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要逼我!相伴

Home / 都市小說 /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要逼我!相伴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萧如是挂断电话后。
也放下了手中的红酒杯。
她知道,也早就通过自身的渠道,了解了瑞士所发生的一切。
“意外,发生了。”萧如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你笃定的四六开,变成了十零开。”
老和尚闻言,微微皱眉道:“发生了什么意外?”
老和尚对楚红叶和段云龙的实力,是有深刻认知的。
尤其是对段云龙,老和尚很清楚。此人即便是在当年,也绝对称得上一把好手。在古堡内,也是数得出的巅峰强者。
说四六开。
老和尚已经很给楚红叶面子了。
真要让他实打实地去评估,最多三七开。
倒也不是老和尚有眼无珠。而是在他的预判中,从未显露身手的楚红叶,最多也就是跻身传奇之境。
而段云龙,却已经是传奇巅峰之境。
两者之间,是存在差距的。
哪怕楚红叶接连击溃两名传奇强者。
老和尚也不认为楚红叶能够战段云龙。
四六开,已经是他所能评估的极限。
他不会撒谎,也不会在任何情况之下,违背自己的意愿,去说一些违心的话语。
四六开,就是四六开!
“楚红叶入魔了。”萧如是深深凝视着老和尚。“她亲手杀死了段云龙。古堡的二号人物。”
老和尚闻言,眉宇间却并没有丝毫的兴奋。
相反,他的眼神黯淡下来。
“入魔了?”老和尚深吸一口冷气。“以她现在的武道境界入魔,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入魔了。”萧如是淡淡说道。“上一次,是她十八岁那年。”
老和尚闻言,更为吃惊:“她竟然是第二次入魔?”
“否则,你以为她凭什么在与段云龙决斗的时刻入魔?众所周知,入魔通常是在恶战之后,而非恶战之中。哪怕在恶战之中入魔,下场也只有一个,会被彻底毁灭。”萧如是意味深长地说道。“对楚红叶来说,入魔并不陌生,她甚至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而据我所知——”萧如是重新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道。“她上一次入魔,是因为与楚中堂大战了一场。”
老和尚怔了怔。匪夷所思道:“我没想到,她竟然与楚中堂交过手。”
“正因为此,楚中堂才对她心怀愧疚,始终不敢和她发脾气。”萧如是说道。“否则,你以为凭楚中堂的性格,会惯着楚红叶?”
“他不想惯着,也未必真就有把握吃死楚红叶。”老和尚很公允地说道。“毕竟,她是入过魔的传奇巅峰强者。”
萧如是微微一笑。起身道:“我该睡觉了。明天,我还要接待这个女魔鬼。”
老和尚愣了愣。无奈地说道:“我真的觉得,让我提前过去一趟,会省去这许多的麻烦。楚红叶,也不会再度入魔。”
“他们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萧如是冷冷扫视了老和尚一眼。“有空陪我钓钓鱼,吃吃世界各地的美食,不好吗?”
老和尚轻叹一声,不再多言。
他了解小姐。
小姐决定的事儿,谁也不可以改变。
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明天等楚红叶来了。看能否有什么可以帮助她的。
毕竟,二次入魔,而且是以传奇巅峰之境。
这样的处境对楚红叶来说,实在太恐怖了。
哪怕是对老和尚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
可瞧着小姐那模样,她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更没有去多余的关心楚红叶的现状。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要逼我!看書
她是真的冷血,还是早有准备?
“楚红叶为什么要来见您?”老和尚忍不住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萧如是回头看了老和尚一眼。“这句话,我多少年前就告诉过你?你是年纪大了,得了失忆症吗?”
超棒的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要逼我!熱推
老和尚闻言,垂下了眸子不敢多问。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
老和尚便被仆人叫醒。
小姐请他共进早餐。而且还有一个不速之客上门。
这个不速之客是谁,老和尚知道。
除了楚红叶,也不可能有任何其他人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庄园。
当老和尚来到巨大的餐厅时。
小姐和楚红叶,已经上桌了。
楚红叶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一身。
她的身上,分明是沾染了血腥味的。
那猩红的眸子,更泯灭人性。
哪怕是坐在对面的萧如是,似乎在气场上,也隐隐有些镇不住这个入魔的女人。
餐桌上的气氛,宛若修罗地狱。
就连餐桌上的美食,那一道道珍馐,也仿佛沾染了血腥味。
让人半点食欲都没有。
这样的场合,老和尚不太适应。
他吃了大半辈子的斋菜。最近虽然已经破戒吃荤了。
但一桌子血腥味的菜肴,他依旧没什么胃口。也很难调动食欲。
“想吃什么,随便一点。”萧如是淡淡扫视了楚红叶一眼。
她看起来还算平静。
但不论是老和尚还是萧如是,都能够嗅到她体内的躁动,以及杀戮的气息。
她每一口呼吸,都弥漫着血腥味。都足以让人吓破胆。
她虽然克制着内心的情绪。
可她身上弥漫的杀机,却让人不得不去重视,也无法忽视。
“我是来要答案的。”楚红叶的嗓音低哑极了。
也仿佛压抑着体内的弑杀因子。
她那猩红的眸子,冷冷盯着萧如是。
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不要逼我!熱推
是的。
她是来要答案的。
一个萧如是知道怎么回事,也可以给出所有解释的答案。
“你想知道,为什么那笔资金是我送去瑞士的。对吗?”萧如是轻描淡写地问道。
似乎对于任何意外,以及这世间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也了解所有人的内心所想。包括她唯一的儿子。
“是。”楚红叶冷冷吐出一个字。
“那笔资金,的确是我送去的。”萧如是缓缓说道。“那笔资金,本是打造一个崭新世界的启动资金。”
“我。古堡那帮人,包括你大哥楚殇。都是参与者。而如果没有那场意外,我们也都将成为执行者。”萧如是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样的答案,你会满意吗?”
“不会。”楚红叶摇摇头。
眉宇间,戾气横生。
她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萧如是:“不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