁不是手沾油腥,不然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图啥?讲信仰?
凌墨雪第一次找到了“观测其他文明”的乐趣,确实有点意思。
那边摩耶还在和仓管赔笑,仓管板着的脸慢慢松弛,正待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夏归玄转头看去,一个瘦小的哥布林状生物似是扛不动矿石,摔倒在地。
仓管视若无睹,连猛犸督工都懒得理会,但其他矿工眼里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很快看到哥布林在地上打滚惨叫,浑身血肉绽开,鲜血汩汩流淌,渗透进了血色的大地,地面的暗红微微鲜艳了起来,似有荧光微现。
那哥布林身子开始佝偻、变形,继而爆裂开来,从体内爬出了几只虫子。
虫子飞快地吞噬它爆开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变成了一大群半人高的异形生物,同时发出了“嗬嗬”的怪笑声。
摩耶见怪不怪地低声道:“泽尔特的寄生裂变,这些原虫寄生在其他生命体内吸收血肉养分,合适的时候破土而出,以后还会继续进化,变成不同兵种。”
凌墨雪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泽尔特人繁殖迅速的根源?怎么我听说是自己裂变,不是这样的……”
“自己裂变也有,寄生裂变也有。泽尔特的俘虏基本最后都是这样的归宿……”
凌墨雪脸色很难看:“所以俘虏不需要做其他的用途,做最低级的劳工保证血肉的活跃度就可以了,这就是此地用人工挖矿的根源是吗?”
“你们说完了没有?”那原能圣堂仓管冷冰冰地道:“刚出门的公子小姐,好奇心不要太旺盛,交易就交易,买完矿石就离开。”
摩耶缩了一下,赔笑道:“就好,就好……那个,红斑原铁我们要一百吉斯,赤练火铜要两百……现款交付……”
仓管神色好看了点:“挺有实力的啊,这么多纯能晶石?”
摩耶笑道:“难得出来一次,当然……其实如果将军愿意出售一点点九玄星钢,我们还可以加倍支付的。”
仓管冷笑:“你倒不怕被我们吞了,连你们都抓了做矿工?”
摩耶为什么怕来这里?当然最怕的就是这一点。
其实一般情况不会,因为泽尔特还是需要外贸来源,遥远星域的其他物产和能源流通,它们没有强到能够要什么有什么的程度,因此需要商贸。不是特殊情况的话,也不会为难星际商人。
但一般人就是会怕啊,这野蛮的文明啥时候不跟你讲道理了怎么办?
摩耶心中腹诽,口中笑道:“伟大的心灵祭司,当然是宇宙文明的标杆。”
仓管的冷笑变成微笑,颔首道:“老实说,九玄星钢极为稀缺,旧的早就运走了,新的没开采出来。而且开采难度你知道的,很可能几十年都不一定出现一块,一直试探这个没用。”
开采难度……
夏归玄和凌墨雪的神念都看见了更远处的矿区,地下不知多少公里以下,恶劣得如同死地一般的环境,下方没有怪物,或者说,大家自己就是怪物预备役。
矿井里随时都在爆发怪笑,时不时就有原虫破井而出,没入远处的军备区。
赤月矿星的军队,自产自销就有了……
这个矿星根本就是个绞肉场,也不知道开采的到底是矿物,还是生命。
泽尔特管理、外来商人,全都一脸漠视,习以为常,连带着矿工本身好像也早已接受这样的命运,麻木地活着,等待着自己变成怪物养分的那一刻。
麻木的人还有……夏归玄和凌墨雪自己?
凌墨雪手上已经不知何时握住了剑柄,有些微微颤抖。
佩着轩辕剑的自己……是看着这个无动于衷的吗?
如果说哥布林那些异星生物无所谓,那这里还有人类和神裔呢?
他……他也观测着,无所谓吗?
凌墨雪转头看着夏归玄的侧脸,夏归玄却正在看天上的红月,好像那里有什么花儿一样。
凌墨雪嘴唇微微蠕动着,似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夏归玄似有所感,微微一笑:“看不下去了?”
凌墨雪不说话。
她知道单凭自己根本不能做任何事,如果非要做些什么……算不算仗着主人的力量,自作主张地破坏主人的观测和取得材料的计划,还使主人陷入危险?
主人会怎样?
远处忽然有个人类男子脚步一滑。
“锵!”凌墨雪根本按捺不住,下意识长剑出鞘半截。
那原能圣堂仓管正在和摩耶点算扯皮,忽然神色大变:“你干嘛!”
凌墨雪也暗道糟了,忐忑地看了夏归玄一眼,正打算说些什么圆一下。
却见夏归玄仿佛终于从红色月亮中收回了心思,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总有一些事情,是不需要问利弊的。想做那就做,一切后果……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