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111章 引蛇出洞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txt-第111章 引蛇出洞閲讀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乌黑清澈见底的眸子对上他深邃的眼睛,他瑟瑟发抖,沈雅韵眼神独具杀伤力,似乎要吞并了他。
他拉起被子整个人挡住她的目光,还不怕死地来一句:“你按得很好,我这手才会很快恢复的。”
沈雅韵看了一会手机,还没发来具体位置,自己也答应了照顾葛元硕,突然陷入两难。
一方面想着早点抓住行凶女子,另一方面自己也确实需要负起责任照顾他。
沈雅韵柔软的手伸向他的肩膀,一遍遍按着,问道:“有没有好点?”
“好多了,要是你每天能给我按,我会美死的。”
“嗯,那你应该先做个梦。”沈雅韵不明说,内涵他。
咕噜咕噜,葛元硕肚子这时候煞风景般响了起来,他何时这么失态了?
沈雅韵才想起都还没吃饭,她想了想,手机上点了三份外卖。
她突然想起一个人,这段时间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心里还是隐隐的不忍。
葛元硕指尖点了点她的鼻头,他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有着柔柔的光,沈雅韵打量了下,瞥开眼睛,说道:“给你叫了外卖,很快到。”
沈雅韵在骑手备注,商家发货后10分钟内送达,赏300元。
果不其然,奖赏之下必有响应,顺丰小哥推掉了麦当劳的的单子,左提右提气喘吁吁:“外卖到!生鱼粥,海龟粥,小米粥,请顾客趁热吃。”
葛元硕和沈雅韵一脸惊讶。
沈雅韵说:“我才下单,商家还没接单,你这东西就送来了?是不是送错了?”
顺丰小哥说:“我直接要了同行的外卖,给他们十块钱跑腿费,去您刚刚点的地方提货送给他们的顾客。”
葛元硕和沈雅韵愣了愣,不约而同的竖起大拇指:“高!真的是高!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什么新鲜的玩法都有!”
沈雅韵掏出三百块赏元,这钱花的真值,开眼界了。
顺丰小哥离开后,葛元硕打开粥类,定晴一看,隐去嫌弃的表情,说道:“你想要我吃哪个?”
“当然是生鱼粥啊,你刚刚受伤,生鱼粥最适合你了。”沈雅韵俏皮的说。
“那你吃哪个?”葛元硕心里想,她还不会想吃那乌龟吧?
“小米粥,我喜欢吃清淡的。”沈雅韵开始吧唧吧唧吃起来。
葛元硕瞧这猴急的模样,无情地嘲笑一番:“女人啊,记住你是个女人!”
一个眼神杀射了过去,似乎让他注意措词。
葛元硕指着最后这个让他难以启齿的粥,说道:“这个不会也给我吧?”
沈雅韵淡淡地说道:“这是给沈家栋的。”
他噗嗤一笑,说道:“乌龟王八粥给沈家栋,看来你还是很恨他。”
沈雅韵粉拳一挥,往他的胸膛击去,葛元硕眼疾手快,立掌护在胸口。
沈雅韵说道:“赶紧吃吧,吃完我过去看他,而且,这海龟粥润肺的,对他有用。”
葛元硕暗自高兴,沈雅韵多年来心结终于要打开了,他说:“你先过去照看他吧,我自己能吃。”
“你确定?”沈雅韵试问道。
葛元硕郑重点头:“代我向他问好。”
走进沈家栋病房,冷清得让人可怕,至少在葛元硕那边还有些温暖,一来到此处便觉得萧条和孤独并存。
护工看到来人准备开口问好,沈雅韵挥手示意她回避,她轻手轻脚地将粥放在桌上,看着沈家栋正在熟睡,不想打扰他。
现在的相处更合适,彼此都不尴尬,他消瘦得厉害,一直苟延残喘地活着,或许就是等她的原谅,让他将来无憾于世。
纵使他再不对,也是和自己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她早已谈不上恨了,将来有机会她也会和他说清楚,当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她走在护工身边,拿出一叠百元大钞交给她,说道:“这段时间辛苦了,辛苦费。”
笔下生花的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笔趣-第111章 引蛇出洞
护工愣了三秒,这辛苦费也太多了吧!
沈雅韵退出沈家栋的病房,拨通一封电话,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嘻嘻哈哈,一大群美女的欢笑声。
“你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成日游戏花丛,你哥们出事了你知道不?”沈雅韵严肃道。
欧炳昊沉默了三秒:“发生什么事了?”
“被人暗杀!现在躺着医院里。”沈雅韵说。
“什么!谁干的?凶手抓到没有?娘希匹的,我弄死他!”电话那头暴跳如雷,周身的美女的感觉气氛不对,都不说话了。
“我布下了一个局,准备去抓凶手,葛元硕的性格你也知道,他肯定会拦着我,拦不住我,他也会跟我去。
但以他现在的伤势,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添乱,我要你帮我看住他。”沈雅韵说道。
欧炳昊小不正经:“你放心,我现在就带一大波妹子过去照料他,布下天罗地网,让他连上厕所都给人监视。”
“就交给你办了,只要能拉着他就成。”沈雅韵差点噗嗤的笑了出来,上个厕所都给五六个女性盯着,不知道葛元硕还尿不尿的出来。
沈雅韵挂了电话又拨给了李沐阳。
“李沐阳,有件事要麻烦你,帮我派人盯紧葛总裁,杀手的目标是我,我怕杀手来一个回马枪,去医院挟持他,让我们防不胜防。”沈雅韵开始部署了。
李沐阳一拍大腿:“那成啊,葛总裁遭人暗杀,而且他还是A市的知名度很高的红人,那名杀手这样做就是挑衅我们警方,当众打我们的脸,上头很重视!一定要将杀手抓拿归案,并且保护好葛总裁,老大你放心,保护人这事交给我办,妥妥的。”
“我要的资料查好没有?”沈雅韵问。
“地物局刚刚才把资料发给我,我现在给你发过去。”李沐阳说道。
她挂了电话又拨通了电话,平静而淡漠的说:“龚老先生,上次你说要证明这次的刺杀事件和你无关,是否记得。”
龚富旺那头不说话,先看对方如何出招,他答复的是呵呵一笑。
沈雅韵的笑容中露出一丝不齿,斥训道:“多大人了,还玩这种计量,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还要我当你的人生导师,教你如何做人吗?”
“小娃娃,难道你不怕我弄死你吗?”龚富旺寒声道:“有屁快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