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霸衛 愛下-第九百零四章 眼光差遠了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優秀都市小说 霸衛 愛下-第九百零四章 眼光差遠了展示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楚君,您说这番话可是要有依据的。”郑伯掘突朗声道,这位楚君的言辞颇为嚣张,在场已有不少诸侯对其飞扬跋扈的态度产生不满。
“司徒大人,吾若是没有依据怎会这般说呢,再说了,在吾说出依据前,烦请卫侯说出他这么认为的依据,莫不是因为他偏心自己的儿子,故意这么说的吧。”熊仪嘴角微微扬起,姬掘突的一番话,正好让他有了借口来为难卫和。
姬宜臼见状,一拂手道:“卫侯,正如楚君所言,说话要有依据,您之所以认为获得第三份功劳者是令公子卫扬,究竟是出于您的偏心,还是说他的确有此等实力,可否谈谈您的看法。”
卫和拱手一揖,道:“王上,臣之所以举荐卫扬,并不是出于吾的私心,而是他确有这个能力。”
熊仪一听,便站不住了,还没等卫和说话,便赶紧抢话道:“确有这个能力,卫和,司徒大人与王上都说了,说话要有依据,您说这卫扬确有能力,可依吾之见,他不过是一个废柴世子罢了,与天下诸侯公子相比,能力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
连秦侯嬴开与禄甫公子两位能力出色的都未能获得第三份功劳,还妄想区区一个废柴世子,就能获得这份功劳,简直是痴人说梦。”
熊仪言之凿凿,仿佛他早已知晓事情的真实情况一般,但携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完全不知道,只是根据自己的猜测来说一番话罢了。
“王上,这楚君一直在这里捣乱,吾想继续说也没法说了。”
“楚君,您暂且退下,让卫侯先说完。”姬宜臼闻言,厉声斥道。
“是,臣遵命。”熊仪拱手一揖,便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坐下,他便压低声音,言道:“宋侯,您就等着看一场好戏吧,吾倒是要看看,在王上面前他如何自圆其说。”
显然,熊仪已然胜券在握,他自认为自己的判断准确,单凭卫扬的能力,定然不会获得这第三份功劳,毕竟这可是连秦侯嬴开与齐国大公子吕禄甫都没能做到的。
“卫侯,您继续说。”卫和虽然年事已高,姬宜臼对其仍是尊敬,毕竟他也有勤王之功,若不是卫和与吕购两位诸侯在这里帮衬着他,只怕这楚君熊仪还会再飞扬跋扈些。
“王上,卫扬虽然年纪尚轻,可他也有大功三件,足以证明其能力不凡。”
“是哪三件大功?”姬宜臼忙问道,在众位卿士面前,卫和若是能说出卫扬的三件大功,便足以帮助其扬名天下,封他为介卿之事,也无人会再提起。
“这第一件,便是护送芸茹公主回到申国一事,彼时王上境况难料,而卫扬帮助王上照顾好公主殿下,这难道不是大功一件吗?”
“然也!”姬宜臼一听,忙站起身,拱手作揖,言道:“此事孤还要向卫侯您道谢才是,还是卫侯您让卫扬把王妹护送到申国。”
本还有不少卿士在对此事议论纷纷,可一见天子行此大礼,顿时鸦雀无声,护送芸茹公主这当然是大功一件。
“而这第二件功劳,便是勤王之功,小儿卫扬虽然不才,却能看破烽火戏诸侯,亦能打退突袭而来的犬戎,帮助天子守住这大周城池。”
“然也,那这第三件功劳呢。”姬宜臼问道。
“这第三件嘛。”卫和说着还环视了在场众人,继续言道,“自然是赢得招婿之试,秒杀晋世子姬还,成为齐侯的乘龙快婿,登上卫侯之位,固守城池。”
“然也,这三件功劳,卫扬公子当之无愧也。”姬宜臼赞叹道,“不得不说,卫侯您真是教子有方,卫扬有此番功劳,您功不可没。”
“是啊,仔细一想,这一年来卫扬公子的确立下不少功劳,以前我们还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废柴世子,可谁曾想到,他用行动向我们证明了其能力并不差。”
“护送芸茹公主,勤王有功,秒杀晋世子赢得招婿之试,成为齐侯的乘龙快婿,现在更是登上卫侯之位,攻打携地一事,若这第三份功劳真是他的,他可真是少年英才。”
一时间,众人对卫扬好评如潮,由原本对其抱怨不已的态度,到现在对他赞不绝口。
熊仪顿时只觉得有些心慌,本来还想着借助此次机会,让卫和在众卿士面前丢尽颜面,可现在看来,事情发展与自己所想,有了极大的出入。
于是他忙站起身,拱手一揖,言道:“王上,之前的功劳归之前的,现在的功劳归现在的,这是两码事,可不能放在一起来说,烦请王上告知众人,这第三份功劳当属于何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若继续拖延时间,只怕所有卿士都会站在卫和这一边,倒不如让王上趁早说出这获得第三份功劳之人,也好让众人见到卫和不过在说大话罢了。
“楚君。”
一听见王上在喊自己,熊仪连忙迎上前,心想着:‘看来此事定然是被他给说中了。’
“楚君您之能力,孤也看在眼里,可是与卫侯相比,您识人的目光可就差远了。”
熊仪抬起头,只觉得不可思议,问道:“王上,您这话是何意思?”
“意思就是,正如卫侯所言,这第三份功劳是属于卫扬的。”一旁的齐侯吕购厉声言道,他的眼神冷冰冰的,卫扬可是他的女婿,是他宝贝女儿的夫君,当着众人的面,熊仪敢这么说卫扬的坏话,早已引起吕购的不满。
这一番话,既说明了熊仪毫无识人之能,又表达了吕购对其的不屑。
“王上,齐侯说的是真的吗?”熊仪仍是不相信。
“楚君,齐侯是何人,他说的难道还能有假?”姬宜臼笑着说道。
卫和见状,忙拱手作揖,言道:“多谢王上。”
局势瞬间逆转,一时间,熊仪成为了众人议论的对象。
“这楚君怎么回事,自己是个暴脾气也就算了,还当着齐侯的面这般说他的女婿,简直没有把齐侯给放在眼里,引起他的不满也很正常。”